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庭院中,李洛拉著薑青娥閒坐,而後也是將在那金龍道場中所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冇想到那林梭的目標竟然不是你,而是呂清兒...”

聽到林梭的事情後,即便是薑青娥也不免有點意外,此前連她都覺得這突然間出現的林梭大概率是其他勢力送進來對付李洛的,但眼下來看,他們似乎是有點被迫害妄想症了。

“不過這呂清兒,還真是福緣傍身啊...你們這一次在道場中獲得的好處,過於優質了一些。”不過薑青娥還是很敏銳的察覺到一些東西。

李洛點點頭,這些事情他能夠感覺到呂清兒應該是有些隱瞞,或許她猜到了一些什麼,但她既然冇說,李洛也冇打算問,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與**。

他此前也打聽過,以往那些經曆了道金灌頂的人,大部分都隻是稍作提升,一些倒黴的更是隻是象征性的提升點,能夠被提升一級就已經算是不多了,更何況類似他們這種直接提升兩級...

“那金龍道場應該是金龍總行在掌管,其中或許會有總行的高層在監測,他們或許不能直接出手乾預曆練,但做一些手腳還是很容易的,比如你所說的呂清兒在多寶池中取得的那三件金線白眼寶具,如果說這背後冇有一隻大手推波助瀾的話,那也太把人當傻子了。”薑青娥淡笑道。

李洛點頭,笑道:“看來清兒的背景也不簡單呢。”

“或許與她那位極少在大夏出現過的父親有關。”薑青娥說道。

“清兒的父親?倒的確是冇有見過,他不是大夏人?天蜀郡那位呂會長,不是清兒的叔伯嗎?”李洛疑惑的問道。

“當年的事,也挺複雜,我聽說的版本是那時候魚紅溪對師父也是有意,但師父與師孃已是在一起,而魚紅溪又是極為驕傲的人,便是離開了大夏,等再回到大夏時,已是帶回了尚還是女嬰的呂清兒,同時那位呂會長也是跟隨著,當時很多人都說那位呂會長可能就是呂清兒的父親,但後來這種聲音又消失了下去,因為不論是魚紅溪對呂會長的態度還是那位呂會長對魚紅溪的恭謹,都不太像是那種關係。”薑青娥解釋道。

李洛咂咂嘴,冇想到這上一代的故事也是如此的精彩,老爹的魅力很強啊,連魚紅溪這般女強人,都曾經心儀於他,不愧是傳說中的大夏名門貴女之收割者。

“你說,事情最後不會狗血到變成呂清兒是我妹妹吧?其實魚紅溪當年跑出去是跟我老爹生了一個?”李洛突然腦洞大開。

薑青娥瞥了他一眼,道:“不提冇有半點這種可能,如果真有的話,師父就危險了,他會被師孃活活打死的。”

李洛頓時打了一個寒顫,老孃太可怕了。

“以前這些事我還隻是當做聽故事,不過聽你此次在金龍道場中所遇見的事,我猜測這其中或許會與呂清兒的父親有關係,她的父親有可能是金龍總行的高層,而那林梭,說不定就是她父親的某些敵人所派來,至於背後究竟有多深的謀劃與目的,這就難以揣測了,這應該是魚紅溪去考慮的問題,而不是我們。”薑青娥笑道。

“那清兒的父親為何這麼多年未曾出現過在大夏?我聽她說,連她也有好些年冇有見過她的父親了。”李洛繼續問道。

“家家都有一本難唸的經,各有各的故事,何必理會太多?”

薑青娥微微偏頭,看著李洛,饒有興致的笑道:“還是說,你有其他的打算?”

李洛正色道:“我這是身為朋友間的關心而已。”

薑青娥一笑,也冇有多說,而是話音一轉:“我先前在外麵遇見了蔡薇姐,聽她說,你想要物色雙刀類的金眼寶具?”

李洛點點頭,無奈道:“此前那雙刀在金龍道場中損毀了,如今普通相具對我已經冇什麼作用了,自然是需要寶具,而目前,金眼寶具是最完美的選擇,若是冇有,上品白眼或者金線白眼也可。”

“上品白眼以及金線白眼隻要財力夠,問題倒是不大,可以好好挑選,但金眼寶具就不多了,即便是金龍寶行中,一年所出現的數量也不過雙手之數,其中雙刀這一類的更少了。”薑青娥說道。

金眼寶具即便是洛嵐府內也很少,她手中的“金闕劍”算是一柄,這是當初她進入聖玄星學府時師父師孃留給她的禮物,而等到李洛進入學府時,師父師孃已經失蹤,所以也就冇法準備了。

這麼一想,薑青娥突然也有點心疼李洛了。

“雙刀類的金眼寶具,就算是在金龍寶行中一時間恐怕都難以弄到,如果你真是想要的話,有個地方可能會讓你如願,而且最重要的是...還是白拿。”薑青娥想了想,說道。

李洛震驚的看向薑青娥,還有這種好事?誰不知道他李洛最喜歡的事就是白嫖?!

“誰家大傻子會讓我白拿金眼寶具?”李洛忍不住的問道。

薑青娥忍不住的一笑,道:“聖玄星學府的寶庫。”

李洛訕訕的道:“青娥姐你難道想讓我去搶劫聖玄星學府寶庫嗎?我恐怕是有心無力啊。”

“你可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薑青娥都白了李洛一眼,還搶劫聖玄星學府寶庫,這大夏誰有這個能耐?

“那學府怎麼可能會讓我白拿金眼寶具...學府也不是開慈善堂的啊。”李洛無奈道。

“正常來說的確不太可能,學府寶庫極少會對學員開放,但總有特殊的時期,還記得“聖盃戰”嗎?”

李洛點頭,聖盃戰當然記得,那位龐千源院長還給他釋出了一個高難度的任務呢,而直到現在,李洛都不知道他有什麼資格去完成它。

“對於聖盃戰,學府對它的重視程度遠超你的想象。”

薑青娥微微沉吟,道:“而距離聖盃戰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其實在你前往金龍道場的這一個月中,學府內已經在開始加大學員的訓練,特彆是你們這些紫輝小隊,更是會經曆嚴格的特訓。”

“接下來的這個月,特訓還會加劇,你最好也不要缺席了。”

“因為一個月的特訓完畢後,聖玄星學府將會邀請大夏國外臨近的一座聖學府來到我們這裡進行一場訓練賽,其目的是為了讓我們初步的體驗一下其他聖學府的學員實力,做好應對聖盃戰的準備。”

“不要小瞧這訓練賽,這其實關乎到聖玄星學府的榮譽,而且這次是彆人來聖玄星學府,如果在家門口被人打敗,或者戰績不佳,那對於整個學府的名聲以及學員的士氣,都將會造成極為重大的影響。”

說到此處,薑青娥的臉色也是微微凝重。

“所以,學府為了鼓舞學員奮力修行,為學府爭光,此次的訓練賽,誰若是能夠表現突出,維護學府名聲,那麼便可進入學府寶庫,挑選一件金眼寶具作為嘉獎。”

李洛霍然起身,麵色嚴肅。

“青娥姐,飯我不吃了,我要去學府特訓!”

“為學府爭光,這是吾輩學員不可推卸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