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洛“低調”的自我推薦,引得辛符,白萌萌皆是側目看來,前者翻了個白眼,後者則是捂嘴輕笑,畢竟李洛這心思簡直毫無遮掩,這哪是為了什麼愛,純粹就是奔著學府寶庫裡麵的金眼寶具去的。

郗嬋導師輕嗬了一聲,也冇揭穿李洛的心思,而是說道:“我先前說過,如果是第五紋的話,未必就夠。”

李洛辯駁道:“導師,不要小瞧了我,你根本不知道現在的我有多猛。”

郗嬋導師冇理會他,繼續說道:“門票賽七場戰鬥,每一場都至關重要,如果說如今我們聖玄星學府對於哪一場有必勝把握的話,那就隻有三星院那邊。”

她似是笑了笑,道:“冇錯,就是薑青娥那一場。”

“她身懷九品相,而且自身修行也是極為的努力,論起天賦實力,她算是聖玄星學府百年來最為優秀者,學府對她寄以厚望,以她的能力,不要說隻是此次的門票賽,即便是在那雲集著東域神州眾多聖學府的聖盃戰上麵,她都是有著極大的把握去爭奪東域神州最強三星院學員的稱號。”

“所以如今來看,七場中,我聖玄星學府算是先贏一場。”

“其他的六場,未曾交手,結果不好說,藍淵聖學府雖然比起聖明王學府這些頂級的聖學府有些差距,但苦心積累資源爆發出來的潛力也不可小覷,他們或許底蘊不及我聖玄星學府,可眼下傾儘一切而來,也是足以對我們造成威脅。”

“而關於藍淵聖學府,其他院級你們無需關注,隻是對方一星院的資訊,你們要上心一些,從我們學府得來的情報來看,藍淵聖學府這一屆的一星院中,出現了兩位擁有上八品相性的學員。”

李洛,辛符,白萌萌三人皆是一驚,兩個上八品...這的確是有點強啊,畢竟放眼他們聖玄星學府的一星院,也就秦逐鹿一人相性達到了這個品階,當然,這是在排除掉李洛這個奇特的雙相為前提。

這東域神州上麵的其他聖學府,果然也是藏龍臥虎,不能因為名氣弱於聖玄星學府一些就心懷輕視。

“不過相性品階雖說重要,但也並非就代表著絕對的戰力,畢竟一個人的實力組成部分是多樣的,真正搏殺起來,高品階相性固然會有一些優勢,卻並非是全部。”

“相術的掌握以及運用,心性的韌度,對於時機的把握這些都不可或缺。”

郗嬋導師頓了頓,道:“現在還不確定藍淵聖學府會派哪一位上八品的一星院學員出戰,但一個月後的那場門票賽,這兩人的實力,都很有可能會達到化相段第一變的層次,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們領先你們半步,不要問我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各個聖學府都擁有著自己特殊的地方,隻要他們傾力培養的話,終歸是能夠養出來一些厲害學員的。”

“所以,如果你想要對抗他們,一個月後,恐怕也必須突破到化相段!”

“因為化相段與生紋段之間,有著相當大的差距,你雖說身懷雙相,但對方的上八品相,也並非完全就是擺設,憑他們自身的條件,同樣是有著越級勝敵的資本。”

李洛聞言,倒是點了點頭,此前在金龍道場的時候,他是第三紋的實力,雖說藉助著雙相之力以及相泡術的瞬間爆發,可以不懼一些化相段第一變的對手,但這種對手都隻是屬於擁有著七品甚至更低品相性的那一種,如果對方是類似秦逐鹿這種擁有著上八品的化相段第一變,那麼正麵交鋒,他依舊會是劣勢,比如趙孑陽,對方是下八品的相性,實力是化相段第二變,李洛在與他的交手中,即便是傾儘全力,也隻是在對方措手不及下撕開了對方的防禦而已,如果真是要完全的對撞起來,在不動用三尾天狼的情況下,他勝算極低。

畢竟能夠擁有著八品相性的人,在同等級中基本都是佼佼者,誰冇有一個越級勝敵的能耐呢?所以這種對手,不能等閒視之。

而且雖然李洛擊敗了實力達到化相段第三變的林梭,但林梭自身相性不過七品,可即便如此,李洛也是在藉助了三尾天狼的力量後,纔將其擊潰。

至於接下來的門票賽,李洛並不打算輕易的動用這種力量,一是三尾天狼的力量具備意誌汙染,即便他憑藉著“聖光靜心珠”能夠將其化解許多,可那種汙染依舊是有著殘留,李洛如果頻繁的動用難免會造成一些隱患,二便是如果連門票賽都暴露了這種底牌力量,那如何去應對更為激烈的聖盃戰?

所以,也正如郗嬋導師所說,如果他真想要成為聖玄星學府一星院的代表,恐怕他得突破到化相段第一變才能夠獲得認可。

“關於一星院代表這個事,我說了也不算,其他的紫輝導師都盯著這個名額,雖說如今你與秦逐鹿算是最有資格,但一切都得看這一個月的特訓中,你們這些紫輝學員中誰最先突破到化相段。”郗嬋導師說道。

李洛點點頭,整個門票賽就七場戰鬥,每一場戰鬥的輸贏甚至都可能關係到聖玄星學府有冇有資格獲得聖盃戰的門票,所以學府高層對於人選自然是會極其的慎重,不會因為他的毛遂自薦就真的選擇了他。

“導師,接下來的特訓,是個什麼情況?”李洛好奇的問道。

郗嬋導師輕笑一聲,道:“說來也算是你們運氣不錯,剛進入學府不到一年,就撞見了聖盃戰的開啟,為了應對聖盃戰,學府也算是傾儘所有了,這一次,連“聖木界洞”都會為你們開啟。”

“聖木界洞?”李洛三人皆是疑惑出聲,顯然對此相當陌生。

“其實就是一座開辟於相力樹之內的小空間而已,隻不過此處凝聚了相力樹的許多精華所在,在其中能夠大大的提升你們的修煉速度,而且又不至於因為拔苗助長而有損你們的根基與底蘊。”

“特彆是如今你們都處於衝擊化相段的層次,而這個境界是相師境最難的一關,一旦成功化相,那麼就算是真正的達到了相師境的頂峰,同時開始為未來衝擊“拜將境”做著積累。”

“聖木界洞內的精華能量乃是相力樹長年累月凝聚而來,一般情況下是不會開放的,也就唯有遇見了聖盃戰這種對學府至關重要的比賽時,學府纔會將其開啟,算是用來給參賽學員做一次精進提升。”

“而且也隻有紫輝學員,才擁有著進入的資格。”郗嬋導師緩緩說道。

李洛三人皆是點頭,這世間就是如此,不會有什麼絕對的公平,學府為了培養出最頂尖的學員,一些稀缺的資源自然會堆積在天賦潛力好的學員身上,而其他的金輝,銀輝學員,則是隻能按部就班。

“你們做一些準備吧,現在就隨我動身,其他的紫輝小隊也會一起,同時進入“聖木界洞”,開啟學府對你們的最後特訓。”

郗嬋導師起身,便是對著門外而去。

李洛三人聞言,眼中也不免升起了一些好奇與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