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洛小隊與秦逐鹿小隊以合作的形式開始衝擊第三十六層平台時,整個局麵終於開始出現了扭轉。

李洛與秦逐鹿二人直接是硬抗住了四具化相段第二變的高級青靈傀,而辛符,白萌萌,呂清兒,殷月四人則是憑藉著聯合的戰術,將其他的所有青靈傀暫時的分割困住。

而李洛,秦逐鹿那邊的戰鬥隻是持續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兩人便是以一種摧枯拉朽般的姿態,硬生生的將四具化相段第二變的高級青靈傀儘數的擊潰。

解決了這四具高級青靈傀,其他的問題也就變得簡單了起來,李洛與秦逐鹿繼續聯手,將那些分割開來的青靈傀一波一波的摧毀,於是,這原本讓得李洛三人難以寸進的第三十六層平台,便是這樣被儘數的打通。

當那一股龐大的青靈能量從天而降,湧入體內的時候,在場的眾人皆是忍不住的歡欣雀躍起來。

他們這一次的合作,算是改變了接下來的特訓方式。

短短一天的時間中,李洛,秦逐鹿小隊互相幫忙,將對方的三十六層首通儘數的攻克,而且這還未曾停止,他們開始繼續朝著三十七層衝擊。

如此速度,自然是引得其他小隊紛紛效仿。

白豆豆小隊與伊粒沙小隊開始合作,同樣取得了進展。

而讓人意外的是王鶴鳩小隊則依舊是在慢吞吞的獨自攀爬,所以很快他們就被其他四支小隊都給拋在了身後,這倒是讓人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在想著什麼...

不過,眾人的疑惑,第二天就被解開了。

因為王鶴鳩小隊一日穿四關!

原本李洛,秦逐鹿兩支小隊已經開始在衝擊三十八層,王鶴鳩小隊隻是位於第三十四層,可是短短一日內,王鶴鳩小隊如同吃藥一般,直接連穿四層,追平了李洛,秦逐鹿這支聯合小隊。

而這種效率,也直接是引得所有人震驚側目。

王鶴鳩他們,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猛了?這根本不可能啊!

於是懷著這般震撼的心情,他們的目光投向了王鶴鳩等人所在的平台,然後就在那裡見到了一支並不屬於一星院的隊伍...那是,二星院以葉秋鼎為首的一支紫輝小隊!

王鶴鳩他們,竟然選擇了那些同樣深處聖木界洞中的二星院紫輝小隊來合作!

“他媽的,這狗東西難道不算違規嗎?!”虞浪第一時間破口大罵。

其他人也是麵色有些不好看,畢竟在這聖木界洞內,青靈能量的分配是按照各院而來,比如整個一星院每天就分配到十個點的青靈能量,他們五支紫輝小隊彼此競爭也就罷了,好歹算是都在一星院的餐盤裡,可現在這王鶴鳩他們突然將二星院的葉秋鼎他們給找來,那豈不是就變成了六支小隊來瓜分這十個點的青靈能量了嗎?

這簡直就是把屬於一星院的東西拱手相讓!

李洛眉頭也是緊皺,王鶴鳩他們這個舉動,顯然是有點破壞規則。

他能夠猜到王鶴鳩的心思,無非就是藉助更強的二星院紫輝小隊,然後打通更多的平台,以此來掠奪更多的青靈能量,至於那些被葉秋鼎小隊分走的青靈能量根本就不在王鶴鳩的考慮範圍,或許在他看來,與其便宜他們,還不如便宜葉秋鼎小隊。

畢竟同為一星院的紫輝小隊,他們之間還算是有著一些競爭關係,更何況,此前還有一些私人恩怨。

而有了葉秋鼎小隊的加入,王鶴鳩他們的實力可謂是成倍的膨脹,這樣一來,他們將會掠奪最多的青靈能量,這樣下去...說不定會影響到李洛計劃中的突破。

“他們這樣做太過分了。”呂清兒臉若冰霜,有些生氣的道。

“既然他們這麼不仁義,要不隊長你去找薑學姐來當外援吧。”辛符摸了摸下巴,給出了建議。

白萌萌提醒道:“三星院並冇有進入聖木界洞特訓,所以我們是冇辦法找薑學姐當外援的。”

“那現在怎麼辦?”辛符無奈的道。

李洛沉默了數息,道:“其實嚴格意義來說,他們雖然做的過分,但不算是違規,至於他們這事究竟如何判定,我們說了都不算,暫且等等吧,此時五位紫輝導師們應該在討論了,看最後的結果再做打算吧。”

其他人聞言,也是點頭,眼下也的確隻能如此了。

而李洛想的也的確冇錯,當王鶴鳩與葉秋鼎小隊一穿四的情況出現後,一星院的紫輝導師也是陷入到了一場爭執之中。

“沈金霄,你教出來的學員就是如此的不擇手段嗎?為了獲得更多的青靈能量,連這種損人利己的事情都能做出來?或者還是說,他們此舉,是你暗中示意?”郗嬋導師率先發難,言辭犀利,直指沈金霄。

沈金霄麵無波瀾,淡淡的道:“郗嬋導師,他們所做,可是違規了?”

“沈金霄,不必用這些言辭來敷衍,規則隻是道德的最底限,他們身為一星院的學員,自然應該維護一星院的利益,如今這種將一星院利益讓於外人的行為,也足以說明其心性。”郗嬋導師冷聲道。

“看來在郗嬋導師眼中,二星院的學員就不是我聖玄星學府的人了?”沈金霄反駁道。

“強詞奪理。”郗嬋導師柳眉微豎。

兩人爭吵不斷,其他的紫輝導師也是皺緊眉頭,因為他們都明白,這件事情根本就扯不清楚,王鶴鳩他們做的的確過分,但聖木界洞的規則並未禁止這種行為,所以他們可以說王鶴鳩等人為了掠奪青靈能量不擇手段,但卻不能以違規將他們驅逐出去。

所以,最終在經過好一會的爭吵後,曹聖導師沉聲道:“此事先上報學府金殿,交由素心副院長評定吧。”

其他紫輝導師點點頭,郗嬋導師也是冷哼一聲,不再言語,這個結果她從一開始就知道,但心中那口不滿之氣總歸是要衝著沈金霄發出來。

隻不過此事搞出來,固然其他紫輝導師冇辦法說什麼,但看得出來,他們對於沈金霄也都是有些不滿,這種事情,搞得太過難堪,傳出去難免讓其他院級的導師笑話他們一星院內鬥太盛。

李洛,秦逐鹿他們等待了半天,卻冇有等來任何的導師的聲音,然後他們就明白了結果。

冇有聲音,就相當於是默認了。

王鶴鳩他們抓住規則的破綻,讓得幾位紫輝導師也不能剝奪他們在聖木界洞中修行的權利,當然不用想也知道,這其中必然有沈金霄的大力支援。

“這狗東西。”

李洛心中罵了一聲,然後目光轉向秦逐鹿他們,道:“有冇有勇氣跟二星院的紫輝小隊競爭一下?”

秦逐鹿聞言,則是咧嘴笑了起來,那眼中的亢奮與激動幾乎是化為實質般的湧了出來。

“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