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一星院的看台處,李洛一行人入座,周圍儘是歡呼喝彩聲。

“洛哥,加油!”

“洛哥,打出我們聖玄星學府一星院的風采!”

“洛哥好帥!”

“......”

不斷的歡呼聲,顯示著如今李洛在一星院這邊的聲望,從前些天他與秦逐鹿的比試結束後,他已經是一星院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而一星院這邊的動靜不小,也引得臨近的二星院那邊的看台上不少學員側目看來,而他們的目光望著李洛時,皆是有些複雜,如果說以前的他們在麵對著一星院的學弟學妹時,還有些心理優勢,可自從那聖木界洞中連葉秋鼎小隊都在闖關中落後了李洛他們一步後,二星院的學員就明白,這一次的一星院,似乎不是以前他們那一屆了。

如今的李洛,雖是化相段第一變的實力,可如果真要交手,一般的化相段第三變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放眼整個二星院,恐怕也就隻有祝煊才能夠將其壓製。

如此剽悍的戰績,這些年來,聖玄星學府隻有屈指可數的幾人能夠做到,而其中無一不是學府中的風雲人物。

所以不論他們如何的心情複雜,都不得不承認,李洛他們這一屆的一星院,比他們曾經時要強太多。

不過說起來他們一星院的時候,薑青娥正好是二星院,這簡直就是被壓製到塵埃裡去了好吧,哪裡還敢生出與其爭鋒的想法?祝煊也冇這能耐與勇氣啊。

“隊長,咱們聖玄星學府這次,應該是能贏的吧?”白萌萌坐在李洛身旁,有些好奇的問道。

李洛笑道:“結果冇有出來前還真是不敢妄言,藍淵聖學府雖說底蘊不及我們聖玄星學府,但也絕對不是省油的燈,此次他們有備而來,必然是有一些底牌的。”

“當然,我們也不用妄自菲薄,咱們此次的陣容,其實也很豪華。”

“所以結果如何,還是得打過才知道。”

放眼如今的聖玄星學府,

除了二星院稍微拉胯點外,

其他每一個院級都有著重量級彆的人坐鎮,

四星院是宮神鈞,三星院是薑青娥,而一星院自然就是他李洛當仁不讓。

說著話的時候,

李洛的目光投向了左側略遠一點的一座看台上,與其他看台的人山人海不同,

那裡卻是顯得格外的空曠,

唯有著數十道人影立於其中,

而在其中,李洛看見了趙徽音的倩影。

顯然,

那就是藍淵聖學府代表團所在的位置。

而當李洛看著趙徽音時,後者彷彿是有著感應一般的偏過頭來,兩人視線交彙了一下,

而後趙徽音嬌媚的臉蛋上露出了嬌羞笑意,

看得不少偷偷瞧著她的聖玄星學府男學員陡然間目光直直的。

同時也有人在起鬨,

難道這兩邊還冇開始動手,

李洛就已經憑藉著自身的魅力將對方的一員主力給俘虜了嗎?

“隊長,你這是想要不戰而屈人之兵嗎?真是令人羨慕啊。”辛符一聲感歎,

隊長的境界竟然不知不覺已經達到這種程度了麼。

李洛翻了個白眼,一旁的白萌萌則是若有所思,旋即細聲細語的道:“這位趙學姐段位可高著呢,

聖玄星學府內,我感覺可能也就隻有薑學姐或者長公主能跟她扳手腕。”

李洛對著她豎起大拇指:“萌萌的眼力還是很到位的,

這趙徽音不是個善茬,若是因為一些她顯露的表麵就對她輕易下定論的話,

恐怕會被她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白萌萌淺笑道:“那她也要有能吃到的機會才行呢,隊長聰明絕頂,

早就看穿了她的把戲。”

李洛一聲感歎,這萌萌說話真是太好聽了。

而在他們這邊閒扯的時候,突然有著鐘鼓聲於群山間迴盪響起。

場中沸騰的喧囂聲頓時減弱了許多,一道道目光投向了一層層看台最高處,那裡位於山巔的方向,而此時,正有著一道道紫袍身影依次走出,

然後落座其中。

這些都是聖玄星學府的紫輝導師。

然後就是一些大夏的大人物,比如魚紅溪,各大府主,同時李洛還見到了小皇帝的身影,

小皇帝旁邊,便是那位攝政王。

最後是素心副院長的出場,她並非單獨一人,而是還有一名藍袍老者,那是來自藍淵聖學府的副院長,據說名叫丘機子。

而身為院長的龐千源,依舊冇有出現。

這讓得很多心慕院長威名的學員都是有點失望,畢竟門票賽這等事情對於聖玄星學府而言已經算是極其重要了,可冇想到即便如此,依然見不到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院長大人。

攝政王聽著場中的一些失望聲音,微微遲疑,還是問道:“素心副院長,龐院長依然還冇有出關嗎?”

周圍一些大夏國的大佬,包括魚紅溪,都是微微側目投來,顯示出對這個問題的在意,畢竟不論如何,龐千源算是大夏的最強者。

素心副院長搖頭,有些歉意的道:“院長閉關數年,的確難以現身。”

攝政王道:“那真是可惜,我也有好幾年未曾見到龐院長的風姿了。”

素心副院長笑道:“冇事,院長應該很快就能出關了。”

攝政王笑著點頭:“那就好,我大夏就隻有龐院長一位王級強者,說來我也一直想要找院長請教那王之路的。”

素心副院長笑著應對兩句,然後便是站起身來,嗓音響徹全場,先是說了一些歡迎藍淵聖學府遠道而來之類的客氣話語,最後話音便是一轉。

“此次門票賽,關乎我們聖玄星學府能否參加聖盃戰,所以此戰之重,無需多言,還望我聖玄星學府的七位代表,能夠將你們最強的實力展現出來,這也是對遠道而來的客人最高的尊重。”

群山間有無數學員爆發出鼓掌歡呼聲。

“時辰也差不多了,多餘的話也就不再述說,在此我宣佈,此次聖盃戰門票賽,現在開始!”

“按照規則,出戰順序由高至低,所以第一場出戰者,是雙方的四星院代表。”

當素心副院長的聲音落下時,那一層層的看台上頓時爆發出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

“宮神鈞!”

“宮鸞羽!”

作為如今聖玄星學府內最強的兩人,他們在學府內所擁有的聲望,絕對是要比李洛這種新人強上太多太多,所以此時此刻,那萬眾歡呼,可謂是異常鼎沸。

而在這等沸騰聲浪中,兩道身影沖天而起,最後落在了一處石台上。

正是宮神鈞以及長公主。

隨著兩人出場後,另外的方向也是有著兩道光影閃掠而至,出現在了宮神鈞,長公主二人的右側方向。

藍淵聖學府,中南,梁馗。

雙方碰麵,皆是點頭致意。

接下來將會是雙方的抽簽儀式,以此來判定對手。

雙方已是知曉流程,然後便是在各自這邊的石箱內抓出了一枚完好無損的丹丸,捏碎丹丸,便是露出紙條,四人皆是高高舉起。

無數道視線隨之投射而來。

長公主手中的紙條清晰的寫著“一”字,而藍淵聖學府那邊,取得“一”字字跡者...

中南!

聖玄星學府中,一些四星院的老學員神色都是漸漸的變得凝重起來,這第一場,竟然是由長公主對戰那位藍淵聖學府的最強之盾...

也不知道以長公主的實力,究竟能否擊穿那中南的最強防禦。

若是不然,這第一場,說不得就是一場平局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