-

山林間,一道道人影閃掠而出,其速如風,捲起滿地落葉。

沸騰的相力活躍在這座巍峨的金龍峰中,遠遠看去,彷彿是一頭巨獸身上的小小光斑。

李洛三人身影於森林間縱身而過,三人皆是未曾說話,隻是運轉相力全速而行,雖說論起相力等級他們三人在這裡算是最弱的一層,但三人相性品階還算有一些優勢,秦逐鹿上八品,呂清兒下八品,而李洛更是身懷雙相,所以真要硬碰起來的話,他們三人的實力能夠在眾多隊伍中達到中上層次,而若是再加上新到手的三道金線白眼寶具,想必遇見任何隊伍,都是有著一戰的資本。

“還有大概十分鐘的時間,我們將會進入到“金鷹蜂”的攔截帶!”突然間,呂清兒的聲音傳來。

李洛與秦逐鹿眼神一凝,抬頭看向山林高處,果然是見到那裡出現了一片金色的雲帶,那片雲帶彷彿是在飄動著,可若是仔細觀看的話,則是會發現那其中是不計其數的金色鳥獸。

李洛抬手,示意隊伍做好迎接硬闖的準備。

十分鐘時間,眨眼即過。

而隨著接近,無數嘰嘰喳喳聲彙聚在一起傳來,彷彿是雷鳴般,李洛也是看清楚了那些“金鷹蜂”,後者通體金黃,生有細長口器,顯得異常的鋒利,那密密麻麻的數量看得人頭皮發麻。

“準備衝擊!”

李洛一聲大喝,而後秦逐鹿便是一步踏出,他發出低吼聲,直接是催動了噬金妖虎相,他的身軀在此時膨脹數圈,金色虎紋於身體表麵浮現,肌肉虯結,顯得極有視覺衝擊力。

李洛與呂清兒則是處於其後方,三人保持陣型,一頭衝進了“金鷹蜂”所組成的攔截帶。

而在三人衝進的那一瞬,無數“金鷹蜂”尖嘯而來,那些鋒利的口器直接就對著秦逐鹿狠狠的紮刺而去。

秦逐鹿手持黑色重槍,槍芒橫掃,將成片成片的金鷹蜂搗成肉泥,李洛與呂清兒也是在出手協助,清除著接近過來的金鷹蜂。

但是金鷹蜂數量太多了,而秦逐鹿作為靶子自然也吸引了最強的火力,所以不斷的有著金鷹蜂穿透三人的防禦,鋒利口器直接就刺進了秦逐鹿的身體表麵。

口器在刺進秦逐鹿身體後,這些金鷹蜂便是會在掙紮中直接死亡,但那鋒利的口器則是猶如一柄柄細長的尖針一般的留在秦逐鹿的身體上。

短短片刻,秦逐鹿的身上就插滿了尖利口器。

而他的麵龐,也是隱隱的有點扭曲,這些口器雖然冇有造成太嚴重的傷害,但卻是真的...痛。

秦逐鹿一聲低吼,相力激湧,身體上的那些口器頓時被彈射了出去,一個個血印子出現,有血跡流淌出來。

“清兒,止血!”李洛立即喊道。

呂清兒一掌拍在了秦逐鹿身上,寒冰相力流淌,化為淡淡的冰霜,將那些傷口儘數的覆蓋。

李洛也是運轉自身的相力中蘊含的治療之力,湧進秦逐鹿體內,將那些傷勢迅速的恢複。

感受到那些傷勢的恢複,秦逐鹿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這兩個輔助還是比較靠譜的,有他們的這種協助,他正麵扛起來倒是能夠輕鬆許多。

於是他再度揮舞重槍,身影如巨獸般的蠻橫前衝,撞開無數金鷹蜂,直接對著峰頂的方向衝去。

李洛跟隨在後麵的時候,目光也時刻在觀測四方,此時其他隊伍都是闖進了這片區域,一時間哭爹喊孃的聲音片刻不停,想來都被這些金鷹蜂折騰得不輕。

不過他的視線更多的還是在盯著前方遠處。

那裡有一道血光身影在金鷹蜂中急速的穿梭,這林梭彷彿是修煉了某種身影能夠虛化般的相術,所以那些金鷹蜂對他的攻擊能夠被免疫許多,這令得他幾乎是遙遙領先。

而且李洛能夠感覺到,林梭的速度在逐漸的提升,他這顯然是想要把其他所有人都遠遠的拋在後麵,這樣的話等他抵達峰頂時就可以觸發能量屏障,到時候其他人都會被隔離在峰頂之下。

他就能夠安然而順利的取得金龍拜山貼。

李洛眉頭微皺,林梭穿過金鷹蜂帶的速度,比他想的還要更快一些。

化相段第三變的實力,果然在這裡占儘了優勢。

接下來時間流逝,李洛三人不斷的前進,秦逐鹿身上的口器尖刺拔了一茬又一茬。

四周哭爹喊孃的聲音也變弱了許多,那是因為很多人堅持不住直接被打退了。

李洛已經冇有再關注其他的隊伍了,因為他發現林梭的速度愈發的迅猛,再這樣下去,彼此間的距離就會被極大的拉開,到時候如果被林梭開啟了能量屏障,說不得他們就會被阻攔了。

於是,經過數秒的沉吟,李洛當機立斷的喝道:“秦逐鹿,披甲!”

這個時候,再隱藏已經不行了。

秦逐鹿聞言,頓時精神一振,迅速的自空間球內取出了黑耀戰甲,直接往身上一拍,戰甲就具備靈性般的纏繞在了身體上,嚴絲合縫。

幽光綻放,秦逐鹿直接是化作了一座鐵塔。

叮叮叮!

那金鷹蜂再度刺來,則是被黑耀戰甲儘數的抵禦而下,一道道細微的能量漣漪於戰甲表麵浮現,雖然其上的能量在被消耗,但卻再也傷不到秦逐鹿。

而秦逐鹿則是一聲暴吼,速度暴漲。

三人疾馳而出,直追前方遠處的血色身影。

他們這邊的突然加速,動靜不小,同樣是引起了前方林梭的注意,他偏頭看了一眼,眉頭皺起:“真是陰魂不散。”

他倒是冇想到李洛三人竟然真的敢追著他來。

“是在多寶池中獲得了一件戰甲寶具麼?品級倒是不低。”林梭看了一眼秦逐鹿身上的黑色戰甲,正是因為這具戰甲的存在,他們才能夠頂住金鷹蜂的攔截。

“也罷,讓你們看看與我之間的差距。”

林梭冷笑一聲,下一瞬,他身體上血光大盛,速度陡然提升到極致,在這種速度下,短短數分鐘後,他就直接穿出了金鷹蜂的攔截帶。

而隨著林梭穿出攔截帶的那一刻,這方峰頂的天地突有能量波動綻放,隻見得半空中,有能量彙聚而來,形成光幕,徐徐的墜落而下。

光幕落下的地帶,剛好是金鷹蜂的攔截帶之外。

李洛三人同樣是察覺到這一幕,旋即急忙全速衝擊。

漸漸的,他們距離穿出攔截帶,已是不遠。

林梭望著李洛三人的衝擊速度,也是有點驚訝,旋即他嘴角有冷笑浮現而出,他緩緩的抬起手指,指尖有血紅相力凝聚而來。

“血骨指!”

噗!

隻見得指尖血肉裂開,一截指骨猛的暴射而出,其速驚人,彷彿炮彈般,連空氣都被撕裂開來。

他攻擊的方向,是秦逐鹿的腳掌。

他也看了出來,李洛三人的推進,就靠著秦逐鹿在前硬抗,隻要把秦逐鹿打倒,李洛他們也將會陷入到金鷹蜂的海洋之中。

秦逐鹿同樣是見到了那暴射而來的血光,可此時他已是被眾多金鷹蜂所纏住,根本無力去迎擊林梭的偷襲。

而且,以林梭的實力,即便硬接了,他未必都接得住。

“不要管,繼續衝!”

身後傳來了李洛低沉的聲音。

秦逐鹿聞言,目光閃爍,旋即一咬牙,不管不顧,猛的衝出。

血光疾馳而來。

眼見就要接近三人所在的位置,而就在此時,突然有一道弓弦震動的聲音響徹而起,隱約間,彷彿是隼鳥在尖鳴。

一道異常明亮的白色光矢在此時自秦逐鹿身後暴射而出,直接是穿破空氣,與那白色骨指碰撞在一起。

轟!

相力衝擊橫掃,將附近的金鷹蜂直接是絞碎成血沫。

不過兩者碰撞,最終還是白色骨指上麵的力量更勝一籌,瞬息後,擊破了光矢。

但也就是在這一瞬,又是有著白色光矢精準的射擊而來,一道又一道,重重的碰撞在白色骨指之上,最終將其射擊得破碎開來。

“準備出去了!”

秦逐鹿則是在此時爆發出一道低吼聲,旋即他體內相力轟然爆發,整個人如巨獸般的衝擊而出,最後一層的金鷹蜂帶被撕裂,前方頓時變得空曠起來。

李洛,呂清兒跟隨著他的身影,也是穿出了攔截帶。

密密麻麻的金鷹蜂處於身後,卻是未曾再追擊而來。

此時半空中,能量屏障緩緩的於李洛他們的身後落下。

而在他們的前方。

便是麵帶笑意的林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