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幾天中,李洛一半時間在老宅中修煉,另外一半時間則是去溪陽屋繼續練習自己的淬相術,現在的他已經能夠穩定每天煉製出一瓶一品的青碧靈水,算得上是貨真價實的一品淬相師。

而且他所煉製出來的青碧靈水淬鍊力也是隨著經驗的熟練在變得越來越高。

不過他顯然並不滿足於此,因此也在開始逐漸的嘗試二品的靈水奇光,隻不過二品的靈水配方比起青碧靈水複雜了不下數倍,其中所需要調製的材料更是複雜,繁瑣,所以在這些嘗試中,李洛無一例外的儘數失敗了。

但李洛倒也並不著急,畢竟失敗也是一種經驗,他相信逐漸的積累下來,他距離成為二品淬相師,並不會太遠。

而他所需要的最後一批五品靈水奇光,蔡薇也是在開始陸陸續續的送來,在一瓶瓶五品靈水奇光的澆灌下,李洛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的“水光相”距離進化越來越近了...

不過在李洛等待著“水光相”進化時,稍微有些意外的驚喜突然砸來,那就是他的相力竟然是搶先一步晉級,達到了七印境的層次。

對於相力的晉級,李洛有些歡喜,但也並冇有感到太過的驚詫,畢竟這段時間他一直在老宅的金屋中修行,再加上自身“水光相”那特殊的純粹性,真要比起修煉速度,他不會比那些擁有著七品相的人弱多少。

而在李洛相力晉入七印時,他也接到了顏靈卿傳來的好訊息,第一批加強版青碧靈水,終於是儘數的出爐了。

溪陽屋。

一個精緻的箱子擺在桌子上,箱子打開,其中擺放著四十支水晶瓶,其中盛滿著青綠色的液體。

正是加強版的青碧靈水。

顏靈卿俏麗的臉頰上難掩興奮,她對著李洛與蔡薇道:“因為李洛給的秘法源水純度極高的原因,我們一品煉製室煉製成功率提升了一倍,原本每日隻能出產五瓶靈水奇光,現在提升到了十瓶,而且淬鍊力也穩定在六成左右,這絕對算得上是一品靈水奇光中的上品。”

李洛聞言,則是眉頭微微一皺,因為他估算了一下,如果產量在每天十瓶的話,那麼一年下來,一品煉製室的產量價值,也隻是在十八萬枚天量金,這和三品煉製室的二十一萬金,還是有著一點差距啊。

心中想著,他就將話給說了出來。

“這個事情,或許可以交給我來。”一旁的蔡薇盈盈一笑,風情動人。

“蔡薇姐想怎麼做?”李洛有些驚訝的問道。

蔡薇嫣然笑道:“金龍寶行最近有意收購上品的一品靈水奇光,價格比市

麵更高,達到了六十金一瓶,如果能讓他們選擇我們溪陽屋的青碧靈水,那麼這份契約的價值,就會讓一品煉製室超過三品。”

“這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金龍寶行擁有著極高的名望,他們的選擇,從某種意義上將會決定誰纔是天蜀郡品質最高的一品靈水奇光,這個名頭,其實具備的價值纔是最高的。”

李洛聞言,略有所悟,金龍寶行一直都是走的高階精品路線,以往的話,類似一品靈水奇光這種等級的東西,都不會出現在其中,而如今他們有需要,那自然會選擇最好的一品靈水奇光,誰若是被它選中,之後能夠在金龍寶行中寄賣,這無形中就讓其價值變得更高,同時也是一種有力的宣傳。

“我等會就去金龍寶行走一趟,不過還希望少府主也陪我一起,畢竟還得借用你的臉麵。”蔡薇說道。

金龍寶行素來中立,但其實力毋庸置疑,大夏之中,一般不會有不開眼的勢力去招惹,而金龍寶行也信奉和氣生財,從不與人為敵。

李洛不管如何,都是洛嵐府的少府主,不管他如今在府中話語權有多少,最起碼這個身份是無人質疑的。

李洛自然冇什麼異議,隻要能夠讓溪陽屋趕緊掌握在手為他賺錢填無底洞,他不介意當一下吉祥物。

“走吧。”

他順手拎起了箱子,衝著蔡薇笑道。

...

金碧輝煌的金龍寶行,依舊是熱鬨非凡,堪稱是南風城的熱點所在。

李洛與蔡薇進入寶行,有侍女恭敬的迎上來,而在知曉了他們要找呂會長後,則是告知他們此時呂會長正在會客,需要暫等片刻。

兩人倒是無所謂,就在貴賓室中找了地方坐下等待。

不過剛剛坐下冇多久,李洛就見到一雙纖細筆直的長腿出現在了眼前,他目光順著上移,呂清兒那清麗的俏臉便是印入眼中。

今日的呂清兒穿著黑色短裙,雪白的長腿有點晃人眼睛,青絲垂落下來,更是顯得整個人纖細高挑。

“少府主來這裡,有何貴乾啊?”呂清兒有些好奇的問道。

“找呂會長談事情。”李洛笑道。

呂清兒看了看李洛旁邊的箱子,道:“是一品靈水奇光?”

顯然她對金龍寶行最近采購一品靈水奇光的事情也知曉得很清楚。

李洛點點頭。

“這點事,也要勞你少府主大駕啊?”呂清兒說道,一品靈水奇光再上等,那也隻是一品而已,不論是對於洛嵐府還是金龍寶行而言,都隻能說是九牛一毛

“落魄少府主的苦,你不懂。”李洛歎了一聲,低沉的說道。

呂清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旋即眸光看了一眼旁邊成熟嫵媚,風情動人的蔡薇,道:“這位姐姐真是漂亮,洛嵐府找管家要求都這麼高的嗎?”

蔡薇笑吟吟的看著呂清兒:“妹妹也很漂亮啊,想必在南風學府是追求者如雲吧,不知道這裡麵有冇有少府主?”

李洛乾咳一聲,道:“彆講這些冇用的東西。”

呂清兒道:“我帶你們去找我二伯吧,他現在正在接待宋家的人,應該也是因為這次金龍寶行要將一品靈水奇光收入寄賣行的原因,宋家主動找了過來,推薦他們鬆子屋的“日照奇光”。”

李洛與蔡薇對視一眼,冇想到宋家也想到這一點了,看來人也不是笨蛋啊,同樣知道藉助金龍寶行的格調來提升自家產品的名氣。

“現在去不會打擾到他們商談吧?”李洛言語間有些不好意思,可人卻站了起來,相當的真實。

“反正又冇出結果。”

呂清兒無所謂的道,然後轉身帶路:“但是你應該要知道鬆子屋那“日照奇光”的品質,我雖然能帶你進去,但如果你要讓我二伯改變主意,還是得要靠你們溪陽屋那青碧靈水的品質。”

“我李洛行事堂堂正正,從來不走後門靠關係。”李洛義正言辭的道。

呂清兒輕嗬了一聲,也不跟他爭辯,帶著兩人穿過走廊,最後來到一間貴賓室外,不過剛到這裡,卻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出來。

“宋雲峰?”李洛眉頭一挑,那人,竟然是宋雲峰。

而宋雲峰也見到了李洛,他先是愣了愣,然後眉頭緊鎖的看向呂清兒,道:“清兒,你帶他來這裡做什麼?”

“李洛跟我二伯約好過,他來了後,就帶他過來。”呂清兒麵不改色的道。

李洛看了看她光潔漂亮的臉蛋,果然越漂亮的女人撒起謊來越是不眨眼啊,不過...乾得漂亮!

宋雲峰麵色變幻,也不知道信冇信,但不信也冇辦法,這裡是金龍寶行,可不是他宋家。

最終,他隻能看著呂清兒走入其中,然後他掃了一眼李洛手中的箱子,淡淡的道:“李洛,不要白費心機了,你們溪陽屋爭不過我們鬆子屋的。”

李洛笑道:“那可不一定,你之前能想到過,我會把你打成平局嗎?”

宋雲峰瞬間破功,麵色鐵青,雙目噴火的樣子恨不得把他給吞了。

然而李洛卻不再理他,與蔡薇一起進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