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三百九十七章大佬雲集萬眾期待的門票賽如約而至。

這一日的聖玄星學府幾乎是成為了整個大夏的關注熱點,大夏城內諸多勢力紛紛出動,憑藉著各種關係獲得了觀戰位置,而大夏國內的其他勢力,無法來到現場,則是隻能在一些城市中的特定地點處,藉助著相具投影,才能夠看見一些聖玄星學府內的戰況。

可以說,這場門票賽,此時無數大夏人都在翹首以待,如此影響力,實屬罕見。

而學府內的氣氛早在第一縷晨輝刺破雲層傾灑下來時就直接沸騰起來,喧囂活躍的聲浪一**的擴散,直衝雲霄。

門票賽的地點定在了學府後山,此處群山聳立,而無數看台的位置則是開辟於山崖上,一層層的石梯對著上下延展開來,目光俯視下去,便是能夠見到群山下的那片戰場。

冇有特定的擂台,而是各種不同的地形,有山林,也有湖泊,還有著泥沼地之類。

當李洛,白萌萌,辛符三人來到此處時,隻見得那一層層的看台上早已是人聲鼎沸,無數的人影彙聚在其中,沸騰聲將這平日裡顯得寧靜的山脈儘數的籠罩。

“李洛!”

入口的地方,李洛突然聽見了熟悉的聲音,順著聲音看去,便是見到呂清兒俏麗的身影,後者正對著他招手,而在她的身旁,竟然還站著魚紅溪,一身紅裙明豔動人,充滿著風韻。

不過讓李洛意外的倒不是魚紅溪,而是除了這母女外,他們周圍還站著一群氣勢不俗的身影。

魚紅溪右側,是之前見過的極炎府府主祝青火,他身後就是祝煊。

都澤紅蓮姐弟也在,隻不過讓李洛在意的是他們身前的一名中年男子,其一身黑衣,麵se有些冷漠,略顯yin翳的眼神讓人有些不適,他負手而立,自有一股若有若無的厚重壓迫感散發出來。

李洛此前雖然未曾見過此人,但卻瞬間將他的身份給認了出來。

都澤府府主,都澤閻。

司秋穎的身影也在人群中,在她身前是一名金袍男子,其年歲跟都澤閻等人相差不多,但模樣卻是要顯得儒雅許多,此人李洛倒是有點印象,應該就是金雀府的府主,司擎。

謔,眼前一群人,都是大夏中頂尖勢力的大佬,五大府中,出來了

三位府主,可見此次聖玄星學府的門票賽有多引人注目。

原本這些大佬都是在互相交談,而呂清兒的招呼聲,也是讓得他們聲音一頓,然後各有些不同的目光,就投向了那對著這邊走來的少年。

迎著這些各方大佬的視線,李洛也冇有顯露什麼懼se,畢竟好歹他也是洛嵐府的少府主,雖說實力跟對方冇法比,但在府主缺席的情況下,他就是代府主,所以怎麼也不能給洛嵐府丟臉。

而望著麵se如常而來的李洛,在場的三位府主眼神都是有著一點細微的變化,因為眼前少年的模樣,能夠清晰的看出那兩人的影子。

一想到那兩個人他們的眼瞳都是忍不住的微縮了一下。

當初那李太玄與澹台嵐在時,整個大夏的封侯境彷彿都是在他們的壓製之下。

“魚會長,三位府主。”在他們細微的失神間,李洛已是走上來,而後麵露笑容的打著招呼。

極炎府府主祝青火注視著李洛,笑道:“李洛侄兒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就成為了聖玄星學府一星院的第一人,看來要不了多久,洛嵐府便又是要一龍一鳳齊聚了,嗬嗬,這讓我想起了當年的李太玄與澹台嵐,洛嵐府真是氣運雄厚啊。”

他這話說出來,讓得都澤府的都澤閻眼神微微一寒,洛嵐府的衰敗他們其他幾府算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他們恐怕是最不樂意見到洛嵐府再度的崛起,如果到時候洛嵐府真的再出了一個李太玄與澹台嵐,難不成又繼續被壓製多年嗎?

李洛也是看了祝青火一眼,他如何察覺不出對方言語間蘊含的惡意,這顯然是要將洛嵐府架上去烤,雖說洛嵐府已經被各方盯上,但祝青火這話無疑是想要再加一把火。

真是個yin險的老狗。

“祝青火你倒是想得真遠,現在李洛才隻是相師境,我看你是當年被李太玄打出心理yin影了吧?”而此時司秋穎身前的司擎府主笑著開口說道。

祝青火聞言,麵se變了變,冷笑道:“說得你冇被澹台嵐打一樣。”

“技不如人也冇辦法。”司擎笑道。

李洛神se平靜,既冇有因為祝青火的挑撥而動怒,也冇有因為司擎的出聲援助而感動,五大府間的關係複雜,洛嵐府如今的境地,其他幾府都算是摻和

過一腳,金雀府的關係的確要更友好一點,但更多也隻是因為利益,金雀府需要一個洛嵐府來吸引極炎府與都澤府的火力。

如果因此就對金雀府心懷感激那也實在太幼稚了一些。

“行了,李太玄和澹台嵐可未必就死了呢。”此時,魚紅溪淡淡的開口,製止了三位府主間的暗流湧動。

而她這個句話的殺傷力實在不小,當即氣氛就出現了片刻的凝滯,祝青火,都澤閻眼神明顯的變幻了一下,最終也就冇了什麼興趣,因為所有人都很明白,洛嵐府能夠在這些年苟延殘喘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這一點。

那兩人的可怕他們最清楚不過了,王侯戰場固然恐怖,可若是這兩人能夠走出來,那麼大夏必然會迎來一場巨大的震動。

另外,他們對魚紅溪的出言解圍也感到有些詫異,以前的魚紅溪對洛嵐府可是相當的冷淡,雙方也並冇有多少的來往,怎麼自從這李洛來到大夏城後,雙方的走動就變得多了一些呢?

是因為呂清兒嗎?

不過魚紅溪開了口,他們自然也就不便多說,然後也冇了停留此處的興致,紛紛對著場內而去。

等他們都走了,魚紅溪方纔看向李洛,道:“李洛,你的成長很驚人,不過想要保護洛嵐府,這還不夠。”

李洛點點頭,笑道:“我知道,不過我會努力的。”

魚紅溪淡淡的道:“跟李太玄比起來,你就是太內斂了一些,或許這是因為你當初空相的原因,所以喜歡收斂鋒芒,但當你到了大夏城的那一刻,你就躲不了了,而既然躲不了,那就還是將你的鋒芒全部顯露出來吧。”

“另外,薑青娥雖然天賦驚人,但我卻覺得你並不弱於她,所以努把力吧,你洛嵐府總是女強男弱,好歹在你這裡也換個位吧?”

說完,她也是徑直離去。

呂清兒對著李洛露出鼓勵笑容:“李洛,今天加油!”

然後追上魚紅溪去了。

李洛望著魚紅溪離去的方向,麵se有點古怪。

這魚紅溪,像是在幫他,怎麼感覺又像是在挑撥他跟薑青娥的關係呢。

這女人啊,真是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