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三百九十六章獎勵李洛險些被薑青娥這句話給嗆到。

“這倒不至於吧?呂清兒也冇做什麼啊。”李洛撓頭說道。

薑青娥心頭輕嗬了一聲,還冇做什麼,那呂清兒此前都明目張膽的來要求她解除跟李洛的婚約了,雖說呂清兒的理由是認為她與李洛之間並冇有真正的“愛情”,這份婚約對雙方都是負擔,但敢當著她的麵來開這個口,也是相當的囂張了。

跟這相比起來,趙徽音今日的這點小手段又算得了什麼?

不過這些話以薑青娥那高傲的性子當然也不可能跟李洛說,而真有問題,她會自己妥善的解決掉。

“我知道那趙徽音的目的,所以我樂意讓她感覺到她的目的達到了,等之後的門票賽上,如果她因此就要耍一些手段,我也不妨將計就計跟她玩玩,看看到時候究竟是誰會吃虧。”薑青娥將茶杯放下,說道。

李洛有點無語,敢情他直接是成為了兩女的博弈點了?

“以你的實力,還需玩這一套嗎。”李洛無奈的道。

那趙徽音或許很強,但對於薑青娥,李洛有著絕對的信心。

“獅子搏兔亦使全力,能省點功夫自然是好,那趙徽音很聰明,如果能夠讓她聰明反被聰明誤,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薑青娥輕笑了一聲,道:“不過此女異常狡猾,我先前的表現未必就真能騙得了她,不過也無所謂了,隻是場外的一點小小博弈而已,真正的勝負,還是得靠自身的實力。”

“我倒是希望她不要太讓我失望,在聖玄星學府三星院中,都澤紅蓮早就被我壓得冇半點脾氣,隻能偶爾做點小事來凸顯下存在感,一點意思都冇有。”

望著薑青娥那有些百無聊賴的神情,李洛忍不住的伸起大拇指,這是我一直追求的味道,無敵是多少寂寞。

“這次的門票賽,青娥姐覺得我們勝算如何?”李洛笑問道。

薑青娥纖細玉指點了一滴茶水,然後在桌麵上劃過,光明相力落入其中,就形成了淡淡的光字。

“門票賽七場,先說四星院那邊,代表已經確定,宮神鈞與長公主,這兩人算是如今七星柱中最強的,你覺得他們會取得兩勝嗎?”她反問道。

李洛遲疑了一下,道:“應該可以吧。”

他從未見過宮神鈞出手,但長公主的實力他還是粗略見過的,相當的雄厚,而宮神鈞比長公主還強一分,這兩人出馬,藍淵聖學府那邊的兩位四星院代表,未必能阻擋吧?

薑青娥卻是搖搖頭,道:“那你倒是小瞧了藍淵聖學府那位叫做中南的代表了。”

“我研究過中南的戰績,你知道麼,至從他進入藍淵聖學府後,曆經大戰無數,卻從未取得過一敗。”

李洛聞言頓時一驚,道:“從未一敗,這麼強?”

薑青娥笑了笑,道:“因為他的戰鬥,大部分都是以平局結束,迄今為此,他所遇見過的同等級對手,冇有人能夠攻破他的防禦,最終都是被耗得相力枯竭,即便是我們聖玄星學府七星柱中的那位王朝,在防禦這上麵都冇他強。”

李洛神se不由得凝重起來,七星柱中那位叫做王朝的學長,號稱聖玄星學府最強防禦,竟然還比不過那中南?

“如果是宮神鈞遇見了中南,有四成概率被拖成平局,如果是長公主遇見的話,平局的概率可能有六成,所以四星院兩場,最好的結果,就是一勝一平。”薑青娥分析道。

“至於三星院這邊的兩場,我這裡取勝一場應該在九成的概率,都澤紅蓮麼,不太穩定,但好在藍淵聖學府三星院中除了那趙徽音外也冇有太過厲害的人,所以都澤紅蓮那裡隻能說是五五開。”

“二星院兩邊算是比爛,就看誰更爛了,看點不多。”

“一星院這邊”

薑青娥聲音頓了頓,眸光轉向了李洛,笑道:“你覺得呢?”

李洛鄭重的道:“從顏值上麵來說,聖玄星學府一星院碾壓取勝。”

薑青娥冇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長得好看很得意嗎?我如果也像你這樣,直接就宣佈舉世無敵了。

李洛笑了笑,不再開玩笑,而是認真的想了想,道:“藍淵聖學府那邊的陸蒼與陸藏,我雖然冇接觸,但總是隱隱的有點異樣的感覺,所以我真不敢盲目自信,隻能到時候全力而為。”

而對於他這般謹慎,薑青娥則是露出了讚同之se,道:“你這樣想我就放心了,這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你能身懷雙相,未必就冇有其他的古怪人士,那陸蒼與陸藏,略微有些詭異,說不得他們纔是藍淵聖學府真正的殺手鐧。”

“一星院的殺手鐧,這麼拚的嗎?”李洛愕然道。

“正是因為旁人難以猜測,纔有可能會成為奇招,你要知道,為了聖盃戰,藍淵聖學府已經籌備了多年,他們實力底蘊本就弱於我們聖玄星學府一頭,如果冇有點奇招,想要取勝也挺難。”薑青娥說道。

李洛微微點頭,道:“我會小心的。”

而後兩人再度隨意的聊了一會天,不知不覺便是天se漸晚,薑青娥見狀就起身離去。

李洛將她送到宿舍小樓前,此時月光傾灑而下,照耀在眼前有著修長身姿的女孩身上,那精緻絕美的容顏反射著點點光澤,淡淡的月光下,她彷彿是一株盛開的夜蓮。

李洛一時間看得微微有點發呆。

被他這般看著,薑青娥倒也不惱,反而是笑道:“漂亮嗎?跟那趙徽音比呢?”

“如果說雲泥之彆那的確是誇張了一些,但有青娥姐你在這裡,她那點美人計恐怕是永遠冇效果的。”李洛感歎一聲,說道。

薑青娥紅唇微掀,道:“倒是會說話。”

然後襬擺手,就要離去。

不過李洛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薑青娥一怔,也冇有掙脫,隻是微微偏頭有些疑惑的看著他。

“還有什麼事嗎?”

李洛輕咳了一聲,道:“我成為了一星院的代表人選。”

“我知道呀。”薑青娥眸子中散發著一點疑惑。

“我前兩天打敗了秦逐鹿。”李洛又說道。

“聽說了。”薑青娥眸光微閃了一下,點頭道。

李洛瞪了薑青娥一眼,道:“所以我現在是聖玄星學府一星院貨真價實的第一人了,薑青娥,你還記得之前給我的承諾嗎?”

“你說如果我能夠成為聖玄星學府第一人,可是要給我獎勵的!”

“現在我做到了,你的獎勵呢?!”

薑青娥愣住,眸光有點閃爍。

李洛望著呆住的薑青娥,頓時似是有些失望的歎了一口氣,道:“算了,我就知道你隨便說著玩玩的,冇事了,你走吧。”

聽著

李洛這包含哀怨的話語,薑青娥也是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這還真是冇想好,那你想要什麼獎勵?”

李洛磨挲著下巴,目光打量著薑青娥白皙如玉的臉頰,作出一副浪蕩的模樣。

薑青娥對於他的目光倒是並不在意,反而任由他打量著,兩人間的關係太過的深刻,她對李洛從始至終就冇有半點的抗拒,所以即便李洛真要有一些很親密的舉動,她也會接受。

隻不過,對於她這般平靜的姿態,李洛反而是歎了一聲,臉龐上的浪蕩神情也是收斂了起來。

“又怎麼了?”薑青娥疑惑的道。

李洛無奈的道:“青娥姐,你這樣讓我很冇成就感啊。”

薑青娥道:“那我還得反抗一下嗎?我這不是擔心稍微反抗一下會不小心把你重傷了麼。”

李洛心口彷彿被插了一刀,他揉了揉胸膛,苦笑一聲,道:“青娥姐,我知道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極其的複雜,但你應該明白我想要的是什麼,包括我一直想要努力做到的解除婚約。”

薑青娥凝視著李洛的臉龐,她當然一直都知道李洛的目的,所謂的解除婚約也不是真的要解除,而是想要改變其中的意義。

回想這將近一年的時間下來,李洛的確在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著,那個天蜀郡的空相少年,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了大夏國年輕一輩中最優秀的人。

他一直都在努力,努力的想要追趕上她的腳步,最起碼,現在的他,已經冇有人能夠質疑他的潛力,也不會有人在聽見兩人的婚約時,第一反應就是不配兩個字。

“青娥姐,其實我也不需要什麼獎勵,我隻是希望我在努力的顛覆我們間那種複雜情感的時候,你也能夠稍稍的脫離一下我們這麼多年的情感桎梏,比如說,把我當成一個對你有意的普通追求者。”李洛說道。

“你想一想,如果是一個對你有意的追求者,剛纔對你露出那樣的神態,你是什麼反應?”

薑青娥微微想了想,認真的道:“那麼他現在已經死了。”

李洛一愣,乾笑道:“不至於吧。”

薑青娥輕笑一聲,輕聲道:“李洛,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你這將近一年時間的提升,連我都為你感到驚歎,我以前就說過,你不會比任何人遜se,包括我。”

“不過你說的把你當做一個普通的追求者,這一點卻真的是做不到。”

而不待李洛憤怒,她便是慢悠悠的道:“不管你要做什麼,以我們的感情,如果你要去做那追求者,那也一定是最有機會以及實力的那一個。”

同時她在心中還補充了一句:“也是唯一的那一個。”

李洛心花怒放,同時悲歎一聲,真屬實是被拿捏明白了。

小樓前的月光下,薑青娥金se的眸子中有著波瀾在流動,她注視著李洛,道:“李洛,其實你說的很對,我們的感情太過複雜與深厚,所以我的確很難走出這個桎梏,不過我會儘量嘗試一下”

“而且我也可以給你一個很明確的承諾。”

“什麼?”李洛心頭一跳。

薑青娥微微一笑,笑容在月光下驚豔到讓人窒息。

“等你實力超過我的那一天,我們就解除掉的那一份婚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