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兩日,李洛在洛嵐府總部內閉門不出,緩解著此次道場曆練的疲累同時也是適應著剛剛獲得一次越級提升的相力。

一座庭院裡。

李洛躺著椅上,任由那暖陽落在身上,懶洋洋的不想動彈。

在一旁還坐著剛來不久的蔡薇,鮮豔的大紅裙讓得本就嬌媚動人的她顯得更為的有韻味,驚心動魄的身材顯露無疑。

她是來給李洛彙報這一個月時間溪陽屋那邊的進展,而那結果也是讓得李洛相當的歡喜,因為有了黎碧這一批淬相院的高材生加入,溪陽屋的規模以及實力可謂是暴漲,再加上秘法源水的升級以及白萌萌提供的四星級配方,這個月溪陽屋的業績幾乎是達到了有史以來最高的地步。

而且這還隻是開始,隨著黎碧這些淬相師逐漸的適應溪陽屋以及溪陽屋名氣的漸漸提升,這些業績還會有著更大的提升空間。

可以說,現在的溪陽屋,潛力無限。

兩根纖細嬌嫩如白玉的手指拎著一隻剝好皮的葡萄突然放在了李洛嘴邊,他望著麵前笑意盈盈,臉蛋嬌媚如花的蔡薇,受寵若驚的道:“蔡薇姐,從你這個笑容上麵,我就知道你想要乾啥了。”

蔡薇將葡萄塞進李洛嘴中,溫柔的笑道:“既然知道了,那就請少府主趕緊將這個月的量交了吧。”

李洛麵色發苦:“我這剛結束一場曆練呢。”

蔡薇玉手托著下巴,歪頭笑道:“乖啦,我也冇有辦法呀,溪陽屋那邊天天在催著我要秘法源水,如果你這裡一斷,整個溪陽屋的業績都會受到影響。”

然後她從身旁提起一個精緻的小箱子,將其打開,頓時有兩支琉璃瓶顯露出來,在那其中,液體彷彿是具備著生命力一般,在緩緩的流動,即便是有著瓶子的遮掩,但依舊是有著一縷縷奇異的氣息散發出來,讓人聞著就感覺到體內的相宮在發出饑渴的情緒。

李洛見狀,頓時從躺屍狀態中直起了身子,驚喜道:“七品靈水奇光?!”

蔡薇嫣然道:“少府主,有動力了嗎?”

李洛大手一揮,道:“正好前兩天晉級了,這次管夠。”

“少府主當真豪邁。”

蔡薇喜道:“如果夠的話,何不多準備一些,提高溪陽屋的產量?”

李洛麵色一僵,語重心長的道:“蔡薇姐,要懂得細水長流的道理,萬一榨得太厲害,搞壞了就不太好了。”

蔡薇嬌聲道:“少府主年紀輕輕,不至於這麼扛不住吧?”

但言語間多是調侃,也未曾真的就讓李洛涸澤而漁,旋即她轉聲說道:“不過少府主,溪陽屋有如今的聲勢,幾乎八成功勞在於你的秘法源水,這算是好事,但也不算...從長遠來看,一種秘法源水對於溪陽屋而言,還是稍微有些匱乏,同時不具備抗風險性。”

李洛聞言,神色也是微正,沉吟道:“蔡薇姐這話倒是很有遠見。”

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好,畢竟光是半年後那場事關洛嵐府存亡的大事都還未曾落定,但他們也不能因此就不去考慮溪陽屋的未來,而且,這大夏,李洛會一直留在這裡嗎?對此李洛也表示不知道。

而到時候萬一他離開,溪陽屋就會元氣大傷甚至被打回原形。

這是一個需要提前做好準備的事情。

“蔡薇姐的意思是?”李洛虛心請教。

“也冇有其他的意思,隻是覺得,溪陽屋或許需要儲備一些其他的秘法源水或者秘法源光以作備用,當然高純度的秘法源水源光極為稀罕,並不是那麼容易弄到手的,但總要為此做一些準備纔是。”蔡薇沉吟道。

“嗯,這件事就交給蔡薇姐了,以後多注意一點這一類的訊息。”李洛笑道。

蔡薇白了李洛一眼,這還真是灑脫,又是一個包袱直接就丟了過來。

“蔡薇姐,還有事情要麻煩你一下。”

李洛則是笑嘻嘻的掏出了那麵殘破的八角金盾,道:“洛嵐府也有鍛造的產業,你幫我找人修複一下此物,另外再幫我物色一物色,看看有冇有合適的雙刀寶具,品階要上品白眼,當然如果有金眼的話,那最好了!”

蔡薇接過八角金盾的小手都是抖了一下,金眼寶具?虧你真敢說,這種級彆的寶具不僅數量少,而且價值極其的高昂,金眼寶具動輒數百萬,雖然如今溪陽屋蒸蒸日上,但也不是這麼個揮霍法啊。

不過雖然這般想著,但蔡薇也冇有真指責李洛大手大腳,而是幽幽歎了一口氣,道:“金眼寶具難度比較大,雙刀類的更罕見,不過我會留心的,但我覺得大概率會是上品白眼或者金線白眼。”

李洛點點頭,麵露真誠的道:“那就辛苦蔡薇姐了。”

“誰讓我就是個勞苦操心命呢。”蔡薇感歎一聲,而後再度與李洛交代了一下秘法源水的事後,便是匆匆離去,畢竟洛嵐府內大大小小諸多事情,都需要她這個大管家做第一步的處理,而隻有經過她通過的事情,才需要上報給李洛與薑青娥。

可以說,如果冇有蔡薇這位值得信任的大管家,李洛與薑青娥根本就冇有足夠的時間在聖玄星學府中修行。

蔡薇離去後,李洛則是繼續躺在陽光下假寐,而後他突然感覺到陽光被遮掩,便是睜開了眼睛,然後就見到一道高挑纖細的身影立於椅前,她雙臂抱胸,長髮在日光的照耀下,燁燁生輝。

絕美的容顏在陽光投射下來所造成的微暗陰影中,更是顯得精緻,立體,金色的眸子彷彿一汪金池,散發著讓人陷入進去的魔力。

“青娥姐?你回來了?”

李洛歡喜出聲,他回來這兩天並未見到薑青娥,按照她之前的說法是進入暗窟修行曆練,所以他也就冇有在意,冇想到今日她就出現在了眼前。

薑青娥眸光打量著李洛,輕笑道:“不錯嘛,竟然又有提升,這是達到生紋段第五紋了吧?看來這一趟金龍道場中得到了不少好處。”

李洛起身,他望著麵前的絕美人兒,目光卻是敏銳的發現她戰裙上甲片的磨損以及上麵殘留的一些暗黑色的液體,然後他就明白過來,薑青娥這應該是收到了他回來的訊息,所以提前結束了暗窟的修行匆匆趕回洛嵐府。

或許在數個時辰前,她正在暗窟內與詭異可怖的異類搏殺。

望著薑青娥看似平淡的神色,李洛卻是能夠感受到她心中的那一絲擔憂,當即心頭有暖流湧動,伸出手掌握住眼前女孩那嬌嫩如玉的手。

薑青娥就隻是看著他,也冇有掙脫,隻是眼中帶著一絲笑。

然後她就感覺到掌心中有什麼東西滾落了下來。

薑青娥有些疑惑的看去,便是見到一顆銀白色的空間球在她的手中靜靜的躺著,閃爍著神秘的光澤。

“給你帶的禮物。”李洛笑容燦爛的道。

薑青娥微怔,她望著手中的空間球,光滑鏡麵倒映著她的臉頰,旋即她那絕美的臉頰上有著笑容綻放開來,她纖細手指磨挲著空間球,明明是冰涼的觸感,但卻讓得她心中泛起陣陣暖意。

而後她金色眸子帶著許些意味深長的看向李洛:“突然這麼殷勤,還會帶禮物了,莫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

李洛身軀一震,頓時麵露悲憤。

“行了,知道你演技好。”

不過還不待他說話,薑青娥便是笑著將他的話全部給堵了回去,她望著李洛那鬱悶的神色,唇角彎了彎,然後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了他。

她將臉頰輕靠在李洛肩膀上,手掌抬起,把空間球送到眼前,金色眸子倒映在其中。

而後,有輕聲細語傳入李洛耳中。

“不過禮物,我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