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色煙霧瀰漫的平台上。

李洛手持雙刀,水芒於刀身上高速流轉,細微的嗡鳴震動聲間,連空氣彷彿都是在被悄然的切裂開來。

某一瞬,青色霧氣突然被撕裂,竟是有著十數道青色身影自其中暴射而出,其速極快,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李洛四方,青色木槍呼嘯而來,帶起尖銳的破風聲,直指李洛周身要害。

麵對著這般淩厲攻勢,李洛步伐突然倒退了一步,有星光自身後驟然爆發,下一刻,他身軀在搖晃間竟是化為了數道影子,然後對著圍攻而來的青靈傀飛撲而去。

青靈傀並無多少靈智,麵對著衝來的李洛,它們自然是分不出真假,隻能迅速收槍,然後對著麵前的李洛暴刺而去。

然而槍影皆是洞穿而出,李洛的身影也就隨之消散。

嗤啦!

但在另外一邊,一道李洛的身影上卻是有著雄渾相力噴薄而出,手中刀光在此時瞬間變得淩厲起來,刀光掠過,彷彿光影折射在水麵上所劃過的光痕。

刀光流轉,數息間,便是將兩具青靈傀斬斷。

但與此同時,也有三具青靈傀以極快的速度支援而來,青色木槍之上,碧綠相力升騰而起,彷彿是綠色火焰一般,閃電般的對著李洛周身要害刺去。

咻!

不過就在此時,李洛腳下的陰影突然攢動起來的,三道陰影光線暴射而出,彷彿是黑色鎖鏈一般,直接是將那三具青靈傀雙腿束縛。

青靈傀身軀失衡,對著前方飛了出去。

李洛腳尖一點,身影掠出,刀光掠過,在空中留下三道刀光。

待得他身影落地時,三具青靈傀便是摔倒在地,身軀破碎開來。

辛符的身影出現在李洛身後,手中短匕在黑暗中流轉著極為鋒銳的光澤,黑色的相力似是凝聚成液體一般,在刀刃上緩緩的流轉,帶著一種獨特的腐蝕味道。

短短片刻,五具青靈傀被解決,但李洛與辛符神色卻並未變得輕鬆,因為還剩下十數具青靈傀繼續悍不畏死的疾射而來,碧綠色的相力升騰,彷彿一朵朵碧綠鬼火。

“萌萌。”

李洛深吸一口氣,然後喊了一聲。

身後頓時有星光相力呼嘯而過,他們的身影在此時漸漸的變得扭曲,一道道幻影出現在了身邊,粗略看去,數量竟是比這些青靈傀還要更多。

“上!”

所有的李洛,辛符都是在此時出聲,然後聲勢浩蕩的衝了出去。

兩股洪流在平台中碰撞,不斷的有著幻影被破碎,但李洛與辛符的本體,則是隱藏在其中,以極快的速度,有條不紊的收割著一具具的青靈傀,而待得最後一道幻影被破碎時,李洛的雙刀,辛符的短匕,則是一前一後的刺進了最後一具青靈傀的體內。

隨著所有青靈傀被斬殺,李洛與辛符也是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兩人緩緩坐了下去,搽拭著額頭上的汗水,臉龐上難掩疲累之色。

白萌萌的身影縱躍至兩人身邊,有些擔憂的道:“今天要不就先到這裡吧?”

李洛搖搖頭,道:“還冇完全到極限呢,而且我們現在是第十九層,隻要再上一層,就要到精英層了,這是一口肥的,我想趁今天把它給吃了,不然實在太浪費。”

這是他們在聖木界洞中修行的第四天時間了,這四天時間,他們每天都會進入到此處,傾儘全力的打通一層層的平台,不斷的攀爬而上。

現在的他們,已經處於第十九層,這就是他們這四天時間的努力成果。

李洛看了一眼平台右側的方向,在那邊的平台上,正在爆發著激烈的戰鬥,其他的四支紫輝小隊也是在傾儘全力的戰鬥,試圖不斷的攀登。

在特訓剛開始的第一天,其實五支紫輝小隊,要以王鶴鳩,都澤北軒他們那支隊伍最有效率,畢竟放眼所有隊伍,隻有他們那隊擁有著兩名第四紋的實力。李洛與秦逐鹿雖然達到了第五紋,但各自的隊友則是實力稍微落後一點,所以在初期的時候,反倒是王鶴鳩他們一路領先。

第一天的時間,王鶴鳩小隊突破了足足六層平台。

而李洛,秦逐鹿這邊,卻隻有五層,白豆豆,伊粒沙皆是四層。

不過這種領先隻是暫時的,隨著接下來李洛,秦逐鹿漸漸的適應此處的節奏,也開始展現出第五紋的實力,這才各自帶領著隊伍反超了王鶴鳩他們。

現在的五支紫輝小隊,反而是李洛小隊,秦逐鹿小隊率先抵達第十九層,而王鶴鳩小隊十七層,白豆豆小隊,伊粒沙小隊處於十六層。

當然,李洛,秦逐鹿小隊能夠反超,身為最強的兩人無疑是承擔了極大的壓力,但眼下的修行,本就需要這種壓力來磨礪自身。

而至於李洛先前所說的“精英層”,那是每隔十層平台就會出現的一種變化,每十層的平台上,青靈能量會變得格外的雄厚,這些能量將會凝聚成一頭實力格外強橫的“青靈傀”,隻有將其打敗,才能夠通過平台繼續攀登,而且打敗這頭高級“青靈傀”,那所得到的青靈能量也將會格外的雄厚。

這是一次難得的饋贈。

之前在第十層的時候,李洛他們就遇見過一次了,隻不過那頭青靈傀實力隻是相當於化相段第一變而已,難度並不算太高。

但接下來的第二十層所出現的高級青靈傀,必然會更強。

當然最重要的是,在經過整整一日高強度的激戰後,莫說是李洛,辛符,就算是一直居於後側輔助的白萌萌,都是有些疲累。

以這種狀態去迎戰二十層的高級青靈傀,想必不會輕鬆。

但他們冇有其他的選擇,因為每天的青靈能量都是有限的,之前幾天的修行中,李洛他們每天都將最後一絲青靈能量吸乾淨後纔會結束,如果今天不趁青靈能量還冇消耗殆儘前打敗吸收這頭高級青靈傀,那就隻能消耗明天的量了。

而且他們這裡選擇放棄的話,秦逐鹿那邊一定會上的,對於那個傢夥好勝的性格,李洛還是很瞭解的,雖說彼此關係都還不錯,但眼下畢竟也算是競爭,他這裡放水的話,不僅是對自己與隊友的不尊重,想必秦逐鹿知曉也會不開心。

“今天事,今天結,趁早將其突破,明天繼續闖更高層。”李洛略作休息,便是站起身來,目光望向了平台的前方,隻見得那裡有霧氣凝結而來,猶如是形成了霧梯,而霧梯延伸,連接向了更高一層的平台。

他揮了揮手,身影掠出,直奔第二十層而去。

白萌萌,辛符立即跟上。

而在李洛小隊直奔第二十層去的時候,在一處高台上,郗蟬,沈金霄等五位紫輝導師也是在注視著眾人的修行。

“真是冇想到,第一個挑戰第二十層的,竟然會是李洛他們。”頭髮披散,顯得不羈的彌爾導師笑了笑,說道。

“這小子可不是剛進入學府那會了,現在的他,連秦逐鹿都未必打得過。”麵龐粗獷的曹聖導師感歎一聲。

“雙相的優勢,漸漸顯露啊。”

楚子導師點點頭,道:“一個月後,恐怕一星院的代表,就要從李洛與秦逐鹿之間選出來了。”

麵對著其他紫輝導師的讚揚,郗嬋導師雖未說話,但眸光中則是有許些欣慰。

沈金霄神色淡漠,平淡的出聲道:“第一個挑戰第二十層的,未必就會是第一個通過二十層的,畢竟第二十層的難度遠非第十層可比,李洛雖是雙相,但想要一次就通過,我覺得或許還是有所不夠的。”

其他的紫輝導師對此倒也並未反駁,而郗嬋導師則是完全未曾理會沈金霄,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向沿著霧氣階梯漸漸攀登上第二十層平台的李洛三人。

畢竟夠不夠...終歸還是得試過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