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梭立於樹頂,周身相力如血液般的流淌,形成道道血紅光環環繞,此時的他,眼神陰厲森冷的盯著李洛三人,先前措手不及下的狼狽顯然徹底的激怒了他。

被三個生紋段的人逼成這樣,這不是他所能夠忍受的。

林梭噗嗤一口將嘴中的血沫吐了出來,而後他雙手閃電般合攏,頓時周身血紅光環在此時漸漸的變化,覆蓋於其身體表麵。

隱隱的,彷彿是形成了一道覆蓋全身的血紅光影。

“虎將術,血浮屠!”

伴隨著林梭的低吼聲,那道血紅光影愈發的清晰,彷彿是一道怒目血影,煞氣逼人。

而此時,林梭的氣勢節節攀升,顯然已是將自身最強的手段施展了出來。

李洛的麵色也是因為林梭的氣勢提升而微微變化,迅速打了一個手勢,示意其他兩人小心,同時他的身影後退,直接拉開手中的光隼弓,頓時相力凝聚而來,一道如隼影般的相力光矢暴射而出。

光矢速度極為快,比以往李洛施展的水光箭矢都要快上一些,而這,就是光隼弓這件寶具所帶來的提升。

即便是那林梭,都僅僅隻能見到眼前白光閃過,如隼影般的光矢便是直射麵門,不過雖然他也為李洛這光矢的速度而驚訝,但卻並不驚慌,反而是一聲冷笑,任由那光矢射在了他身軀外的怒目血影上麵。

嗤!

兩者接觸,光矢被血影所消融。

林梭身軀上血光翻騰,其身影一閃,竟是在半空中留下道道殘影,直接對著李洛追擊而去。

李洛見狀,則是毫不猶豫的抽身後退,此時的林梭戰鬥力是最為強悍的時期,憑雙方間相力的差距,硬碰的話他完全處於劣勢。

不過林梭速度極快,數個呼吸間,便是即將追上李洛。

轟!

而就在此時,一道人影如鐵塔般從側麵衝撞而來,似是凶獸踐踏,狠狠的撞擊在其身軀上。

砰!

林梭身軀被撞飛十數米,但那道鐵塔身影也是被其身軀上的相力反擊,身軀飛射而退,將數棵大樹攔腰撞斷。

不過轉眼他又冇事人一樣的爬了起來,手掌抓住黑色重槍,雙目赤紅的盯著林梭,繼續悍不畏死的衝了上去。

林梭皺眉,這秦逐鹿也真是煩人,雖然對方的攻勢對他難以造成太大的威脅,可這一次次的阻擾也是讓得他無法抓住機會將最有威脅的李洛擊潰,而且偏偏這傢夥本就肉身強悍,如今再加上那黑色戰甲的保護,防禦力相當驚人,連他一時間都無法將其擊潰成重傷。

他望著再度衝來的秦逐鹿,眼中凶光閃爍,既然你要找死,那就先把你弄死吧!

林梭手掌緊握鐵鐧,道道血光揮灑,帶起刺耳的破風聲,狠狠的對著秦逐鹿砸去。

鐺鐺鐺!

雙方閃電般的交碰,每一次的接觸,秦逐鹿鐵塔般的身影都是一顫,虎口裂開,鮮血順著手掌流淌下來,但他卻是一聲不吭,雙目赤紅,發動的攻勢儘數以命搏命,槍芒直刺林梭周身要害。

但他的攻擊,都被林梭身軀上覆蓋的怒目血影所化解。

雙方差距,顯露無疑。

不過好在呂清兒也是趕來,時不時的幫忙乾擾,倒是讓得秦逐鹿稍微有點喘息的機會,但即便兩人聯手,依舊是被林梭完完全全的壓製。

而當秦逐鹿傾儘全力在阻攔林梭時,李洛的身影也是掠到一棵大樹上,他目光銳利的盯著林梭勢不可擋的身影,深吸一口氣,直接是將手中的光隼弓拉開。

體內兩座相宮內,相力種子微微震動,兩股相力在此時儘數的流淌而出。

同時四顆相力泡碎裂。

兩種相力於體內奔騰,最後宛如兩條溪流般,轟然相撞,形成彙合。

那一瞬,融合而成的雙相之力似是發出了咆哮,李洛的氣勢,也是在此時陡然變得強橫起來。

他手指緩緩的拉開了弓弦,一柄如隼鳥般的光矢迅速的成形,這是光隼弓自帶的能力,以相力凝聚出光隼箭,速度極快,同時具備音波攻擊。

自身相力越是強橫,凝聚而出的光隼箭,也會隨之變得更強更快。

眼下李洛以雙相之力凝聚光隼箭,其聲勢比起之前強橫了數倍不止,隻見得弓弦上,光隼箭吞吐不定,光隼之翼延展開來,遠遠看去彷彿是即將振翅飛翔的隼鳥。

而在那箭尖的位置,則是隼鳥的尖喙,幽光流轉,散發著驚人的穿透力,顯得極為的危險。

一圈圈的光暈,自箭尖不斷的擴散。

李洛這一箭,算得上是他如今最強的攻擊。

而正在與秦逐鹿,呂清兒戰鬥的林梭同樣是感覺到李洛醞釀的攻擊,當即眼神微微一凝,李洛這一箭,已是開始讓他感覺到了一些危險的氣息。

顯然,在那寶具大弓的增幅下,現在的李洛已是開始對他具備威脅。

林梭目光閃爍,血光相力突然橫掃爆發,直接是將秦逐鹿震得狼狽後退,而也就是在此時,李洛鬆開了弓弦,那一瞬,刺耳的隼鳥音波陡然響徹而起,一道白光刺破了天空。

隼鳥音波率先而至,直接是令得林梭眉頭緊鎖起來,一種細微的眩暈感於腦子中散發出來,但很快就被他運轉相力鎮壓下去。

林梭手掌緊握鐵鐧,身軀上那道怒目血影愈發的凝鍊,血光大盛,準備硬接李洛這最強的一箭,他明白,隻要將這一箭抵擋了下來,李洛三人士氣必然大挫,畢竟這是他們至今為止最強的攻擊了。

咻!

白光一閃而過。

而就在林梭準備砸向那道射來的光隼箭矢時,箭矢卻是在此時突然轉向,在林梭驚愕的目光中,射向了他的右側方向。

這是,射空了?!

在林梭驚愕的這個瞬間,光隼箭矢所射的方向,卻是呂清兒所在。

“清兒!”李洛大喝一聲。

呂清兒頷首,她纖手在麵前劃動,冰寒相力凝聚而來,竟是形成了一麵冰鏡,光隼箭矢直接是撞在了冰鏡上麵,嗡的一聲,竟是轉向而去。

咻!

光隼箭矢倒射而出,依舊是避開了林梭的方向,反而射向了李洛那個方向。

林梭被兩人這番舉動搞得有些茫然,一時間不知道他們究竟在做什麼。

但下一刻,他的茫然就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驚懼之意。

因為他見到,李洛的麵前,也是有著一麵光鏡凝鍊而出,其內光滑如鏡,倒映著射擊而來的光隼箭。

光隼箭射中了光鏡,頓時再度折射而回,隻不過這一次,光隼箭的速度彷彿是得到了某種加持一般,其速驚人,所過之處,連空氣都被劃開了一道細微的痕跡。

唰!

即便是以林梭的實力,都僅僅隻能見到一道白光閃過,再然後,一股極端銳利的波動就出現在了前方,那股穿透力之強,直接是引得他心頭有冷汗湧現而出。

好快的速度!

李洛這個混蛋,花招也太多了!

他怎麼能做到以這種鏡麵折射來提升光箭速度的?!

然而這個時候,林梭也隻能一聲怒吼,體內相力儘數的爆發,身軀表麵那一道怒目血影也是變得愈發的鮮紅,然後血影雙掌交叉,猶如盾牌一般,抵擋在了前方。

嗤!

光隼箭矢呼嘯而至。

然後直接是在李洛三人的目光注視下,與那血影相撞。

噗嗤!

一道細微的聲音響起,血影雙掌瞬間被洞穿,而後光矢以一種驚人之速,直接是擊中了林梭胸口。

砰!

林梭的身影如遭重擊,他一口鮮血噴出,身影倒飛了出去。

呂清兒,秦逐鹿皆是在此時睜大了眼睛,那先前極為強勢的林梭,終於是在這一刻,被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