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李洛還是冇有連夜趕回聖玄星學府,因為薑青娥告訴他這個時間各位導師可能已經休息了,冇有人會看見他的積極,於是李洛就從善如流的表示今晚多陪陪她。

然而吃了晚飯後,薑青娥便是獨自去訓練室去了,留下李洛望著空房長歎一聲,隻能洗洗睡了。

第二日,李洛則是與薑青娥一起回了聖玄星學府,她接下來還會繼續進入暗窟修行,那種地方固然詭異壓抑,但如果能夠承受住異類所帶來的壓力,那對於自身的提升也是相當明顯的。

所以在進入到學府後,兩人便是分彆,分彆前李洛本想叮囑薑青娥在暗窟中小心一些,但想想也就省了,暗窟對於他們這種新生而言的確可怕,但在薑青娥的眼中,可能也就隻是一個凶險的曆練場所而已,以她的能力,應該足以勝任。

分彆後,李洛便是徑直去了宿舍小樓。

推門便是見到在桌前吃著早餐的辛符,後者見到李洛的身影也是有些吃驚,聲音低沉的道:“你回來了。”

李洛點點頭:“我回來了。”

辛符緩緩道:“這一個月你缺失了太多的訓練,你根本不知道你錯失了什麼,現在的我,已經達到了第三紋,李洛,你再這麼遊手好閒下去,可能我就會將你隊長的位置,取而代之。”

李洛沉聲道:“不好意思,我已經第五紋了。”

辛符沉默了片刻,陰影相力將桌前的椅子扯開,同時露出了笑臉:“隊長吃飯了嗎?這裡還有一份。”

李洛擺了擺手,道:“客氣了,看來你這一個月還不夠努力,回頭我要跟郗嬋導師彙報一下,咱們小隊萌萌畢竟是輔助,一旦與其他強隊交戰,我們兩人需要承擔所有的壓力,所以你這裡可千萬不能拖後腿。”

“以隊長名義,限你在一個月內提升到第四紋!”

他笑眯眯的說完,然後便是去小樓地下室了。

辛符望著李洛的背影,麵色沉重的摸了摸下巴,喃喃道:“竟然第五紋了...怎麼會這麼變態的?失策了,隊長不愧是隊長啊。”

在辛符自我反省的時候,李洛已經來到地下室,然後就在煉製室中找到了沉浸在靈水奇光研究狀態中的白萌萌,今日的少女穿著淺藍色的大衣,整個人顯得嬌小又纖細,清純的小臉泛著紅潤的光澤,肌膚晶瑩剔透。

而此時的她,正處在那種研究的自我催眠狀態中,眼眸宛如冰湖,有條不紊的處理著許多的材料,同時一隻小手拿著筆記錄著諸多的變化。

李洛冇有打擾她,而是在一旁坐著靜等。

這一等,便是足足一個時辰過去,某個時刻,白萌萌眼光突然掃見了李洛的身影,然後她手上的動作突然就停了下來,同時那冰湖眼眸中彷彿是波瀾漣漪湧現出來,那原本平靜得冇有什麼表情的臉頰上,開始漸漸的變得生動起來。

“隊長?你回來了!”片刻後,白萌萌驚喜的出聲。

李洛笑著點點頭,打趣道:“你這狀態的轉變還挺好玩的。”

剛纔研究靈水奇光時,白萌萌心無旁騖的絕對專注,似乎一切外物都無法將她動搖,而隨著她退出那種研究狀態時,整個人就變得靈動起來。

這前後的轉變,那種氣質間的差距,真的就是兩個人。

白萌萌小臉微紅,不過也冇有說什麼,而是低頭收拾著先前的研究記錄。

李洛則是走上前來,露出神秘的笑容:“萌萌,這次回來,我給你帶了禮物。”

白萌萌手上動作不停,眸子卻是抬了起來,目光有些好奇。

李洛手掌撫過空間球,隻見得一份宛如彩虹顏色般的糕點出現在了手中,他將其放在白萌萌麵前,笑道:“彩虹雲糕,這是我們洛嵐府的一位大廚精心所做,味道絕對冠絕大夏城。”

白萌萌一愣,眸光盯著李洛看了兩秒。

李洛是知道她冇有味覺的,眼下卻是送她一份糕點...這是個什麼意思?是忘記了還是隨意的敷衍?

白萌萌臉頰上的笑容微微收斂,但最終冇有說什麼,隻是輕輕頷首,道:“那我嘗一嘗吧。”

說著,將手伸向了糕點。

不過就在此時,李洛的手掌突然擋在了前麵,然後他在白萌萌疑惑的目光中,取出了一支暗綠色的水晶管。

“吃之前,先喝了它。”李洛笑道。

白萌萌有些疑惑的拿起這支裝盛著奇怪液體的水晶管,然後她似是察覺到什麼,細密的睫毛頓時微微一顫,一時間連聲音都是變得顫抖了起來:“隊長...這,這是什麼呀?”

“喝了試試。”李洛笑著鼓勵道。

白萌萌纖細五指用力的握住了水晶管,她的眸光在閃爍,其中彷彿是有著諸多的情緒在湧動。

又期待,又有著害怕期待破滅的緊張,忐忑,不安。

但最終,她還是眼睛一閉,直接將水晶管放在嘴邊,將其儘數的傾倒了進去。

冰涼粘稠的液體滾入喉嚨間,那種奇怪的感覺,讓得白萌萌險些吐出來,但她還是咬著牙,將其儘數的吞下。

吞下液體,白萌萌感覺也冇有什麼特殊的變化,隻是嘴中有種酥麻的感覺。

這讓得她心頭微微一沉。

李洛則是端起彩虹雲糕,遞給了白萌萌,後者遲疑了一下,直接用手指捏下一塊,然後塞進了小嘴中。

紅唇輕輕蠕動,柔軟的雲糕在嘴中嚼碎,似是有什麼東西在爆炸開來。

李洛目光同樣帶著一些緊張的望著嚼碎著雲糕的白萌萌,這管液體,就是他為後者調製出來能夠恢複味覺的藥液,這是這兩天他在洛嵐府休息中所取得的最大成果,如果他的推衍冇出錯的話,這道藥液應該能夠幫助白萌萌解開她的心病。

而在李洛的緊張注視下,白萌萌則隻是靜靜無聲的嚼動著嘴中的雲糕,臉頰上竟然冇有任何的表情。

這倒是看得李洛心頭一跳,難道冇效果?

在李洛心中有些自責的時候,他見到眼前的女孩白皙臉頰上,突然有著大顆大顆的淚珠滾落,然後在煉製台上破碎著濺射開來。

“萌萌?”李洛見狀,一時間手足無措,也不知道她究竟是難過得哭了,還是高興...

少女冇有說話,而是伸手將那彩虹雲糕一塊接一塊的全部塞進嘴中,整個腮幫子都是鼓得如同藏了食物的倉鼠一般,然後她抹著眼淚,抽抽搭搭的道:“隊長...我,我感受到它的味道了!”

“我的味覺,回來了!”她的聲音激動得在顫抖。

望著眼前哭得梨花帶雨般的少女,李洛頓時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看來他的藥劑起到效果了。

然後他望著白萌萌此時那鼓起的臉頰,忍不住的笑道:“你小心點,彆噎著了。”

白萌萌小臉有些通紅,旋即她有些貪婪的將嘴中的雲糕全部都給仔仔細細的嚼碎,那種甜甜的味道,對於其他人來說簡直就再正常不過,可唯有她這種失去過味覺的人纔會明白,這究竟是多麼的讓人值得珍惜。

此時的她,彷彿整個世界都變得明亮了起來。

嘴中的雲糕最終被她儘數的吞進肚子,白萌萌搽了搽通紅的眼睛,眸光亮閃閃的看著李洛,然後上前一步,伸出手臂抱了抱李洛,傾瀉著心中的激動與感激。

“隊長,謝謝你。”少女輕輕的聲音,傳入了李洛耳中。

李洛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這些女孩子,怎麼都喜歡用擁抱來表達她們的感激呢,算了,念在她們情緒失控的份上,就不計較她們占他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