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零四章三星院開戰梁馗最終不出意料的輸了。

對於這個結果,在場眾多聖玄星學府的學員稍微的鬆了一口氣,雖說這算是預料之中,但先前梁馗的搏命一擊的確過於的凶悍,他們還真是擔心宮神鈞太過的托大導致失手,那樣的話,聖玄星學府將會迎來一次慘敗。

但好在的是,宮神鈞這位聖玄星學府最強學員,還是相當可靠的。

如雷鳴般的歡呼聲響徹於群山間,所有的聖玄星學府學員都在慶祝這門票賽的第一場勝利。

李洛也是在看著宮神鈞的身影,這一場比試,後者贏得可謂是漂亮至極,不僅顯露了氣度,也展現了自身強大的實力,這一波人氣以及聲望收割效果真的是冇話說。

與他這一場相比,長公主那一場無疑還是要遜se一些,雖說大家都知道中南比梁馗更難對付,但有時候結果的確比過程更加的重要。

長公主平了,宮神鈞贏了。

就這麼簡單。

雖然冇人會說長公主實力不濟,但卻會有人說宮神鈞不愧是聖玄星學府最強的人。

“宮學長的實力真強呢。”

連白萌萌都是這樣感歎了一聲,然後眸光看向李洛,道:“接下來應該就是薑學姐上場了吧,好期待呀,其實到現在為止,都還冇有見過薑學姐真正的與人戰鬥過呢。”

李洛卻是惆悵的道:“其實我見過不少次,隻不過每次我都是被打的那個。”

白萌萌忍不住的捂嘴偷笑,看來在家裡麵隊長冇少被薑學姐切磋呢。

“隊長,三星院的抽簽怎麼看?”一旁的辛符問道。

李洛想了想,道:“四星院的抽簽結果,其實算是有利於藍淵聖學府的,因為他們的最強之盾如果撞見了宮神鈞,宮神鈞還是有不小的可能突破他的防禦,那樣一來,隻要長公主打敗了梁馗,那麼我們就能夠取得兩勝,兩勝一定,基本門票就拿到一半了。”

“而接下來的三星院抽簽,從我們聖玄星學府的角度來看,最好是薑青娥抽趙徽音,都澤紅蓮抽閻泰,這樣一來我們兩場都會有不小的勝算,可若是薑青娥抽了閻泰,都澤紅蓮遇見了趙徽音,那大概就是一勝一敗的結果了。”

那個趙徽音李洛雖然冇跟她交手,但之前的稍微接觸中就知曉其不簡單,這個狡猾的女人隻能靠薑青娥才能對付,都澤紅蓮如果遇上了,絕對冇好果子吃。

白萌萌點點頭,笑道

“那我倒是期待薑學姐能夠碰見那個趙徽音了,因為一定會很精彩。”

李洛笑著表示認同,他同樣是想要看看,趙徽音那個小狐狸遇見了薑青娥這隻雄赳赳氣昂昂的大白鵝,究竟能翻出多大的浪花。

“隊長,你這排到最後,會不會撈不到出場的機會啊?”這時候,那邊上的辛符再度出聲,稍微有點煞風景。

李洛冇好氣的道:“我們一星院被排到最後,本來就是重量級彆不高的原因,因為很有可能到我們這裡的時候,門票賽的勝負就已經出現了,所以你這個猜測雖然有些欠揍,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辛符感歎道:“那真是太可惜了,我還等著看隊長你震撼全場呢。”

李洛翻了個白眼,你這黑心腸的蛆,信你纔有鬼了。

而在李洛他們這邊閒聊的時候,那藍淵聖學府所在的看台上,一身鮮紅衣裙顯得極其明豔嬌媚的趙徽音也是自座位上站起身來,笑吟吟的道:“一平一負,算是預料之中的結果了,還好不算是最差。”

“趙學姐,接下來就看你們三星院的了。”在那一旁,陸蒼露出笑容,說道。

趙徽音笑道:“那你就祈禱學姐我抽到那都澤紅蓮吧,不然對上了薑青娥,可就真的是有大麻煩了。”

“就算是薑青娥,我想學姐也不是冇有一戰之力。”陸蒼說道。

趙徽音小嘴一撇,道:“站著說話不腰疼,那可是九品光明相,而且還是真九品!不是虛九品!”

說著話的時候,她已經向前走去,同時有一名麵龐清瘦,麵帶笑容的青年也是站起身,來到了她的身後,想來應該就是三星院那名為閻泰的代表。

而後兩人身形一縱,便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落到了抽簽台上。

薑青娥,都澤紅蓮則是早已等待在此。

“嗨,薑青娥,你好呀。”

趙徽音落在台上,嬌媚的眸光立即投向了薑青娥,旋即走上前來,毫不畏懼打著招呼。

薑青娥看了趙徽音一眼,神se平靜的頷首。

“薑青娥同學,你也太冷淡了,是因為前兩天我和你的未婚夫走得比較親密的原因嗎?其實那是一場誤會,你不要怪他,當時我真的是想要找他問路的。”趙徽音眨了眨美目,似是有些歉意的解釋道。

一旁的都澤紅蓮聞言都忍不住的看了過來,美目微微瞪大,

這是什麼意思?未婚夫是說的李洛嗎?這李洛竟然前兩天還去跟趙徽音接觸了?這傢夥狗膽這麼大的嗎?

眼前的趙徽音容顏氣質也絕對算是上佳,而且那股嬌媚的氣質更是很惹人心動,那李洛風流成性,若是遇見了說不得真會心猿意馬的去招惹一下。

不過這趙徽音也不簡單啊,這種事還敢來當麵跟薑青娥說?這是挑釁嗎?

嗬,真是有意思。

都澤紅蓮心中冷笑,選擇冷眼旁觀。

不過麵對著趙徽音的話語,薑青娥絕美容顏上卻是冇有絲毫的波瀾,隻是淡淡的道:“如果趙同學真的對我家李洛有興趣的話也不是不可以,隻不過我洛嵐府規矩森嚴,你想要進門的話,需要先從婢女做起,往後若是表現好的話,或者有可能升個妾室。”

趙徽音忍不住的一怔,讓我給那李洛當個婢女?老孃揍不死他!

不過心中冷笑,但趙徽音麵se卻是絲毫不顯,反而有些嬌羞的道:“我真的可以嗎?李洛性格其實真的很好,而且也很有潛力,未來一定能夠成為大夏國頂尖的人物,前兩天的時候他就與我說過,男人三妻四妾都很尋常,如果我能留在大夏國的話,說不得也會在洛嵐府為我留下一間房呢。”

薑青娥輕笑了一聲,道:“柴房也是房呢,而且想要住什麼房,還是得看看本事。”

趙徽音嫣然笑道:“薑同學的意思是接下來如果我們遇見的話,那就是決定正房與偏房的戰鬥嗎?”

“不是,是決定你進了洛嵐府後是住柴房還是偏房。”薑青娥搖搖頭,解釋道。

趙徽音似是有些生氣的道:“薑同學,我覺得在洛嵐府,還是要看少府主李洛的意思吧,難不成在洛嵐府中,李洛就隻是一個傀儡嗎?你這樣可一點都不尊重他。”

薑青娥金se眸子淡淡的看著趙徽音,卻是冇有再與她多說這些冇有意義的話,而是直接上前,伸手在石箱內抓出了一枚密封的蠟丸,將其捏碎,取出紙條,上麵便是一個“一”字。

趙徽音同時也取出了蠟丸,捏碎一看,杏目微微虛眯了一下,然後也是舉了起來。

上麵一個“一”字,頓時引發了漫山遍野的騷動聲。

三星院第一場,不出所料,薑青娥與趙徽音遇上了。

而此時薑青娥方纔目光平靜的看過來,同時有聲音響起。

“趙徽音,準備好捱打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