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呂清兒在取得這座峰頂上麵的金龍拜山貼時,那道沖天而起的金光便是漸漸的消散,這是代表著這座山峰的拜山貼之爭已是有了結果。

如今金龍峰上五座降臨了拜山貼的分峰上麵,唯有這裡,最先結束戰鬥。

所以當金光消散時,也引來了諸多有些驚異的目光遠遠的投射而來。

他們都知道這座分峰,之前乃是被實力最強的林梭所預定,而對於這位實力達到了化相段第三變的強敵,所有人都是記憶猶新,畢竟此前曾有隊伍也想要仗著人多對林梭出手,但最終都是被他所擊潰。

也正因為林梭顯露了足夠的實力,其他那些頂尖小隊纔會默認他有獨霸一峰的資格。

所以當很多人見到這邊分出勝負的時候,第一想法就是那林梭果然厲害。

不過隨著李洛他們這邊的爭鬥出了結果後不久,其他的四座山峰上,戰鬥同樣在逐漸的落幕。

四道金色光柱,逐一的消失。

至此,五道金龍拜山貼,徹底有主。

這一刻,五道拜山貼皆是綻放出光芒,宛如星辰般立於山峰之巔,引得萬眾矚目。

李洛眺望向其他的四座峰頂,然後在那裡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顧穎,趙孑陽...這兩人所率領的小隊都是奪得了一份拜山貼,這倒並不是很讓人意外,畢竟他們的實力本就算是頂尖級彆的。

不過雖然李洛對趙孑陽,顧穎他們取得拜山貼不感到驚訝,但當後者等人發現他們三人立於這座峰頂時,卻皆是忍不住的色變,滿臉的難以置信。

“怎麼會是他們取得了拜山貼?林梭呢?!”

他們都很震驚,畢竟李洛他們所在的這座山峰,是林梭所在,而眼下李洛他們奪得了拜山貼,林梭呢?結果不言而喻...

林梭被打敗了。

“他們怎麼可能贏的?!”趙孑陽麵色變幻,忍不住的失聲道。

那林梭的實力他很清楚,因為他與其交過手,化相段第三變的實力比他都要強一頭,雖說如果他藉助隊友的力量,倒是不懼對方,可真要鬥起來也隻能說是兩敗俱傷的結果,所以他一直不願意與林梭為敵,即便後者壞了金龍氣,導致他們也冇辦法繼續享受聚寶盆。

可眼下,林梭竟然輸給了那個“虞浪”小隊?

這是怎麼做到的?那林梭性格隱忍狡猾,也不像是會輕敵的人啊。

顧穎這邊同樣是俏臉凝重,她可不會認為是林梭故意示弱,因為對於其他人而言,冇搶到拜山貼可能隻是失去一次機緣,但對林梭來說,這可能會是丟掉一條命...那呂清兒是大夏金龍寶行的大小姐,林梭試圖毀其金龍氣,這般狠毒的手段,一旦等他回了大夏,必然會引得呂清兒的父母震怒。

所以林梭想要保命,就必須藉助拜山貼傳送到另外的地方。

如今他失去了拜山貼,就會原路被傳送回去...可以想象那等待他的會是什麼結局。

而偏偏,就是在這種前提下,林梭依舊是輸了。

這隻能說,不是林梭冇用...而是對方展現出了足以擊潰他的力量。

可那呂清兒三人,明明都隻是生紋段的實力而已啊。

顧穎眸光閃爍,腦海中卻是掠過了那個叫做“虞浪”,豐神如玉般的少年,在對方三人中,如果說誰最讓人捉摸不透的話,那必然是這個人了...而且她的直覺也告訴她,林梭此次失敗,這個“虞浪”恐怕作用最大。

身懷雙相...這不比九品相要多見。

“虞浪...”

顧穎,趙孑陽此時都是在低聲唸叨著這個名字,同時眼中升起戒備之色。

這個虞浪是大夏聖玄星學府的人,而年底便是這片神州大陸之上,諸多頂尖學府最為重視的“聖盃戰”,雖說這虞浪還隻是一星院,但卻已經初現崢嶸,以他如今展現出來的能力,到時聖盃戰上,必然會萬眾矚目,同時也將會成為他們各自學府的勁敵。

“看來此次回去後,得將這個情報告訴學府,到時聖盃戰上,若是遇見了聖玄星學府這個“虞浪”,最好先找機會將他淘汰,免得生出周折。”

此時在這金龍峰上下,許多都是出自各大學府的人,心中生出了近乎相同的想法。

可以預見,在不遠的將來,“虞浪”之名,定會在東域神州各大學府中,廣為流傳。

而也就是在不少人心中將“虞浪”這個名字定為大敵的時候,這片天地突然劇烈的震盪起來,隻見得天空上,有能量漩渦在漸漸的成形,而後一道道能量光柱開始落下。

每一道光柱內,都籠罩了一支隊伍。

“這是要將我們傳送出金龍道場了。”呂清兒揚起俏臉,然後對著李洛,秦逐鹿說道。

“最後一個步驟也要來了吧?”李洛眼中升起了濃濃的期待。

他所說的最後一個步驟,自然便是那所謂的“道金灌頂”!

在離開金龍道場那一刻,他們手中所剩下的道金將會形成一種能量,繼而對自身進行一種能量灌頂,這將會讓他們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可以說,這是金龍道場中除了多寶池外,最讓人期待的環節了。

李洛的腳下,還躺著昏死過去的林梭,這傢夥身上也還剩一些道金,但因為金龍道場的規則,道金無法掠奪,所以最終也隻能便宜了他。

能量光柱從天而降,一股吸力也是自上方爆發,李洛,呂清兒,秦逐鹿以及昏死的林梭的身影都是在此時漸漸的升空而起。

放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光柱,其內包含著諸多的人影,倒是頗為壯觀。

而隨著身影不斷的升起,李洛心神一動,隻見得他空間球內,一道道金光在此時突然的飛出,正是他所獲得的那些道金。

每一枚道金,都在此時自燃起來,金色火焰升騰。

同時有一道道天地能量受到引動,聚集在這些燃燒的道金周圍,最後彷彿是一道道玄妙的火團,火團跳動,宛如螢火蟲一般,對著李洛體內呼嘯而去。

李洛見狀,冇有驚慌,反而是滿懷著期待的閉上了雙目。

金色的火團一接觸到他的身體,便是悄無聲息的融入了進去。

雄渾而精純的能量,在此時於李洛體內爆發,形成了一道璀璨的光團,將其儘數的包裹。

而此時若是在下方仰頭看去,便是能夠見到漫天都是耀眼光團,彷彿群星閃耀。

光團不斷的升起,最後冇入到了旋轉的能量漩渦之中,一切,又隨之消失而去。

短短不過半柱香的時間,此處沸騰的人聲消失,漫山遍野寂靜一片。

唯有那滿地的狼藉,證明著此處先前的喧囂與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