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咻!

刺眼奪目的光隼箭矢劃破長空,直指高級青靈傀。

光隼箭速度太快,在場的除了那些觀戰的紫輝導師外,所有人都隻能見到一抹流光掠過眼球,而那具青靈傀更是遲滯,還不待它做出應對,璀璨光芒便已是呼嘯而至。

然後直接是擊中了其腰腹位置。

在青靈傀腰腹處有能量漩渦湧現,試圖抵禦此次的攻擊。

但光隼箭之上所蘊含的力量也是達到了相當驚人的程度,那一層層能量漩渦在短短數息間被不斷的消融,而後能量漩渦消失,光隼箭擊中了青靈傀的身軀。

那一瞬,龐大的力量直接是將青靈傀震得倒飛出去,其腰腹處所在的戰甲,也是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但卻始終未曾破碎開來。

那些裂紋處,綠色的能量光絲蔓延著,將它們牢牢的纏在一起,令得其始終不曾破碎。

李洛也是察覺到這般情況,當即眉頭微皺,這防禦力,也太具備韌性了,竟然連他這傾儘全力的一箭,都未能將其洞穿。

“還差一點。”

電光火石間,李洛已是果斷的收起了光隼弓,抽出雙刀,其身影急射而出,體內相力再度高速運轉起來,然後蔓延到了刀身之上。

刀刃處,波光粼粼。

李洛刀尖斜抬,而後陡然的斬出。

“千流水刀術!”

一道絢爛的水波刀光伴隨著刀刃的斬下飛射而出,其內水光流轉,彷彿是一抹飛瀑,然而就是這看似柔和的飛瀑,卻是蘊含著極端驚人的穿透力。

五位紫輝導師望著李洛這一記補刀,微微搖頭,這一刀雖然漂亮,但還是有點不夠,青靈傀的戰甲格外堅韌,李洛這兩板斧的爆發如果無法將其擊潰的話,戰甲會逐漸的修複,到時候李洛的速戰,就會被拖成纏鬥。

“可惜,就差一點了”曹聖導師搖搖頭。

“咦”

彌爾導師突然輕咦出聲,道:“這一次的“千流水刀術”,似乎流速變得更快了。”

幾位紫輝導師聞言這才注意到李洛這一次的“千流水刀術”,其內水相之力的流動,似乎的確變得更快了一些,而這道相術的特殊之點就是以流速帶動相力,形成極為霸道的切割,穿透。

所以流速的增強,也將會增強這道相術的威力。

可是,想要將“千流水刀術”提升到這一步,不僅對自身相力有著嚴苛的要求,而且還需要對這道相術有著格外高深的理解,而李洛,接觸這道相術也冇多長的時間吧?

在紫輝導師們疑惑時,李洛卻是神色平靜,“千流水刀術”的流速以及威力的提升,自然是因為他以光明相力融入其中作了一些細微修整,他的水光相,在此時再度展現出了作用。

這也是身懷雙相的優勢之一,任何相術在他的手中,隻要能夠完美的做好一些微調,自然能夠將其威能提升,這一個月的特訓,李洛並非是白過,他在經過無數次的嘗試後,已是成功的將“千流水刀術”改進。

所以,現在這一刀,應該是夠了。

嗡!

水波刀光掠過虛空,下一瞬直接自高級青靈傀腰腹處掠過,鋒銳的能量綻放開來,而後又是迅速的湮滅。

李洛望著那手持巨斧,一步步對著他走來的青靈傀,眼神平靜。

數步後,當青靈傀來到麵前時,它手中的巨斧脫落,然後整個身子自腰腹處,一分為二,緩緩倒塌。

這具青靈傀倒塌而下時,也是瞬間引起了幾乎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秦逐鹿忍不住的眼露震驚之意,他這邊還在陷入苦戰,李洛那邊竟然就結束了戰鬥?這究竟誰纔是化相段的啊?

這變態的戰鬥力,簡直把秦逐鹿給搞得有點不會了,原本他以為此次隨著他率先突破到化相段,他與李洛之前的差距應該足夠彌補了,但冇想到還是天真了。

而辛符,呂清兒,白萌萌等人則是忍不住的麵露驚喜之色,李洛率先擊潰青靈傀,這下子原本僵持的局麵瞬間就要被盤活了。

另外一座平台上,王鶴鳩最先發現這一幕,因為他一直都在暗中關注李洛那邊,所以當他在見到青靈傀被李洛擊敗時,步伐都是一個踉蹌,險些被麵前的青靈傀一斧子劈中。

“王鶴鳩,你在乾什麼?!”都澤北軒怒斥道,他們雖然人數有著優勢,但實則也被這青靈傀逼得格外的凶險,結果王鶴鳩還在這裡劃水。

王鶴鳩麵色陰沉,道:“李洛打敗一具青靈傀了。”

都澤北軒劍光猛的一抖,眼中湧起一抹驚駭,也是忍不住眼角餘光對著遠處的方向瞟去,果然是見到李洛腳下倒塌下來的青靈傀。

“怎麼可能?!他不過跟我們一樣,隻是第五紋的實力!”都澤北軒嘴角都在抽搐,他們這裡三人合力,都隻能勉力支撐,可李洛卻是單對單的打敗了一具青靈傀?

這個效率,比葉秋鼎都高!

身懷雙相,就這麼妖孽嗎?!相力等級的規則在他的身上難道就完全失效了嗎?!

“葉隊長,請你快一點,李洛已經領先了!”王鶴鳩沉聲大喝道。

葉秋鼎此時正與青靈傀鬥得異常激烈,而且局勢在逐漸的偏移,再給他一點時間,勝利是穩穩的。

但王鶴鳩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頓時在他的心中翻起驚濤駭浪,不過好在他還算是有些城府,冇有因此而進退失據,而是咬了咬牙,開始加快攻勢。

不過攻勢之間,還是難免有了一分急躁,顯然李洛那邊的戰績,依舊是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可對於他們這邊的變化,李洛卻是冇有心情關注,在解決掉這具青靈傀後,他略作停頓,而後身影便是如電般的掠出,這次他所選擇的目標,正是秦逐鹿那邊。

秦逐鹿雖說落入了下風,但他與李洛聯手的話,應該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取勝。

李洛的加入,讓得秦逐鹿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速戰速決,冇有時間拖延了。”李洛沉聲提醒,他的雙相融合之力並不能持續太久,一旦時間拖下去,他的狀態會持續的減弱。

秦逐鹿點頭,旋即直接是將自身相力催動到極致,低沉的虎嘯聲響起,而後正麵衝上,悍不畏死的與那青靈傀碰撞起來。

接下來的戰鬥,便是時間的賽跑。

李洛與秦逐鹿的聯手,開始迅速的取得效果,當葉秋鼎那邊終於是將一具青靈傀擊潰時,李洛他們這邊第二具青靈傀,也已經開始潰敗。

數分鐘後,第二具青靈傀崩潰。

然後兩人片刻不肯停歇,直撲辛符,呂清兒那邊,而此時的這處戰圈,白萌萌與殷月已經受傷退場,隻剩下辛符,呂清兒二人在咬牙苦苦堅持。

他們的堅持最終迎來了回報。

李洛,秦逐鹿這兩個生力軍的到來,讓得他們壓力徹底緩解,於是接下來的局勢,也就變得有驚無險了下來。

高台上,五名紫輝導師都是帶著複雜情緒的望著下方兩座平台上,戰鬥持續到這個程度,其實勝負已經開始有了結果雖然王鶴鳩,葉秋鼎那邊現在發瘋一般的進攻,但一步慢,步步慢。

沈金霄自斟自飲的閒趣不知何時已經停了下來,他麵無表情的看著下方,手掌握著酒杯。

曹聖等紫輝導師則是麵色有點古怪,眼中帶著許些笑意,這個結果,同樣是有點出乎他們的意料。

這王鶴鳩拉了二星院的隊伍來作為外援,竟然最終還落後了此事傳出去,一星院可就真是有點的長臉了。

李洛這個小子,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與其他導師的剋製相比,郗嬋導師則是輕輕一笑,薄紗輕顫,可以想象此時薄紗下麵的臉頰已是佈滿了笑意,她凝視著李洛他們那座平台,待得那第三具青靈傀終於被擊潰時,她微微挺直的纖細上身,也是鬆緩了下來。

而後她目光看向沈金霄,道:“沈金霄導師,你為了幫我們一星院的招牌,可真是費儘了心思,我就先在這裡,代一星院的所有學員對你表示感謝了。”

沈金霄麵無表情,冇有說話,隻是那握在手中的酒杯,其內的酒水,不知不覺間已經被悄然的蒸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