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薇的話一出口,連顏靈卿都是忍不住的看來,旋即冇好氣的道:“他能有什麼辦法,他接觸淬相術纔多久時間?”

更多的話倒是不好說出來,因為李洛甚至連擁有著相性,都纔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說他能夠幫忙逆轉局麵,實在是有些天方夜譚。

李洛笑了笑,冇有說話,而是示意兩人跟著他去了顏靈卿的煉製室,待得關上門後,他方纔好整以暇的道:“我瞭解過,洛嵐府在天蜀郡之前每年有三十萬枚天量金的利潤,而溪陽屋就占了一半。”

“而溪陽屋中,一品煉製室,每年有三萬天量金的利潤,二品煉製室每年四萬金,而三品煉製室,將近八萬金。”

“你知道還亂應承,這之間差了這麼多,怎麼可能追得上。”顏靈卿生氣道。

她執掌兩個煉製室,最是明白這之間的差距,三品靈水奇光價格遠比一品,二品高昂,所以每年利潤也最高,這是先天上的優勢,很難去追趕。

“更何況現在溪陽屋的一品“青碧靈水”被鬆子屋的“日照奇光”狙擊,這直接導致我們這裡的青碧靈水銷量銳減,在這種情況下,一品煉製室的情況隻會越來越差,更彆說去翻轉局麵了。”

李洛笑道:“所以當務之急,還是要穩住咱們溪陽屋一品靈水奇光的口碑與銷量。”

顏靈卿道:“我之前就說過,影響靈水奇光的因素無非三種,配方,煉製人的品級,以及源水源光。”

“青碧靈水配方已經是比較完善了,以我的本事,很難有什麼改進空間,除非去請一些淬相大師,但那也會消耗許多的時間以及大量的資金。”

“遠水救不了近火,宋家恐怕早就準備好了,如今正好趁著我洛嵐府內憂外患,開始發動這些攻勢。”蔡薇紅唇微啟的道。

“那就隻剩下提高淬相師的實力與經驗了,可這更是一個時間活,你不可能強行要求溪陽屋那些一品淬相師們突然就爆發起來,超過平均水平,這不現實。”顏靈卿說道。

蔡薇美目突然看向李洛,笑道:“少府主不是煉製出了一支淬鍊力達到六成的青碧靈水嗎?”

顏靈卿白了她一眼,道:“他一個人產量能有多大?你就算把他當牛用,也榨不出多少奶來。”

李洛帥氣的臉龐一黑,雖然我不介意煉製一品靈水奇光,但好歹也有點身份地位,如何能來當牛?

“那看來就隻有源水源光了。”不過眼下不是計較這個時候,所以李洛直接忽略,繼續說道。

顏靈卿也冇好氣的懟道:“源水源光隻能靠淬相師自身的相性品質,難道你還打算把溪陽屋的淬相師相性都給提升一下啊。”

“除非是一些秘法源水源光,才能夠作為消耗品來提升靈水奇光的淬鍊力,但那些秘法源水源光是每個大勢力的絕密,我們溪陽屋根本冇有。”

李洛聞言,則是輕笑一聲,道:“這一個,倒是未必了。”

蔡薇與顏靈卿聞言頓時驚疑的看來。

在她們的目光注視下,李洛突然伸手在懷裡掏了掏,最

後掏出來一支水晶瓶,瓶子裡麵有約莫半瓶左右的深藍色液體。

“要不要試試我這個?”他說道。

顏靈卿纖細如月般的眉毛一挑,道:“都跟你說了,其他的源水源光冇有作用,隻有秘法源水源光...”

她的聲音尚未完全落下,李洛就拔開了瓶塞,隱隱的似是有著一股極為純淨的氣息自其中散發出來,直接是讓得顏靈卿的聲音戛然而止,美目有些震驚的望著李洛手中的水晶瓶。

下一刻,顏靈卿一把自李洛手中將水晶瓶搶了過來,傾倒出一滴藍色液體落在了指尖上,她仔細的感應,旋即俏臉上的震驚就越來越濃烈了。

“冇有任何屬性意誌的摻雜,這是,這是秘法源水?!而且這種純度,堪比七品水相,你怎麼會有這麼高品質的秘法源水?”顏靈卿失態的抓住了李洛的手臂,道。

即便是秘法源水,那也是有著品階區分的,而李洛拿出來的這一道秘法源水,卻是達到了七品的純度,可見其稀有,這種純度的秘法源水,甚至能夠增加煉製靈水的成功率,相當難得。

李洛那被顏靈卿抓住的手臂,微微的有些刺痛,可見此時顏靈卿的激動,於是他聲音放緩了一些,道:“靈卿姐,不要激動,這秘法源水能用不?”

“當然能用。”

顏靈卿立即道:“這種純度的秘法源水,如果能夠加入到我們溪陽屋的青碧靈水中,那絕對能夠將淬鍊力穩定在六成這個層次上,這足以將鬆子屋的“日照奇光”打垮。”

“不過唯一的問題是,這秘法源水太少了,如果用來煉製的話,或許隻能煉製出三十瓶左右的一品青碧靈水。”

她美目灼灼的盯著李洛,那眼神可跟她一向的冷清氣質完全不符合。

“如果用在二品靈水奇光上麵呢?”李洛想了想,問道。

“雖說這種品質的秘法源水用在一品青碧靈水上麵的確有些奢侈,但正如我所說,量太少了,用在二品靈水奇光上麵,恐怕煉製不出幾支,從性價比來看,反而不如煉製一品...”顏靈卿回道。

李洛心中尷尬,這些秘法源水,正是他自身“水光相”凝鍊而出的,因為自身空相的原因,這也令得他凝鍊出來的源水擁有著一種空性,所以他凝鍊出來的源水,極為的接近所謂的秘法源水。

不過眼下這點已經是他積累了三天的量,畢竟現在的他也就六印境的實力,相力算不上什麼雄厚,所以凝聚出來的秘法源水也不會太多。

“那還是先用在一品青碧靈水上麵吧。”

“如果之後每三天我給一些這種秘法源水,一品煉製室業績能成為溪陽屋最高嗎?”李洛問道。

蔡薇聞言,思索了一下,道:“一品煉製室現在每個月出產一百五十瓶青碧靈水,如果不算各種成本的話,每年產量價值在九萬枚天量金,而三品煉製室每年的產量價值達到二十一萬枚天量金,一品煉製室想要追趕上來,除非產量翻倍,但以一品煉製室的成功率來看,似乎有些困難。”

“如果有足夠的這種秘法源水,一品煉製室產量翻倍不算太難!這種純度的秘

法源水,對於一品靈水奇光來說,實在是太大材小用,所以其煉製成功率也能提升許多。”顏靈卿肯定的說道。

李洛一拍手,笑道:“那不就解決了嗎?”

顏靈卿眨了眨美目,一時間有些失神,這個問題,似乎還真是就這樣給解決了?

怎麼會這麼簡單。

顏靈卿重重的吐了一口氣,其實不是簡單,而是因為李洛拿出了一個超出人正常思維的東西,畢竟,如果其他人知道他用這種純度的秘法源水來煉製一品靈水奇光的話,脾氣暴躁的恐怕都要指著他鼻子罵浪費東西了。

蔡薇與顏靈卿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的冇有問李洛這種秘法源水怎麼來的,在她們的猜測中,這多半是兩位府主留給李洛的秘密。

“看來少府主當真是我們洛嵐府的福將。”一旁的蔡薇掩唇嬌笑起來,漂亮的臉蛋上佈滿著歡欣之色。

“雖說這秘法源水的量有些少,但對於我們溪陽屋的一品靈水產量來說,其實暫時也算是足夠了。”

顏靈卿螓首微點,溪陽屋一個月也就產出一百五十瓶的一品青碧靈水,而李洛如果三天供應一次秘法源水的話,足以覆蓋所有的一品靈水。

“好了,不和你們說了,我要去忙了,爭取這幾天把第一批加強版的青碧靈水生產出來,先打響我們溪陽屋青碧靈水的名頭,挽救一下口碑。”顏靈卿將盛滿著深藍色秘法源水的水晶瓶緊緊的握住,就要開始趕人了。

李洛與蔡薇聞言隻得有些無奈的出了煉製室,旋即他見到蔡薇腳步突然加快,連忙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臂。

“蔡薇姐,你這是想要甩掉我?”李洛忿忿的道。

蔡薇無辜的看了他一眼,道:“少府主,你在說什麼呀,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蔡薇姐,我剛剛還在給溪陽屋出謀劃策,你可不能寒了功臣的心。”李洛看了看四周,然後低聲道:“我還要一批五品靈水奇光。”

蔡薇美目充滿著幽怨的盯著李洛,道:“少府主,你最近不到一個月,已經燒了七八十萬枚天量金了,這是洛嵐府在天蜀郡兩年多的利潤,你再這樣下去,姐姐真是要養不起你了。”

李洛有些尷尬,他這個燒錢速度是有點離譜,可是,他也冇辦法啊,他這後天之相就是個吞金獸,此時他隻能無比慶幸老爹老孃留下了一個洛嵐府的基業,不然他感覺五年封侯,可能真的隻能去夢裡找吧。

“這是最後一批五品靈水奇光了。”李洛保證道。

蔡薇聞言,遲疑了一下,最終輕咬銀牙:“好吧,那我就...再賣兩處產業吧。”

說出來蔡薇都感到一陣心酸,以她的才能,何時到過這種要靠售賣產業維持的地步,可冇辦法啊,誰遇上李洛這種無底洞,那也都是填不滿啊。

李洛乾笑著點頭,他其實冇說謊,如果接下來他的水光相順利提升到六品,他未來的確不需要五品靈水奇光了...

因為那時候,他要六品靈水奇光了。

但這話冇敢現在說,他怕蔡薇直接撂挑子不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