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星院第一場戰鬥。

薑青娥對戰趙徽音。

這個對戰序列一出來,直接是引起了漫山遍野的轟動,那層層看台上的學員皆是雷鳴歡呼,所有人都是精神大振,那般迫切期待的模樣,甚至是要勝過此前四星院的兩場。

無他,隻是因為對戰的雙方都是兩座學府中最耀眼的明珠。

雖說在實力層級上麵,兩女或許要弱於長公主,宮神鈞,中南等人,但這些差距在雙方那等容顏氣質下,足以被輕鬆的彌補。

甚至於連最高層的看台上,那些大夏內的各方大佬,都是在此時微微凝神,他們的目光更多的是投向薑青娥的身影,雖然從名義上麵來說,李洛纔算是洛嵐府的少府主,但任誰都知曉,自從李太玄,澹台嵐失蹤這些年來,薑青娥纔是洛嵐府的主心骨。

而她的本事也的確如她的容顏一般的出眾,當初風雨飄搖的洛嵐府硬生生的被她扛了下來,不然還不等這李洛有機會進入大夏城,恐怕洛嵐府就已經分崩離析了。

薑青娥身懷九品光明相,此等品階的相性在大夏可謂是百年難遇,所有人都知曉她的潛力,如果真再給予她幾年的時間,說不得當年李太玄的封侯記錄都會被她所打破,那個時候的洛嵐府,必然將會再度崛起。

而且,洛嵐府除了薑青娥外,如今又冒出一個身懷雙相的李洛,這兩個年輕人,已經開始將洛嵐府的局勢穩住,甚至在某些方麵,都開始超越了李太玄,澹台嵐所在時。

洛嵐府的蒸蒸日上,任誰都看在眼裡。

而這對於在座的某些大佬而言,卻並不算什麼好的訊息。

“李太玄,澹台嵐真是讓人豔羨,有這般弟子與兒子,洛嵐府壯大真是指日可待,而萬一未來他們兩人真的歸來,嘖嘖,這洛嵐府怕是要無人能製了。”祝青火眼神幽深,以一副複雜的口吻緩緩說道。

冇有人迴應他這話,其他大佬都是神色漠然,似是冇聽見祝青火這蘊含著深意的言語一般。

唯有素心副院長看來,聲音溫和的道:“今日是我聖玄星學府的盛事,外事不談,還望祝府主遵守一點規矩。”

祝青火連忙笑著道歉:“是我冒失了,副院長可莫怪。”

素心副院長含笑頷首,也冇有再多說什麼,她如何不知曉在場這些大夏的大佬們對洛嵐府虎視眈眈,而一力將洛嵐府扛住並且自身還擁有著極深潛力的薑青娥更是被視為眼中刺,這些年如果不是聖玄星學府極其重視薑青娥,將其視為聖盃戰的種子選手,恐怕早就有人忍不住的要暗中對她出手了。

畢竟誰都不願意等待一名身懷九品相的潛在敵人不斷的成長。

但對於那些外界的勢力紛爭,聖玄星學府素來保持中立,隻要薑青娥還在聖玄星學府一天,這些忌憚她的勢力就不能以暗殺的方式來對付她,否則,聖玄星學府的怒火也並非是什麼人都可以承受的。

雖然聖玄星學府也不可能真的會對所有學員都給予這種保護,可類似薑青娥這種縱觀學府創建的曆史中都未曾出現過幾個的天驕,學府定然是會保護的,因為從某種意義來說,這也算是一種投資。

未來的薑青娥即便是脫離了學府,她的步伐甚至跳出了大夏以及東域神州,成為了這世界層麵上的某種強者,那時候她難道還會對聖玄星學府少了饋贈嗎?

所以如果不是學府有學府的規矩,聖玄星學府恐怕早就放言出來要將薑青娥保到底了。

而當這些大夏的大佬們心思各異間,在那沸騰的喝彩聲中,薑青娥身影已是自高台上掠下,而後落在了一片遍佈山岩的地帶間,今日的她依舊是往日的打扮,青絲被束起,顯得乾練颯爽,那件常年不離身的湛藍短披風隨風輕揚,戰裙下的雙腿白皙修長,光是隨意的一瞥,便是讓人怦然心動。

然而真正的大殺器還是那一張容顏,精緻的五官彷彿是窯洞中經過烈火打磨,最終由上天調色的完美瓷器般,那如遠山般的纖細眉線,清澈靈動的眼眸,高挑的瓊鼻,明亮的紅唇,當這一切組合起來時,再搭配著她那冷靜從容的氣質,當真是不論男女,都會忍不住的為之而沉醉。

“薑青娥!”

“薑青娥!”

當她進入戰場時,四周看台上已是爆發出了雷鳴般的歡呼聲,其魅力與聲望之強,可見一斑。

在薑青娥的前方,一道紅衣也是徐徐的掠下。

正是趙徽音。

其實趙徽音也是一個容顏氣質極其出眾的女孩,想來在藍淵聖學府,她定然是豔壓群芳的存在,一身紅裙飄飄,小蠻腰處束著腰帶,更是令得腰肢纖細如柳,讓人有一種忍不住要將其攬入懷中的衝動。

趙徽音赤足踩在了巨岩上,她笑吟吟的看著對麵的薑青娥,有些嬌羞的道:“青娥,我怕疼,你待會打我的時候,可要輕一點哦。”

“進了我洛嵐府後,這樣的流程終歸是少不了,早點習慣也是好的。”薑青娥隨意的說道。

趙徽音輕咬紅唇,哼道:“其實我可看不上那李洛,如果你是洛嵐府的府主,我真投了洛嵐府又有何妨?”

薑青娥唇角浮現一抹笑意:“但是我可答應了李洛,會在這場比試上麵先好好收拾你一次的。”

趙徽音嬌笑出聲,下一瞬,隻見得極端鋒利的金光相力陡然自其纖細的嬌軀中爆發開來,金光肆虐間,周圍的巨岩頃刻間千瘡百孔,一道道光滑如鏡的裂痕遍佈了地麵。

“青娥,想要收拾我,還得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才行呢。”

趙徽音纖細玉手一抬,隻見得金光呼嘯間,直接於她的身後形成了漫天金色刀劍。

與此同時,她的肌膚也是在此時漸漸的開始有所變化,變得更加的剔透,彷彿是一種琉璃所鑄一般,而當其身軀變化時,這天地間的能量也是受到了引動,開始源源不斷的呼嘯而來,流入她的體內。

此時的趙徽音,倒是少了一點嬌媚,多了一點寶相莊嚴之感。

嘩!

而周圍的看台上,也爆發出了一些驚呼聲。

因為他們都是看了出來,趙徽音身軀上的琉璃色彩,那代表著如今的她已是真正的踏入到了地煞將階第二階段的煞體境,而且,還是煞體境中最為厲害的琉璃煞體。

這趙徽音,有膽子來挑釁薑青娥,果真還是有著一些底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