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龍峰,第四峰峰頂。

闖出了金鷹蜂帶的李洛三人,目光皆是冷冽的鎖定著前方的林梭,氣氛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冇想到你們竟然真的敢追來...”

麵對著三人不善的目光,林梭笑了笑,隻是那笑容給人一種森冷的感覺。

“林梭,這麼急著來搶拜山貼做什麼?先跟我們回大夏金龍寶行玩一玩啊。”李洛發出了熱情的邀請。

林梭笑著搖搖頭:“自尋死路的事情,何必去做,你以為我也像你們三人這般蠢嗎?三個生紋段就敢來追殺我,若是在外界,你們今日必死無疑。”

“那可不一定,萬一你被我們的誠意所感動,願意隨我們迴歸大夏呢。”李洛笑道。

林梭嗬嗬一笑,手掌一握,血紅鐵鐧閃現而出,道:“李洛,就算你再說得天花亂墜,今天你們也不可能從我這裡將金龍氣奪回去,而且我也會順利的取得拜山貼,然後遠走高飛,到時候就算是魚紅溪,又能奈我何?”

“而你,之前應諾魚紅溪會保護呂清兒,結果卻是讓她落得這副田地,你說等此次回去後,她會不會將你當做一個隻會說大話的廢物?”

“你他娘纔是一隻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廢物野狗!”

不過秦逐鹿對於這種嘴炮很是不耐煩,一聲暴喝,相力激湧,他手持黑色重槍,裹挾著凶煞之氣,道道槍芒撕破空氣,直接就對林梭發動了攻勢。

林梭眼神一寒,血紅相力呼嘯而起,這些相力猶如是粘稠的鮮血一般,於他周身飛舞,而後其一掌拍出,鮮血掌印裹挾著腥氣尖嘯而出,秦逐鹿的槍芒攻勢與之一撞,便是被儘數的消融。

這就是相力等級之間的差距。

林梭自身乃是化相段,而化相段與生紋段之間,不僅僅隻是相力雄厚的差距,同時還有著一種品質的差距,因為所謂化相,乃是相性與自身的契合度上升了一個台階,就如這林梭的血相,如今已並非是單純的相力,而是擁有了真正鮮血的特性,變得更加的具備侵蝕性與無孔不入。

而隨著自身實力不斷的提升,相性也會愈發的變得實質化,如秦逐鹿的噬金妖虎相,若是待得其能夠踏入到拜將境,那時他的相力就能夠真正顯化出獸形,威能將會變得極其的可怕。

轟!

鮮血掌印席捲而至,秦逐鹿咆哮出聲,聲音帶著低沉的虎嘯,他雙目赤紅,傾儘全力,相力彙聚槍尖,直接硬憾。

不過在秦逐鹿出手抵禦時,呂清兒也是在此時出手協助,她雙手結印,冰寒相力於掌心急速凝聚,最後化為一顆寒冰球,掌心一推,寒冰球便是裹挾著刺骨寒氣,先秦逐鹿一步與那林梭的血掌印相撞。

砰!

撞擊的瞬間,寒冰球直接破碎開來,寒氣升騰間,倒是將那血掌印之上的相力變得遲鈍了許多。

而此時秦逐鹿那凶悍槍芒呼嘯而至,精準凶狠的點在了那血掌之上。

狂暴的衝擊波肆虐開來,秦逐鹿首當其衝,身軀被衝擊得步步後退,體內氣血也是翻湧了起來,不過好在此時黑耀戰甲爆發出黑色光圈,這纔將那血掌所帶來的相力衝擊所抵禦下來。

而當秦逐鹿,呂清兒動手的時候,李洛的身影同樣是從右側疾掠而出,雙刀於他手中閃爍著寒芒,而後化為刀光直接斬向了林梭。

鐺!

林梭血紅鐵鐧砸下,彷彿是有鮮血濺射出來,輕鬆的將雙刀抵擋而下,他冷笑一聲:“我們之間的差距,是你們無法想象的。”

而後他直接反攻,鐵鐧裹挾著雄渾力量,化為道道血影,砸向李洛。

李洛則是抽身而退,刀光揮舞間,將那些血影儘數的擋下,隻不過每一次的碰撞,他的身影都在微微的震顫。

正如林梭所說,雙方相力的差距,不可忽視。

李洛倒退的身影,掠過數棵大樹,他掌心間有碧綠相力湧動,直接是拍進了大樹之中。

呼啦!

數棵大樹彷彿是在此時活了過來一般,樹藤如蟒蛇般的對著追擊的林梭拍擊而去,但林梭對於這種騷擾毫不在意,鮮血相力升騰間,所有拍來的樹藤都是被侵蝕消散。

唰!

與此同時,他身影突然化為血光暴射而出,直接是出現在了李洛前方,而後血紅鐵鐧重重砸下。

林梭獰笑,鐵鐧揮落,猶如是劃過了一條血色洪流,氣勢凶悍。

鐺!

李洛雙刀迎擊而上,可這一次,強悍的力量傾瀉而下,他手中的雙刀終於是在此時抵達了極限,直接是在此時哢嚓一聲,破碎開來。

不過,在林梭擊碎了李洛雙刀時,他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因為腳下的地麵突然在此時變得極其的鬆軟,彷彿是一片泥沼一般,他雙腳瞬間就陷入了進去。

李洛腳掌上有水相之力浮現,踩在泥沼上迅速滑退,他神色凝重,雙臂處傳來了刺痛感,體內相力流轉,化為治療之力迅速的恢複著傷勢。

“清兒!”

但他冇時間在意這些傷勢,而是急喝出聲。

呂清兒閃掠而至,她雙手按在地麵,寒冰相力激湧而出,直接是湧入到那泥沼內,迅速的將林梭冰凍。

這下子剛剛要掙紮而出的林梭,頓時被這化為寒冰泥沼給凍住。

李洛再度以木相之力操控周圍大樹,樹藤如蟒蛇般纏繞而來,捆住林梭雙臂。

“秦逐鹿,乾他!”他厲聲喝道。

轟轟!

地麵彷彿是在此時震動,右側的大樹被猛然撞斷,隻見得秦逐鹿手持黑色重槍,相力於其身下奔騰,彷彿是騎著巨獸的戰士,彙聚全力於槍尖,槍聲如雷,狠辣無比的直指林梭腦袋。

三人之間的配合,堪稱是默契。

而此時陷入寒冰泥沼中的林梭,麵色也是變得扭曲起來,他倒是冇想到李洛的花招竟然會這麼多。

“給我滾開!”

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衝鋒重槍,林梭一聲尖嘯,相力如鮮血般的與身體表麵流淌起來,寒冰泥沼瞬間被消融,與此同時,他嘴巴鼓起,一口鮮血噴出,鮮血迎風暴漲,竟是在麵前化為了一道道的鮮血漩渦。

嗤!

衝鋒重槍貫穿而來,可每經過一道鮮血漩渦時,其速便是減緩一分,彷彿是變得更為的沉重。

而待得鋒利的槍尖距離林梭麵龐還有半寸距離時,槍尖再也寸進不得。

任由秦逐鹿如何的催動,都是無法動彈。

“草!”

秦逐鹿雙目赤紅,直接是扔開了重槍,整個人猛的衝出,宛如一頭蠻橫巨獸,一頭就撞在了林梭臉龐之上。

砰!

驚人的力量將秦逐鹿震得倒飛了出去,在地麵上搽出數十米的痕跡,狼狽之極。

而那林梭也是被撞得頭暈眼花,臉龐破碎,鮮血與牙齒自嘴中落了出來,看上去也是頗為的淒慘。

不過與臉龐上的疼痛相比,林梭心中的殺意幾乎是要化為實質般的噴薄而出。

他怎麼都冇想到,他堂堂化相段第三變的實力,竟然會被三個生紋段逼得如此的狼狽。

他厲聲長嘯,鮮血相力爆發而出。

林梭的身影沖天而起,落在了一棵大樹上,一道道鮮紅相力於他的周身形成光環,不斷的擴散,氣勢驚人。

顯然,林梭被徹底的激怒,再也不打算有任何的保留。

李洛望著將自身相力儘數爆發的林梭,也是眼神凝重起來,他手掌撫過手腕上的空間球,而後一柄如隼鳥展翼般的白色大弓,出現在他的手中。

都拚到這個份上了...

那就試試誰能扛到最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