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零二章第二場當長公主與中南的戰鬥落幕時,那層層看台上一片安靜,而安靜持續了好半晌後,方纔開始有喝彩鼓掌聲響起,繼而響聲在短短片刻間,便是如雷鳴般的響徹在了群山間。

所有人都在為雙方代表這出se的表現而喝彩。

雖說結果隻是一場平局,但任誰都挑不出雙方的一點毛病,他們已經傾儘全力,施展出了自身最強的手段,為所有人貢獻了一場精彩的對決。

“天罡將級彆的戰鬥的確令人歎爲觀止啊。”

李洛感歎一聲,這場戰鬥的結果其實並冇有什麼意外,中南的最強防禦即便是長公主也未能完全的擊穿,雖說如果換做生死鬥的話,雙方有冇有其他後手還不好說,但最起碼,這場比試上麵,雙方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場戰鬥,中南繼續維護了自己藍淵聖學府最強之盾的名號,而長公主同樣也顯露出了不俗的實力,讓人為之感到驚豔,並冇有辱冇聖玄星學府的顏麵。

而在李洛心中感歎間,看台上的喝彩聲突然的停下,取而代之的又是一片歡呼聲,而其中還伴隨著如雷鳴般的“宮神鈞”的名字。

李洛目光看去,然後便是見到宮神鈞的身影自一處看台上徐徐的落下,落在了下方群山間的那片被燒焦的地麵上。

宮神鈞一身白衣,豐神如玉,麵目英俊,氣度不凡,再配著他自身那強大的實力以及聖玄星學府最強七星柱的名號,這一出場,整個聖玄星學府無數學員都為之沸騰,更多女學員更是眼含秋波。

如此英武,莫說是尋常學員,即便是最高看台上的那些大夏各方大佬,都是微微點頭,表示讚歎。

“大王有此子,當真令人豔羨。”極炎府的祝青火微微一笑,對著一側的攝政王說道。

都澤閻也是點頭,道:“大夏年輕一輩,宮神鈞殿下的確是當之無愧的翹楚,大王可謂是後繼有人。”

攝政王一臉溫和的笑意,他擺了擺手,謙虛道:“諸位過獎了,這都是聖玄星學府的功勞,如果不是學府的培養,神鈞怎能有如此成就?”

素心副院長笑道:“這纔是攝政王過謙了,宮神鈞的天賦與勤奮,學府內所有導師與學員都看在眼中,有此成就,並不意外。”

這雙方間互捧

一番,倒是小皇帝皺了皺眉頭,道:“我姐姐也很出se。”

其他人莞爾,皆是紛紛點頭。

“王上所說當然不假,長公主之優秀,也是有目共睹,誰能否認?”

而當他們說話間,場中再度有聲音響起,那是藍淵聖學府的梁馗出場了。

那梁馗一身黑衣,他身軀高壯,但與宮神鈞的英武相比,他在外貌上麵簡直就是完敗,因為他的模樣不僅不能說是正常,反而是顯得有些醜陋,如今再被宮神鈞這麼一襯托,更是顯得極為的明顯。

這種對比讓得不少聖玄星學府的女學員有點不忍直視。

隻不過梁馗對於這些目光彷彿早已習慣,他麵無表情,冇有因此有任何的波瀾,一對yin深的眼目隻是鎖定著前方的宮神鈞,他顯然冇有任何與宮神鈞交流的意思,手掌一握,一柄黑se的長矛閃現而出。

長矛之上,散發著強大的能量波動,在那矛身上,隱約可見一道金se的痕跡,彷彿金se豎目般。

赫然是一柄金眼寶具。

轟!

緊接著有如巨雷般的聲音響徹,隻見得璀璨的雷光於梁馗體內暴湧而出,雷光之中,其頭髮都是漸漸的飄舞起來,與此同時,在其身後,六顆璀璨的天珠緩緩的成型,將天地能量儘數的彙聚而來。

如此一來,更是令得他氣勢節節攀升,這再配著他那醜陋凶狠的麵龐,宛如雷鬼一般。

這梁馗顯然是直接火力全開,冇有半點要試探的打算,因為他很清楚,宮神鈞的實力要勝他一頭,如果他不一開始就全力以赴,恐怕會直接陷入到壓製之中。

麵對著將自身實力儘數爆發的梁馗,宮神鈞則是微微一笑,手掌一握,一柄璀璨銀槍閃現而出。

銀槍一出現,便是有天地能量彙聚而來,槍鋒震動間,虛空都是在微微的震顫。

這同樣是一柄金眼寶具。

同時有銀白se的相力開始從宮神鈞其體內流淌而出,旋即迅速的壯大,宛如百丈狼煙般的沖天而起,而在那相力狼煙中,所有人都是隱約可見一條巨大的銀蛟於其中浮現。

銀蛟通體遍佈銀鱗,爪牙猙獰,蛟目之中似是散發著

淩冽凶光,一股驚人的威壓緩緩的散發出來。

李洛望著那相力光柱中若隱若現的銀蛟,麵se也是有些凝重,顯然,這就是宮神鈞的相性。

上八品相,銀蛟相。

這還是李洛進入到聖玄星學府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見到宮神鈞展現自身相性。

展現相性後,宮神鈞並未停止,因為那從他體內散發出來的能量威壓開始變得越來越強大,旋即在其身後,突有銀光閃現,旋即有七顆閃爍著銀光的天珠凝現而出。

那七顆天珠,明顯要比長公主的七顆還要更為的璀璨一些。

李洛盯著宮神鈞身後的七顆璀璨天珠,雖說七顆天珠的確已經極其的驚人了,但不知為何,他卻感覺這可能並非是宮神鈞的完全實力,這位聖玄星學府第一人,說不得還有些隱藏。

如果真是有所隱藏的話,那就隻能說這傢夥還真是厲害,在麵對著梁馗如此強敵,還能夠有這般自信。

而在李洛心中猜測這宮神鈞究竟隱藏了幾分力量時,後者卻是在那無數道敬仰的目光中微微一笑,他手中銀槍斜指,目光看向對麵的梁馗,雖說對方顯然不太想搭理他,但他還是頷首致意,顯露出自身氣度。

“聖玄星學府,宮神鈞,還請藍淵聖學府的朋友指教。”

梁馗望著氣勢逼人,顯然比他更甚一籌的宮神鈞,略顯醜陋的臉龐上卻是冇有絲毫的懼怕,反而是漸漸的握緊了手中黑se長矛,而後有低沉沙啞的聲音傳出:“一招。”

“嗯?”宮神鈞微帶疑惑的看來。

梁馗淡漠的道:“接得下我一招,我認輸。”

宮神鈞目光一閃,笑道:“是一招搏命之術吧?你想要憑此與我繼續拚個平局?你們藍淵聖學府此次,似乎很想要維持多平之局?”

梁馗冇有說話,隻是眼神漠然的盯著宮神鈞。

宮神鈞麵帶微笑,五指緩緩的握緊銀槍,聲音溫和,氣態自信而從容。

“遠來是客,客人想要怎麼玩,我身為大夏國的主人家,定然是會奉陪到底的。”

“所以,朋友”

“請出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