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當宮神鈞那一句話剛剛落下時,隻見得狂暴璀璨的雷光相力陡然自梁馗體內轟然爆發,天地間雷能量的彙聚,更是引得天空上出現了層層烏雲,其中雷光跳躍。

而後一道道雷光突然從天而降,但卻並非是劈向了宮神鈞,而是落向了梁馗所在。

轟轟!

在那一道道雷光的劈中下,梁馗身後的六顆天珠卻是變得愈發的璀璨,緩緩旋轉間,可怕的狂暴雷光相力橫掃出來,化為一條條雷光巨蟒四處跳躍。

梁馗手持黑矛,眼瞳中有雷光閃爍,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旋即麵龐陡然變得猙獰起來。

磅礴的雷光相力在此時瘋狂的湧向手中黑矛,甚至連背後六顆天珠都是徐徐的落下,最後彷彿是鑲嵌在了黑矛之上,這一瞬,黑矛之上所凝聚的力量,引得那裡的虛空都在微微的震顫,給人扭曲之感。

看台上,無數人麵龐凝重,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梁馗正在積蓄一次極為可怕的攻擊。

而對麵的宮神鈞,也並未發動攻擊阻止,反而是給予了梁馗準備的時間,這般行為,雖然看上去彷彿有點迂腐,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似乎也是因為對自身充滿了絕對的自信。

如果宮神鈞最終能夠取勝,他不僅能夠收穫勝利,還能夠贏得無數的讚歎,即便是藍淵聖學府那邊,都會心服口服。

所以在李洛看來,這宮神鈞的野心,還是不小的。

轟隆!

短短片刻間,梁馗那邊的力量已經是凝聚到了極為可怕的程度,雷光瘋狂跳躍間,已是將他所處的區域儘數的覆蓋,刺目的雷光令得看台上許多人都不敢直視。

麵對著梁馗這般恐怖的一擊,莫說是普通學員,就算是聖玄星學府其他的一些在場的七星柱,麵色都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一擊,

即便是他們,

都唯有避其鋒芒。

嗤!

一團白氣自梁馗牙縫間噴射了出來,

他手中的黑矛已是在此時重若千斤,黑矛在劇烈的顫抖著,有雷光漸漸的交織,

隱隱的,竟是在梁馗身後形成了一道雷光虛影。

那道雷光虛影約莫十數丈,

其生有四臂,

麵目雖然有些模糊,

但卻散發著無儘的凶惡,彷彿惡鬼。

“這一矛,

名為..雷鬼之矛。”

“不過我知曉,即便是這樣的力量,依然不足以對你造成太大的威脅。”

“所以...”

梁馗沙啞的聲音響起,

同時他的眼中掠過一抹狠色,

下一瞬,

他那握住黑矛的五根手指突然在此時直接爆碎開來,

血肉直接在瞬間磨碎,而後融入到了手中黑矛上,

於是黑矛在此時化為了鮮紅血矛。

其上麵升騰的雷光相力,也是在此時漸漸的被染紅。

頓時一股驚人凶煞之氣升騰而起。

那股突然變得狂暴,凶惡的力量,

讓得無數學員麵露驚恐,即便是其他幾位七星柱成員,

都是紛紛色變。

不過雖說五指破碎,但黑矛並未墜落,

因為梁馗身後的雷鬼伸出了巨臂,抓住了黑矛,

而後雷鬼緩緩的做出了投擲的姿勢。

此處的空氣彷彿是在此時凝滯。

轟!

凝滯僅僅持續了霎那,緊接而來,是這片區域那瞬間爆炸的空氣,刺耳的聲響如炸雷般迴盪群山間,所有人都是隻能見到一道血光在這一瞬破空而出。

血光的速度快得難以想象,在場除了少數人能夠清晰看見其軌跡外,其餘人都隻能見到一閃而過的血光以及陡然間被撕裂的大地。

焦黑的戰場,

幾乎是被那一道深深的裂痕一分為二。

狂暴的雷光相力肆虐,將前方的一切都是摧毀得乾乾淨淨,梁馗這搏命一擊所具備的力量,的確是極其的驚人。

宮神鈞依舊立於原地,

他的眼瞳中倒映著那一道彷彿穿破空氣而來的血矛,其上麵蘊含著的能量,終於是讓得他變得正色了一些,他輕聲自語道:“如此一擊,也不愧是藍淵聖學府的最強之矛了。”

“隻不過...”

“依然還不夠。”

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宮神鈞的眼瞳漸漸的浮現出銀光,他的瞳孔,竟是在此時化為了銀色蛟目,而他手中那一柄銀槍則是變得柔軟起來,猶如是化為了一條銀色小蛟,環繞著他的手臂流動,最後化為了銀色槍紋落在了皮膚上。

槍尖正好與其指尖對應。

宮神鈞抬起了手指,指尖有銀光綻放。

“龍魂指。”

吼!

那一瞬,似是有龍吟咆哮聲響徹群山,隻見得一道銀光自宮神鈞指尖暴射而出,銀光轉眼化為了一條張牙舞爪的銀色蛟龍,蛟龍栩栩如生,通體銀鱗,挪騰之間,散發著極為驚人的壓迫。

龍魂破空而出,直接是與那暴射而來的血矛轟然相撞。

轟轟!

撞擊的那一刻,巨大的能量衝擊波開始橫掃出來,這片本就飽受摧殘的戰場再度被生生的犁了一遍,一道道深深的裂痕被撕裂開來,如蜘蛛網一般的蔓延。

衝擊波甚至都波及到了看台的區域,但很快就被學府內督戰的紫輝導師出手,將其儘數的壓製,化解。

所有的目光,都是緊張的盯著那碰撞之處。

那裡的能量在瘋狂的肆虐,侵蝕,片刻後,銀色龍魂似是率先抵達極致,突然的破碎開來。

這一幕頓時讓得的聖玄星學府內無數學員驚撥出聲,麵露擔憂。

難道宮神鈞未能擋住這一擊嗎?

血矛破開銀色龍魂後,直指宮神鈞而去,然而宮神鈞望著那暴射而來的血矛,嘴角卻是浮現出一抹淡淡笑意。

他靜立原地,並未出手,而是任由那血矛飛射而至。

然而隨著接近,血矛之上的能量卻是在迅速的消退,待得其接近宮神鈞丈許範圍時,其上湧動的能量,已是徹底的消耗殆儘,血矛褪去,化為了正常的黑色。

不過雖然能量消散,但黑矛依舊是在順勢飛出,最後射中了宮神鈞的眉心。

鐺!

金鐵聲響起,宮神鈞的眉心出現了一個細微的白點,而黑矛則是緩緩的跌落下來。

宮神鈞伸手握住了黑矛,屈指一彈,黑矛倒射而回,插在了梁馗的麵前。

他微微頷首。

“承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