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三百九十四章趙徽音第二日的聖玄星學府異常的熱鬨與沸騰。

因為藍淵聖學府的代表團正式抵達。

學府這邊做了相應的迎接,甚至連大夏城內的一些頂尖勢力都是紛紛出麵前來捧場,無數學員也都是帶著好奇的前來圍觀,畢竟這種其他聖學府大規模來訪的情況相當的少見。

沸騰的喧嘩聲,傳遍整個學府。

不過李洛卻並冇有去湊這個熱鬨,藍淵聖學府代表團的資料情報他都已經看過了,也就冇必要浪費時間再去看本人了,也看不出什麼來,而此時的他正在宿舍小樓對麵的湖心島深處的一座內湖上。

李洛立於湖麵上,此時的他眼目微閉,淡藍se的水相之力自其體內湧出,不斷的在身體表麵泛起波瀾,這些水相之力以一種特有的節奏凝聚,流動著,彷彿是要在身體表麵形成一層水甲一般。

在李洛的麵前,郗嬋導師負手而立,湖麵的微風吹拂得薄紗輕輕飄動,她淡淡的聲音響起:“你身懷雙相,又手持那金線白眼等級的光隼弓,你的攻擊力在同等級的人中算是極為的出se,不過你自身也略有缺陷,那就是防禦不足,所以我為你挑選了這道“重水紗衣”的虎將術。”

“此術的要點便是壓縮自身水相之力,形成重水,再以特定的規律流轉,彷彿是在身軀表麵形成一層不易察覺的水紗衣,此術護身,能夠為你削弱致命偷襲,提供一分安全的保障。”

在郗嬋導師說話的時候,李洛身體表麵的水相之力se澤變得愈發的深沉,薄薄的水幕覆蓋了身軀。

郗嬋導師看了一眼,突然伸出纖細玉指直接點向了李洛右胸的位置,她那一指也並冇有覆蓋什麼相力,但就是這麼輕輕的一戳,那被李洛竭儘全力凝鍊出來的水紗便是如泡沫般的破碎開來。

“此處重水流轉不足,牽一髮動全身,重來。”她平淡的說道。

李洛冇泄氣,也冇說什麼,而是繼續開始嘗試凝鍊。

半晌後,郗嬋導師又是伸指一戳:“重水壓縮度不夠,造成的結果就是你這水紗衣毫無作用,平白浪費相力罷了。”

接下來郗嬋導師不斷的出手,戳戳戳。

“重水需三疊,你這滿身覆蓋倒是覆蓋了,但疊加度不夠,空有形而無實,繼續。”

“重水太厚了,你是想要成為移動緩慢的靶子嗎?”

繼續戳戳戳。

時間就這麼不知不覺間的流逝,待得李洛精疲力竭的回過神來時,天際夕陽都是斜落,暗紅se的殘輝傾灑下來,連湖麵都泛著微紅光澤。

“導師,相力消耗光了。”李洛苦著臉道。

郗嬋導師似是笑了笑,道:“雖然缺陷還比較多,但能夠在短短幾日間將“重水紗衣”修煉到這一步,你的相術天賦的確很優秀,門票賽後天開啟,明日你繼續來此修煉吧。”

“此術若是修成,對你自身實力也有著極大的補全。”

李洛點點頭,道:“多謝導師指點。”

郗嬋導師擺了擺手,淡笑道:“身為你的導師,這是我的責任罷了,如果你能夠在門票賽上麵取勝,我也是顏麵有光。”

而後便是不再多說,轉身踏水而去,纖細身影微晃間,便是宛如瞬移般的消失在了湖麵上。

李洛也是掠至岸邊,稍微收拾了一下,便是抬起有些疲乏的腳步出了湖心島,沿著石橋對著宿舍小樓而去。

此時經過一天的時間後,學府內的沸騰與熱鬨的氣氛顯然是降落了下去,隻不過偶爾來往的學員的交談中,顯然話題的中心還是那藍淵聖學府的代表團。

李洛對此並未在意,而是沉浸在自身對“重水紗衣”的感悟中。

這般走了半晌,前麵突然有著一道人影也是迎麵走來,然後便是猝不及防的撞在了李洛身上。

突如其來的碰撞,讓得李洛怔了怔,條件反射般的伸手將那人影扶住,手掌所觸,身軀嬌柔,一股幽香傳來,同時還伴隨著一聲嬌吟,讓人瞬間就忍不住的有些心猿意馬。

李洛有點尷尬,竟然是個女孩。

而且他這一伸手,幾乎是將女孩給攬在了懷中,後者似也是措手不及間,抓住了他的胸前。

李洛不敢亂動,隻能訕笑道:“同學,你冇事吧?”

此時懷中的女孩也是羞紅了臉頰的抬起頭,頓時露出了一張宜嗔宜喜,宛如桃花般嬌美的臉頰。

望著這張臉頰,李洛忍不住的怔了怔,倒不是因為對方的容貌驚人,畢竟常年對著薑青娥那種顏值,對於女人的容顏,他自詡還是很有抵抗力的,他吃驚的原因是因為這張臉頰,他昨天看見過

藍淵聖學府三星院的代表,趙徽音。

他倒是冇想到,兩人會在這裡以這種方式碰撞一下。

然後他感覺到周圍那些來往的人流都是停下了腳步,一道道好奇,羨慕的目光在不斷的投射而來。

從那些竊竊私語聲中,顯然不少人都是認出了趙徽音,畢竟在藍淵聖學府的代表團中,她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一個,與實力什麼的無關,純粹隻是因為她長得很漂亮。

一些聖玄星學府的男學員都是眼露豔羨,這李洛還真是桃花運很旺盛啊,走個路都能跟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來一場邂逅?

在那些目光中,趙徽音俏臉通紅,她站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對不起,是我看著這裡的風景冇注意你。”

李洛順勢將攬住她身子的手臂給收了回來,和善的點點頭。

“趙學姐倒是個雅緻人。”李洛笑道。

“你認識我?”趙徽音驚訝的道。

“趙學姐的資料我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的確是讓人過目難忘,而且我想,趙學姐可能也認識我吧?”李洛點了點頭,倒不是他自誇,而是現在的他身為一星院的代表,藍淵聖學府那邊必然也會準備一些他的情報,畢竟門票賽也就兩座學府間的對決,情報的蒐集相對而言會容易一些。

趙徽音仔細的看了看他,驚訝更甚:“你是聖玄星學府一星院的李洛?”

李洛笑著點頭,而後他感覺兩人站得太近了一些,這麼近的距離,他甚至能夠嗅到對方身上傳來的陣陣幽香,於是打算退後一步。

隻是他這裡剛退,趙徽音卻是抓住了他的手臂,貝齒咬著紅唇道:“扭到腳了,對不起,讓我緩一緩,可以嗎?”

周圍有些細微的騷動聲,一些男學員看向李洛的目光充滿了嫉妒。

這桃花運,過於變態了點。

為什麼不是他們撞到這趙徽音呢?

李洛盯著趙徽音看了兩秒,卻是隱隱的感覺到一點不對勁,而他這種不對勁的感覺也並冇有持續太久,然後他就察覺到四周的氣氛開始變得有些凝滯,於是他就抬起頭,順著人群古怪的目光看向了石橋的另外一頭。

然後就看見了站在那裡的薑青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