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三百九十三章陸蒼與陸藏當李洛翻開最後一頁檔案時,頓時有著兩張清晰的畫像映入眼簾,畫像下麵,則是諸多詳細的資料。

“陸蒼,一星院代表,上八品天陽蟒相,化相段第一變,藍淵聖學府對其格外重視,將其視為此次聖盃戰的重要角se,危險度:五星。”

“陸藏,一星院代表,上八品玄yin蟒相,化相段第一變,其與陸蒼乃是同胞兄弟,兩人天生相性契合,聯手實力暴漲,據情報所說,兩人在生紋段第五紋時曾聯手擊敗了一名化相段第三變的強敵,危險度:五星。”

李洛望著這兩段資料,麵se漸漸的變得凝重起來,這世界果真是無奇不有,他身懷後天雙相,而眼下這陸蒼,陸藏卻是天生雙相契合,這兩人若是分開倒還好,可若是聯手的話,當真是有些棘手。

不過此次一星院的代表名額隻有一位,想必這陸蒼與陸藏應該是隻能上一人,這樣一來,他們所具備的威脅倒是小了一些。

李洛端起旁邊白萌萌送來的茶壺斟了一杯,淺吟數口,目光卻始終停留在那兩張畫像上。

上麵是兩名模樣幾乎完全相同的少年,一人白衣,一人黑衣,一人麵帶溫暖笑容,一人yin沉冷漠,這種強烈的反差感,更是讓人感覺到一些淡淡的寒意。

李洛的直覺告訴他,這將會是兩個相當棘手的對手。

“其他的聖學府果然不可小覷,這僅僅隻是聖盃戰的一場門票賽而已,結果就能夠遇見如此棘手的強敵”李洛感歎一聲。

據說還有兩天的時間藍淵聖學府的代表團就會抵達聖玄星學府,如今莫說是學府內,幾乎整個大夏各方勢力,都在對此投來關注,甚至在那大夏城中,都已經有了諸多賭坊開出了各個盤口。

無數大夏人在為聖玄星學府助威,畢竟雖說這隻是兩座聖學府間的爭鬥,但以聖玄星學府在大夏中的特殊地位,它與大夏人早就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真讓得那藍淵聖學府在眼皮底下搶走了聖盃戰的門票,那簡直就是一場恥辱。

李洛將茶杯放了下來,他倒是冇有想太多,他隻是想著龐千源院長給他的任務,先不提那“龍骨聖盃”有冇有可能,但如果連門票都拿不到的話,談什麼“聖盃”簡直就是在搞笑。

不過門票賽七場戰鬥,一星院隻有一場,所以就算他被選為了一星院代表,也隻能決定一場的勝負而已。

但做好自己這邊的事情也足夠了,其他的問題,應該是學府高層去考慮的事情。

這般想著,李洛便是將資料丟在了一旁,繼續閉目享受著這難得的片刻悠閒時間。

第二日的時候,李洛被通知前往了一座訓練場。

在那裡他不僅見到了包括郗嬋導師在內的所有一星院紫輝導師,甚至還見到了難得露麵的素心副院長。

同時還有著秦逐鹿。

顯然,今天學府將會從他與秦逐鹿之間選擇出誰來作為一星院的代表。

隨著李洛的到來,素心副院長與其他幾位的一星院的紫輝導師做了一些交談,然後溫和的眸光便是投向了場中的李洛與秦逐鹿:“你們兩人都是這一屆一星院中最為優秀的學員,而明日藍淵聖學府的代表團將會抵達我們聖玄星學府,等他們休整一日後,聖盃戰門票賽就會正式開啟。”

“你們都很清楚聖盃戰對於我們聖玄星學府有多重要,這場門票賽,我們聖玄星學府是絕對不允許失敗的。”

“一星院雖然隻有一場戰鬥,但這一場也至關重要,所以我希望不論你們誰成為了一星院代表,都務必全力以赴。”

李洛與秦逐鹿皆是鄭重的點頭應下,他們兩個人也是身為聖玄星學府的一員,維護學府的榮譽與聲望,也是他們的責任。

“挑選代表的方式也很簡單,勝者為選,這是一星院幾位紫輝導師經過共同商議後的結果,所以”

素心副院長微笑道:“今日你們這場比試的勝者,將會成為一星院代表。”

對於這個方式,李洛並不感到意外,畢竟這是最公平的一種。

兩人點頭應下,便是走入場中。

秦逐鹿的神情從剛纔開始就顯得極其的亢奮,他雙目中的戰意幾乎是要滿溢位來,他火熱的看著李洛:“李洛,這一天我終於等到了。”

李洛笑道:“其實在剛進入學府那段時間,你有很多機會可以打敗我。”

那時候的他,的確是要落後於秦逐鹿的,那時候雙方若是交手,李洛自詡勝算不會高。

秦逐鹿搖搖頭,道:“我不在乎勝敗,我更想要一個可以讓我酣暢淋漓打一場的對手。”

“那時候的你,不行。”

秦逐鹿盯著李洛的眼神愈發熾熱:“而現在的你,可以!”

對於如今李洛的實力有多強,其實與他多次聯手的秦逐鹿自然是很清楚,甚至他自己都知道,這場比試,他或許並冇有太多的勝算,但他並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一場與李洛之間真正毫不留手的戰鬥。

李洛微微一笑,他手掌抹過空間球,雙刀自手中閃現而出,他挽出了兩朵刀花,神se漸漸的變得鄭重:“來吧,秦逐鹿,今天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滿足的。”

秦逐鹿咧嘴笑起來,雙目漸漸的赤紅,身軀上有著金se虎紋開始蔓延,一股凶煞之氣,陡然爆發。

轟!

下一瞬,有兩道狂暴雄厚的相力於訓練場中轟然爆發。

半個時辰後。

訓練場的大門緩緩的開啟。

訓練場外早已等待了不少聞風而來的學員,他們皆是翹首以盼,因為他們都知道,一星院的代表人選,將會在今日決出。

而在那些好奇的目光下,兩道身影自場中緩步走了出來。

當先一人,便是那異常出彩醒目的李洛,銀灰se的頭髮配著那帥氣的容顏總是讓人第一時間將他鎖定,而此時的李洛,身軀上的衣衫有些破碎,但這並不能遮掩住那眉宇間的奕奕神采。

李洛身後,便是身軀魁梧的秦逐鹿,他看上去比李洛要狼狽不少,身軀上甚至出現了一道道的血痕,不過他的神情,同樣冇有什麼挫敗,反而是有著一種從未有過的滿足感。

在那眾目睽睽下,秦逐鹿取出了一枚暗青se的戒指,戒指似是青木所製,其上銘刻著聖玄星學府的徽紋。

嘩!

當看見這枚暗青se的戒指時,場外便是爆發出了一些嘩然聲,因為他們都認出了此物,這正是門票賽代表資格的憑證,據說此前薑青娥,祝煊那些人都已經拿到了。

顯然,這是一個儀式。

在那諸多目光下,秦逐鹿將戒指遞給了李洛。

李洛則是接過,將其戴在了一根手指上,然後將手臂舉了起來。

陽光下,暗青se的戒指閃爍著光澤,引人注目。

而場外,經過一些遲滯後,便是有著如雷鳴般的歡呼聲響徹起來。

至此,聖玄星學府最後一名門票賽代表,也算是徹底落定。

一星院代表,李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