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地煞將階,有三大階段。

煞宮境。

煞體境。

極煞境。

而一般當相師自身的修煉突破到地煞將階時,自身對天地能量的感應將會變得更為的敏銳與清晰,此時他們能夠感受到一種遊離於天地間的特殊能量,這種能量被稱為地煞能量。

將地煞能量煉化吸收,將會獲得極大的提升與蛻變,不僅自身相宮將會變得更為的寬闊與堅韌,而且其所能夠容納相力的上限也會隨之大漲。

所謂的煞宮境就是對相宮的一種進化。

而當相宮完成強化後,地煞能量將會外溢,開始錘鍊肉身,而這個階段,就被稱為煞體境。

煞體境被分為三個級彆,以顏色來區分,被稱為銀煞體,金煞體以及琉璃煞體。

一般絕大多數人都是止步於金煞體,因為想要將肉身錘鍊到琉璃煞體需要相當嚴苛的要求,放眼如今的聖玄星學府學員中,能夠在煞體境時達到琉璃煞體的人,屈指可數。

這也是當趙徽音顯露出自身的琉璃煞體時會引來這麼多驚歎的原因所在。

而煞體境後,便是極煞境,這是地煞將階最後一個境界,也是顯露真正力量的境界,因為當自身突破到極煞境時,體內將會誕生一種名為“煞罡”的特殊力量,這纔是地煞將階最明顯的標誌。

“薑青娥,聽說你也是琉璃煞體,也讓我瞧瞧九品光明相的琉璃煞體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唄。”

趙徽音笑吟吟的出聲,而後纖細玉指輕輕一彎,隻見得其身後那漫天金色刀劍頓時爆發出極端鋒銳的光芒,而後無數破風聲響起,直接是鋪天蓋地的對著薑青娥的身影覆蓋而去。

萬劍齊發,那一幕,委實有點壯觀。

薑青娥抬起臉頰,金色眼眸中倒映著那由金相之力所化的漫天刀劍,那上麵流淌的鋒銳之力,足以洞穿山石,如今這萬劍覆蓋而來,聲勢的確很強,這趙徽音,還是有些本事的。

隻不過,光憑這點,恐怕還難以對她造成什麼威脅。

薑青娥豎起玉手,雙指並曲,輕輕揮下。

轟!

隻見得一道光幕直接從天而降,光幕之上,可見無數璀璨的相力不斷的垂落,其速之快,讓人目不暇接。

砰!砰!

無數金光刀劍直接與光幕相撞,然後便是如同飛鳥撞擊在山崖上一般,紛紛的爆碎開來。

光幕則是巍然不動。

趙徽音見到這一幕,眼眸也是微微一凝,好精純霸道的光明相力,如此品質的相力,的確比她的金相之力還要更勝一籌,九品光明相,當真是得天獨厚。

而在她心中閃過這般想法的時候,突然光幕之後有光芒大放,下一瞬,隻見得無數道光點宛如炮彈般的呼嘯而出。

光彈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令人措不及防。

但趙徽音顯然是早有準備,她伸出玉手,金色相力直接是在麵前凝聚成了一麵金盾,而金盾剛剛浮現,凶狠的打擊便是呼嘯而來,無數光彈狠狠的重擊在金盾上,嗡嗡的刺耳聲音不斷的響起。

隨著轟擊的加劇,趙徽音腳步被一步步的震退,手中的金盾也是在漸漸的出現裂痕。

數息後,金盾陡然破碎。

破碎的瞬間,趙徽音嬌軀飄然而退。

隻不過她身影剛退,前方似是有流光掠過,薑青娥的身影猶如瞬移般的出現在了前方,而後雙指並曲,光明相力於指尖綻放,直接對著趙徽音胸前點下。

好快的速度!

無數觀戰者麵色驚變,這般速度,當真是讓人難以防禦。

光明指光疾刺而來,趙徽音眸光也是微變,而後一聲嬌笑:“青娥,你的攻擊位置,是在嫉妒我嗎?”

對此,薑青娥似是不屑的輕笑了一聲,下手更快,指尖劃過,空氣都被刺爆。

不過趙徽音也是雙指並曲,金光縈繞,纖細雙指彷彿是鎏金所化,裹挾著一種極其鋒利的氣息,與薑青娥那光明雙指硬碰。

砰!

肉眼可見的能量衝擊波以兩女為中心,猛然爆發。

周圍的山岩瞬間被橫掃,震爆,煙塵瀰漫。

地麵都被撕裂開來。

而薑青娥與趙徽音皆是冇有半點退後,兩女全速出手,竟是化為了道道殘影,以一種極為凶狠的姿態,閃電般的對著對方周身要害攻去。

光明指光與金色指光在極為接近的距離中閃電般的,碰撞,交錯。

地麵上不斷的出現幽黑的孔洞,深不見底。

這一幕看得無數人屏氣凝神,因為他們都很清楚此等近距離相搏是何等的凶險。

這兩人雖是女孩,可這下手起來,那般凶氣卻是半點不輸男子。

砰!

又是一次凶悍的碰撞,相力劇烈震盪,兩人所在的地麵都是猛的龜裂開來,裂縫如蜘蛛網般的急速蔓延。

趙徽音悶哼一聲,身形被震退數步,顯然在先前的硬碰中她依舊還是吃虧了,她的右手之上此時瀰漫了一片光斑,那是被對方光明相力侵蝕所導致,一種極端霸道的熾熱在掌心蔓延,帶來了劇烈的刺痛。

反觀薑青娥那邊,後者的手上同樣有金光在不斷的湧動,那是趙徽音的金相之力,但麵對著這種侵蝕入體的相力,薑青娥卻是在迅速的將其化解。

九品光明相所修煉而出的相力,明顯占據著絕對的優勢。

片刻後,薑青娥率先化解了手中的金相之力,她望著對麵臉色變幻的趙徽音,道:“看來還是我的光明相力更勝一籌。”

她邁步走向了趙徽音,纖細玉手上光明相力急速的凝聚而來,璀璨如大日。

望著步步走來的薑青娥,趙徽音的臉頰上掠過一抹焦急之色,身影急退。

可薑青娥的速度太快,看似閒庭信步的步伐,卻彷彿是移形換影一般,數息之下,就出現在了趙徽音前方,而後那蘊含著極強光明相力的一掌便是直接拍下。

而就在薑青娥一掌拍下的那一瞬,趙徽音臉頰上的焦急突然散去,取而代之的狡黠的笑意。

她紅唇微張,粉嫩香舌間有金光吞吐,一股鋒銳到極致的金光物質猛的自其唇舌間激射而出。

“舌金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