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零一章青火焚龜唳!

伴隨著長公主聲音落下,其腳下的青鸞突然仰天長鳴,音波彷彿是颶風般的橫掃,而後隻見得有青se火焰從其鳥嘴處噴射而出,鋪天蓋地的對著中南所在的區域滾滾而去。

那般青火極為的奇特,其內彷彿是蘊含著風一般,風火相疊,剛一出現,便是以驚人的速度變得狂暴起來,而火焰一落地,連綿的林海頓時開始被不斷的焚滅。

整個群山間的溫度節節攀升。

而中南則是瞬間處於青se火海之中。

他的麵se同樣是在此時變得極其凝重起來,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那青se火焰的霸道與厲害,顯然,這是長公主專門為了剋製他而準備的一道秘術,火焰焚燒,若是速度快的人還能伺機躲避,而他擅長防禦,就隻能硬抗,可這種硬抗需要極為頑強的意誌。

隻是

頑強的意誌,他並不缺。

中南雙手合攏,眼目緩緩的閉上,下一瞬,隻見得有一道灰白se的相力光圈自其腳下的陡然擴散開來,而光圈所過處,一切的物質都是迅速的化為了灰白se彩,樹木,枯葉,儘數被岩化。

以中南為中心,附近數百米內的區域,彷彿儘數的形成了一片岩區。

轟轟!

此時有青火從天而降,猶如是青se隕石般,砸向中南所在。

中南立於原地不動,嘴唇微微蠕動,似是有低聲傳出。

“不動玄武。”

那從他體內散發而出灰白光圈愈發的明亮,而後周圍那些被岩化的物質竟是在此時開始粉碎,無數灰白的岩粉升騰而起並且開始彙聚。

短短十數息後,所有人都是看見,一頭約莫數十米長高的灰白巨龜於中南身軀之外凝聚成形。

巨龜靜默匍匐,龜目垂下,龜殼斑駁,滄桑而古老。

青火從天而降,重重的砸在了龜身上,頓時大地震動,青火將灰白巨龜團團環繞,恐怖的高溫散發出來,連地麵都開始枯裂。

而灰白巨龜則是匍匐於火海間,紋絲不動,任由那霸道火焰不斷的炙烤,侵蝕。

看台上,諸多學員皆是麵露震撼的望著這一幕,此時那一片遼闊的林海已被點燃,直接是化為一片青se火海,而在那火海中央,一座灰白

巨龜匍匐不動,那這一幕,委實得是有著不小的衝擊力。

李洛同樣算是震撼中的一員。

“這就是天罡將階的實力嗎?”他麵se凝重,不論是長公主那舉手投足間的漫天火海,還是中南那灰白巨龜,這其中所展現出來的力量讓得此時的他當真是望塵莫及。

這遠不是身為相師境的他所能夠觸及的層次。

不過他也並未妄自菲薄,天罡將階雖然還有些遠,但對自身有著自信,三年時間,天將起步。

因為三年時間他達不到天罡將階,那他基本就涼了。

“隊長,那中南能承受得住嗎?”白萌萌小聲的問道,她的目光緊緊的望著下方的火海,即便是隔著如此遠的距離,那股高溫依舊是在蔓延而來,讓得人感到分外的不適。

她的言語間,竟是有著一點同情中南,這倒並非是她投敵了,而是眼前這一幕,實在是有點衝擊力。

火海洶湧,巨龜匍匐。

而能夠承受如此烈火炙烤,那箇中南不論是實力還是意誌,都相當的令人讚歎。

這是一個值得敬重的對手。

李洛盯著火海中看了片刻,道:“如果這是一場生死戰的話,最後的勝負我不好說,但這是一場有時間限製的比賽,長公主的青火的確霸道,但中南的防禦也並非浪得虛名長公主以火海來製衡中南的防禦,更多的其實是試圖摧毀他的意誌,而一旦中南的意誌出現怯意,那他那完美的防禦就會出現破綻,最終長公主就能夠順勢取勝。”

“但是”

他頓了頓,緩緩道:“你覺得,這曆經了眾多戰鬥,而從無一敗績的中南的意誌,會被輕易的摧毀嗎?”

白萌萌俏臉凝重的搖搖頭。

與此同時,層層看台上,所有的目光都是在看著下方的火海,原本的喧嘩聲,反而是在此時漸漸的消失了下去,許多的目光都是盯著那處於火海中的灰白巨龜,這個時候,即便是聖玄星學府的學員,都忍不住的對那位名叫中南的人生出了許些敬佩。

身處火海,巍然不動,光是這份意誌與氣魄,藍淵聖學府最強防禦,名不虛傳。

“藍淵聖學府出了一位驕子。”即便是素心副院長,都是在此時偏頭對著藍淵聖學府那位丘機子副院長說道,給予了中南頗

高的評價。

丘機子院長笑道:“此子論起聰慧,遠不及趙徽音,可他未來的成就,卻反而是我們院內諸多紫輝導師最看好的。”

素心副院長微微螓首,對此倒是認同。

而在看台上一片安靜的凝視下,時間也是在迅速的流逝。

青se火海依舊是在熾熱的燃燒,而在青火的炙烤下,那座灰白se的巨龜身上,灰se的龜甲依舊開始在漸漸的剝落,龜甲落下,便是化為灰白se的粉末在青火中化為虛無。

越來越多的裂痕自巨龜之上蔓延開來。

外界的視線透過裂縫,隱約可見其中靜靜站立,宛如一座石像般紋絲不動的中南。

隻是青火雖烈,但在場的一些頂尖強者卻已是能夠看出,這種旺盛隻是表麵而已,青火的能量,同樣已然不多了,它不可能一直保持這種強度燃燒下去。

這場戰鬥的結局,從一開始其實就已經註定。

時間流淌。

巨龜愈發的破損,直到某一刻,其終於是抵達了極限,然後陡然崩塌下來,化為灰白se的粉末。

而中南的身影便是暴露在了燎原的青火中。

有許多學員鬆了一口氣,同時又為中南感到可惜。

但中南神se中卻不見任何的沮喪,他麵龐依然沉穩平靜,他望著湧來的青火,終於是在此時向前邁出了這場戰鬥的第一步。

他一腳踏入到了青火中。

然後無數道視線便是驚愕的見到,隨著他這一腳的下,那熊熊燃燒的青se火海,竟是在此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以中南的落腳處為源點,對著四方陡然熄滅。

短短數息。

青se火海消失殆儘,留下滿地焦黑灰燼。

而中南便是立於灰燼中,抬頭望著半空中的長公主,聲音平穩的道:“承讓了。”

長公主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她鳳目掠過高台銅鼎,其中那一支大香,在此時已經燃燒殆儘。

戰鬥結果已顯。

咚!

鐘鼓聲,迴盪全場。

門票賽第一戰。

平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