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林梭吐血倒飛而出那一瞬,呂清兒與秦逐鹿皆是大喜,這是自從他們交手以來第一次真正的傷到對方,李洛這一道之前就與他們做過交流的攻擊,果然是取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過秦逐鹿雖然驚喜,但卻依舊還保持著極為敏銳的戰鬥理智,他手握重槍,抓住林梭受創的機會,身影直接暴射而出,手中重槍在暗紅相力的纏繞下,撕裂的空氣,凶狠無比的對著林梭暴刺而去。

彆看秦逐鹿平日裡對其他的事情反應遲鈍,可在戰鬥間,他卻彷彿是一頭野獸般,在邊疆的曆練,也令得他具備著豐富的戰鬥經驗,所以他非常清楚的明白,趁他病要他命這個道理。

嗡!

秦逐鹿暴衝而至,槍芒凶悍的刺下,帶著尖銳的破風聲。

不過,就在其槍芒即將觸及到林梭身體時,突然有著一道暗金色的光澤從後者胸前飛出,直接是迎了上來。

鐺!

清脆的金鐵聲響徹而起,似是有火花濺射,而後相力衝擊波爆發開來。

秦逐鹿手臂一震,壯碩的身影被震得連連後退。

李洛,呂清兒也是目光一凝的投來,隻見得在那林梭的麵前,一麵金色的八角小盾懸浮著,綻放著金色的光暈,在小盾的中央,可見一道白色痕跡,彷彿眼目一般。

“上品白眼寶具?!”呂清兒咬了咬牙,道。

這倒並非是太過的意外,畢竟林梭也進了多寶池,他必然會換取一道寶物,隻不過冇想到的是一道防禦性的上品白眼。

而此時,在那八角金盾上麵,有一道深深的箭痕凹陷,顯然就是先前李洛那一箭所導致。

地麵上,林梭的身體緩緩的爬了起來,他麵龐上陰雲密佈,嘴角還掛著血跡,雖說八角金盾擋下了李洛那一箭,但依舊有勁力穿透而至,險些將他心肺擊穿。

這讓得他在後怕的同時又是升起驚怒。

他冇想到李洛一個區區生紋段第三紋,竟然能夠給他造成這樣的威脅。

如果這次不是他在多寶池中兌換了一件防禦性的上品白眼,恐怕現在真的是要陰溝裡翻船。

他眼神陰翳的投向不遠處樹頂上的李洛,道:“還真是小瞧了你,雙相之力果然名不虛傳,不過剛纔那種攻擊,短時間內你應該冇有第二發了吧?”

李洛心中輕歎了一口氣,此次所醞釀的攻擊的確算是他如今所能夠催動的最強一擊,藉助光隼弓的力量,配合雙相之力以及四顆相力泡,最終再巧妙的施展出一道“折鏡術”,此術冇有其他能力,但卻能夠為蘊含著光明相力的攻擊提升一些速度,而有時候,速度也是力量。

在這多重手段的促使下,李洛爆發出了自身最強的一箭。

如果林梭冇有那一麵八角金盾的上品白眼寶具,恐怕這一次出其不意的爆發攻擊就能夠結束這場戰鬥了。

真是可惜。

而在李洛心中遺憾時,那林梭已經再度將自身相力爆發,這一次,他的身影直指李洛,雖然他可以肯定,先前那種攻擊李洛短時間內無法發動第二次,而眼下的三人中,唯有李洛纔有能力對他造成威脅,所以隻要解決掉李洛,其餘兩人都不足為懼。

隻是,他身影剛動,在那衝向李洛的路線上,秦逐鹿便是如鐵塔般的鎮守在那裡,手中黑色重槍化為槍芒暴刺而來。

“滾滾滾!”

林梭怒極,這秦逐鹿當真是煩人到了極致,明明已經被他所打傷,但那戰鬥意誌依舊是極其的頑強,一次又一次的前來阻擾他。

若是冇有這秦逐鹿這般乾擾,那李洛早就被他追上擊潰。

鐺!鐺!

憤怒之下的林梭手中血紅鐵鐧彷彿是化為道道血光,裹挾著重力狠狠的砸向秦逐鹿,槍芒與血光相撞,爆發出刺耳的聲響。

秦逐鹿雙目怒瞪,眼睛赤紅,麵對著一名化相段第三變的強敵憤怒進攻,他渾身的毛孔都是在滲透出血液,可他卻是完全冇有理會體內劇烈震盪的氣血,反而以愈發凶狠的攻勢回擊。

李洛立於樹頂,眼神淩冽的注視著這一幕。

旋即他揮了揮手,呂清兒迅速的出現在他的身旁。

“清兒,來一發冰心玄氣。”李洛沉聲道。

呂清兒美目一凝,知曉李洛打算動用那極為危險的秘術,心中不免泛起一些擔憂,但她也明白現在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當即銀牙一咬,手掌拍在了李洛後背。

“冰心玄氣!”

一道極寒的氣息自後背直接湧入李洛體內,寒氣在體內散發,卻並未造成傷害,反而是讓得李洛的心境漸漸的變得宛如冰鏡一般,似是能夠遮蔽諸多的負麵情緒。

“李洛,你自己小心。”

在給李洛注入了“冰心玄氣”後,呂清兒強壓著心中的擔憂提醒了一聲,然後便是縱身而下,前去幫助秦逐鹿分擔壓力了。

李洛心澈如鏡,眼無波瀾,不過他卻知曉這依舊不夠,三尾天狼的意誌汙染太過的猛烈,僅憑呂清兒的“冰心玄氣”,隻是能夠稍作緩解而已。

李洛手掌一握,一枚散發著淡淡聖光的珠子出現在了手中,正是此前在多寶池中兌換而來的上品白眼“聖光靜心珠”。

此物纔是李洛這一次敢真正調用三尾天狼力量的倚仗所在。

他手掌一抬,直接是將“聖光靜心珠”含在嘴中,頓時有一股明淨清澈的氣息自嘴中散發開來,漸漸的瀰漫了整個心靈。

這種淨心凝神的效果,遠勝呂清兒的“冰心玄氣”。

李洛指尖掠過手腕,劃開一道血痕,鮮血流淌下來,他雙手結印,將自身心神,意念融入到血液中,頓時有血線開始勾勒,漸漸的一道複雜深奧的鮮血咒紋於手臂上成形。

天祭咒紋。

按照龐千源院長給他的“天祭咒”其中所記錄,這天祭咒紋有三個等級,被稱為三環天祭咒紋,如今李洛所勾勒的隻是最初級的一環咒,二環咒尚未掌握,也不敢亂用,因為那樣會釋放出三尾天狼更為龐大的力量,以李洛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將其掌控。

至於三環咒則是在天祭咒的下篇之中,院長還冇給他呢。

之前李洛在練習時,想要構建出這道天祭咒紋往往要經過數次的失敗才能夠成功,但這一次或許是因為“冰心玄氣”以及“聖光靜心珠”的凝神作用,倒是導致他直接一次就功成。

但這並不值得放鬆,因為李洛很清楚的明白真正的難關在哪裡。

在於三尾天狼那強大的意誌汙染,如果無法頂住那種汙染,不僅難以藉助到三尾天狼的力量,反而會被其力量中所蘊含的凶性殘暴意誌所感染,繼而失去理智。

不過在眼下這種心如冰鏡般的狀態下,李洛並冇有過多的猶豫,指尖輕輕一劃。

天祭咒紋微微顫動,一道血線沿著手臂蔓延而下,最後直接是與那暗紅色的鐲子連接到了一起。

然後下一霎,那股熟悉而殘暴的力量,如潮水般的湧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