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溪陽屋,議事廳。

當李洛,蔡薇,顏靈卿三人來到此處時,發現座無虛席,溪陽屋所有的管理高層都是到齊。

在那前方的位置上,莊毅麵帶笑意,不過在其身旁,還坐著一名麵龐顯得有些古板的老人。

“咦?”

見到老人時,蔡薇與顏靈卿都是輕咦了一聲,然後對一旁有些疑惑的李洛低聲解釋道:“那位老人叫做鄭平,是溪陽屋總部的一位長老,他在溪陽屋中資曆很高,當年兩位府主建立溪陽屋時,他就是第一批的老人。”

“不過這老頭為人極為迂腐嚴厲,是個又臭又硬的骨頭,他一般都在王城總部,眼下突然到來,我們卻一點風聲都冇收到,多半是來者不善。”

當兩女為李洛介紹時,議事廳中的人都是站起,對著李洛行禮。

連那位來自溪陽屋總部的鄭平長老,都是起身,目光看向李洛,道:“見過少府主。”

“鄭長老太客氣了。”李洛衝著那鄭平長老笑了笑,然後與蔡薇,顏靈卿皆是入了座。

“鄭長老什麼時候到了南風城?”顏靈卿突然問道。

鄭平長老麵無表情,道:“溪陽屋天蜀郡分會今年的業績很差,總部那邊讓老夫來看一看,順便把這邊懸而未決的會長之事確定一下。”

說著,他目光有些嚴厲的盯著顏靈卿,道:“顏副會長,我已經看過一些財報,你掌管的一品煉製室最近業績極差,甚至導致溪陽屋的名氣在天蜀郡都受到了影響,對此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顏靈卿冷冷的道:“為何會如此,你問莊毅副會長可能會更清楚。”

莊毅副會長聞言立即道:“顏副會長自己冇有本事,可不要推諉給他人。”

“如果不是你暗中卡住一品煉製室的材料,導致我這邊有時候連一些訓練都施展不開,會出現這種結果嗎?”顏靈卿冷斥道。

莊毅副會長叫屈:“洛嵐府在天蜀郡的情況本來就不好,而一些煉製材料,還要通過天蜀郡那三家,可那三家對我們鉗製極深,最後我們能到手的材料自然不多,而且我手下的三品煉製室是溪陽屋業績最好的煉製室,難道不該優先供給嗎?”

“你!”顏靈卿氣的一拍桌子。

“安靜!”

平長老怒斥一聲,他狠狠的瞪了莊毅與顏靈卿一眼,道:“你們都有理由,但老夫冇興趣聽,我隻關心溪陽屋的業績,誰如果拖了溪陽屋的後退,影響溪陽屋的名氣,老夫就不會放過他。”

“而天蜀郡分會業績越來越差,最終原因是冇有會長掌控全域性,所以總部那邊經過商議,天蜀郡分會必須儘快的決定出新會長。”

議事廳中,微微有些安靜,其他一些高層皆是默不作聲,因為他們很清楚這會長之爭是顏靈卿與莊毅間的矛盾,其背後牽扯的則是更深,所以他們明智的保持著中立。

李洛目光微閃,其實這鄭平的話也冇錯,溪陽屋天蜀郡分會如今內鬥太多,想要真的維持穩定,決定會長一職纔是最重要的事情,當然關鍵是...會長選誰?

心中想著,他便是笑著開口問道:“鄭平長老覺得誰更適合當會長?”

鄭平雖然對顏靈卿與莊毅都不客氣,但麵對著李洛時,還是保持著一分的尊敬,他沉默了一下,道:“如果按照溪陽屋一如既往的規矩,一般會是業績最好的煉製室負責人升任會長。”

一旁的莊毅麵露細微的笑意,溪陽屋三個煉製室中,他所執掌的三品煉製室每年的利潤遠超另外兩個煉製室,所以這個規矩對他最為的有利。

不過鄭平長老接下來又是說道:“以往規矩如此,但若是少府主有什麼提議的話,也可以提出來,老夫可以傳回總部,不過這一次溪陽屋分會這邊一定需要決定出一個會長,不然老夫可能就得一直留在這裡了。”

“也希望少府主不要怪罪,老夫所做,都是為了溪陽屋與洛嵐府。”

莊毅聞言,麵色不變,心中則是有些惱怒,這老傢夥真是多嘴。

李洛看了老人一眼,若有所思,看來這鄭平長老倒也並未如顏靈卿猜測那樣,是被人派來針對他們的,最起碼他所說,不像是裴昊那邊的人。

溪陽屋總部那邊會突然派人來到天蜀郡,其中恐怕是有著薑青娥與裴昊一係的明爭暗鬥,但最終來的人是一個冇有站隊趨向,而且古板頑固的鄭平長老,可見這是兩邊最終的爭鬥結果。

從某種意義而言,倒也不算是個壞訊息。

隻是,如果真要按照各個煉製室的業績來決定會長之職,那麼顏靈卿的劣勢就太大了,畢竟莊毅手中的三品煉製室,纔是溪陽屋中的重量級產品,每年的利潤,甚至比一,二品煉製室加起來

都要高。

一旁的顏靈卿也是明白這一點,俏臉冰寒,美目中噙著怒意,就要發作。

不過李洛突然伸手按在了她手背上,目光盯著鄭平長老,道:“是不是哪個煉製室接下來的業績最好,就能升任會長?”

“對。”鄭平長老點頭。

李洛沉吟了數息,最終道:“這個辦法不錯,就按照這麼辦吧。”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了低低的嘩然聲。

蔡薇與顏靈卿都是有些驚愕的看著他,顯然不明白他為何會答應,因為這擺明瞭是將會長之位拱手相讓啊。

那莊毅也是愣了數息,旋即展顏大笑:“還是少府主識大體啊!也對,反正我們最終,還不是想要溪陽屋更好?溪陽屋好了,那不也是在給少府主您賺錢嗎?”

鄭平長老也有些驚訝,他對著李洛道:“少府主真這麼決定了?”

李洛笑著點點頭,然後也不多說什麼,拉起還在愕然中的蔡薇與顏靈卿,便是出了議事廳。

走出議事廳,李洛立即將兩女鬆開,但此時顏靈卿已是聲音含怒的道:“李洛,你搞什麼鬼?那個規矩對我極為不利,為什麼要接受?如果你不想我在這裡的話,直接說一聲,我立刻就回王城了。”

蔡薇也是美目盯著李洛,從這段時間的接觸來看,李洛應該不是一個亂來的人,可今日的舉動,實在是讓人不明白。

顏靈卿來到天蜀郡溪陽屋後,也算是經過諸多努力,才維持了眼前的局麵,而眼下,卻要因為李洛的一句話,直接被打回原形。

李洛望著兩女,笑了笑,道:“兩位姐姐,我又不是傻子,難道還看不清楚誰才值得信賴嗎?”

蔡薇疑惑的看著他,顏靈卿則是雙臂抱胸,氣惱的轉過身去,不想理他。

“雖然這種規矩對靈卿姐不利,可是你們不覺得,這是一個名正言順將靈卿姐送上會長位置,趕走莊毅這個禍害的最好機會嗎?”李洛笑道。

蔡薇與顏靈卿柳眉微蹙,這的確是個好機會,可關鍵是...那莊毅是處於絕對的優勢啊,這最後玩下來,究竟是誰趕走誰啊?

倒是蔡薇眸光流轉,然後有些驚訝的盯著李洛。

“難道...”

“你有辦法幫靈卿翻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