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嗤!

金光物質疾射而出,虛空都被劃出了一道淡淡的痕跡,而且那金光物質吞吐不定,散發著一種難以形容的鋒銳感,而且如此近距離的突襲,足以讓人措不及防。

誰都冇想到,趙徽音看似被薑青娥的光明相力所侵蝕,實則是在醞釀著一記極其凶狠的突襲,麵對著這種突然襲擊,換作任何實力相等的人在此處恐怕都會被驚出一身冷汗。

層層看台上,更是在此時爆發出了驚呼聲。

而也就是在這瞬息間,如錐形般的金光物質已至薑青娥麵前,她的瞳孔中倒映著金光,然後突然微微偏頭。

嗤!

金光物質竟是在她這微微偏頭間,直接從其耳畔掠過,狂暴的氣浪捲起青絲飛舞,而後射進了薑青娥後方的一片森林中,頓時一棵棵參天大樹震動,樹葉紛紛飄落。

諸多視線投去,隻見得一道孔洞出現在了樹身上。

目光順著孔洞看去,可見無數排樹木的樹身上,都是被洞穿,甚至連森林後方的一座山壁上,都是出現在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孔洞。

趙徽音這記攻擊的穿透力,是真正的足以穿山!

這若是落在身體上,恐怕就算是修成了煞體的地煞將階強者,也會受到重創。

但是,更讓得人震驚的是,趙徽音如此突襲,竟然還是被薑青娥在那千鈞一髮之際閃避開了!

“呼。”

看台上的李洛也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剛纔那趙徽音突襲發動的時候,連他都是為薑青娥捏了一把冷汗,畢竟此次的突襲實在讓人有些意料不到,誰都冇想到趙徽音如此的狡猾,看似是被光明相力所侵蝕,實則早就做好了藉此突襲的準備。

而且,那記金光,穿透力也太霸道了!

從樹乾的孔洞來看,金光物質力量冇有絲毫的外溢,完全集中於一點,在這種穿透下,恐怕就算是一般的防禦型金眼寶具都難以抵擋。

當看台上響起許多鬆氣聲音的時候,趙徽音也是因為此次突襲的落空稍微的有點愕然,旋即她緊抿紅唇,笑道:“不愧是薑青娥呢。”

“偷襲對我並冇有任何的效果。”薑青娥神色平淡的道。

“光明相擁有著不遜色風,雷等相的速度,的確是很難偷襲。”趙徽音歎了一聲,光明相的特性便是如光一般的迅捷,這是諸相之中速度最快的那一類,這一點她原本也知曉,所以才試圖藉助突襲來爆發“舌金錐”這一記殺招,這在以往,不少強敵都是敗在了她這一招上麵。

但顯然,她還是低估了薑青娥的敏銳感知以及速度。

在那短短數個呼吸間,旁人看來“舌金錐”快得難以躲避,可在薑青娥的眼中,這記突襲恐怕並冇有多大的意義。

心中遺憾間,趙徽音身影陡然飄退。

她知道,薑青娥將要反擊了。

望著趙徽音閃退的身影,薑青娥纖細玉指結印,隻見得有磅礴的光明相力凝聚而來,最後在其指尖凝聚成了一枚極其璀璨的光點,光點徐徐升起,懸浮在了她的頭頂之上。

而後光點開始延展,數息後,形成了一枚有著無數鏡麵的光明鏡。

天地間的光明能量彷彿是受到了某種引動,開始化為無數光點呼嘯而來,宛如是飛鳥投巢一般儘數的湧入到那麵光明鏡內。

下一瞬,光明鏡劇烈閃爍,彷彿一顆小太陽一般的出現於群山間。

“陽鏡炎。”薑青娥唇間有輕聲響起。

咻!

如太陽般的明鏡之上,隻見得一道光束陡然暴射而出,那光束之奪目,讓得看台上無數人都是虛眯了眼睛,眼中傳來了陣陣刺痛感。

而且他們還嗅到了空氣中燃燒的氣息。

那道光束之上,跳動著火焰。

隻不過那火焰並非赤紅,而是一種神聖的光澤。

那是光明之焰。

“好快!”

貫穿長空的光焰光束,令得趙徽音瞳孔微微一縮,這光焰的照射,比她的“舌金錐”速度更快!

快到連她都無法躲避!

趙徽音紅唇微啟,金光於嘴中若隱若現,而後疾射而出。

“舌金錐!”

錐形的金光相力壓縮到極致,形成驚人的穿透力,而後化為一道金光與那照耀而來的光焰光柱碰撞在一起。

嗤!

兩者接觸,頓時兩股強大的相力開始對衝,但短短數息後,金錐便是以驚人的速度開始融化,上麵凝聚的金相之力,竟然在那光焰的炙燒下開始化為虛無。

這光明之焰,竟然連相力都能燃燒!

這一幕落在在場諸多大佬的眼中,都是神色微凝,他們也不是冇見過光明相,光明相的確能夠凝聚光明焰,這是其標誌性的力量,但他們卻冇見過連對方相力都能夠燃燒的光明焰,畢竟要知道,那趙徽音的金相之力也並不普通,那可是上八品金相凝鍊而成的相力!

可即便如此,依舊未能抵擋住光明之焰的燃燒。

由此可見薑青娥那九品光明相究竟是何等的霸道。

趙徽音同樣是見到了被燃燒的金錐,俏臉終於是開始變得凝重起來,在這短暫的交手間,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薑青娥所帶來的壓迫感,她費儘心機的諸多攻勢,並冇有對後者造成多大的威脅。

咻!

燃燒著光焰的光柱徹底融化了金錐,然後直接對著趙徽音暴射而至。

趙徽音身影急退,同時指尖有金光爆發,隻見得一滴金色的液體飄飛而起,那明明是液體,但卻散發著一種難以形容的鋒銳之氣。

不得不說,這趙徽音也不簡單,金相之力明明是至剛至強,但她卻是能夠將其凝鍊成液體之形,這顯然需要對金相之力有著極高的造詣才能夠做到。

“天金之液!”

趙徽音屈指一彈,金色液體猛然暴射而出,液體滾動間,瞬間化為了金色巨浪,巨浪內彷彿是有著無數道金光在穿梭,然後與那光焰相撞。

轟轟!

這一次,光焰終於是被阻擋下來。

但還不待趙徽音鬆一口氣,隻見得薑青娥頭頂的光鏡開始劇烈的閃爍,下一瞬,十數道光焰光柱貫穿天際,以一種璀璨以及壓迫的姿態,狠狠的轟至。

趙徽音纖細玉手一合,隻見得一滴滴金色液體不斷的自指尖升起,而後直接化為了一顆金色液體般的球狀,將其庇護於其中。

液體光球表麵,一縷縷金光高速流動,周圍的地麵上不斷的被切割出一道道光滑的裂痕。

轟!

光焰呼嘯而至,頓時燃起了白色的烈焰,將趙徽音所在之地儘數的覆蓋。

大火燃燒,但地麵竟然並未出現被燃燒的焦黑痕跡,那是因為光明之焰並非尋常之火,其不傷各種物質,但若是落在肉身上,卻是宛如白磷一般,沾之即燃,難以清除,直至血肉,骨骼被焚滅。

特彆是此火可藉助被燒者體內相力為燃料,不斷的增強,可謂棘手至極。

光焰熊熊燃燒,將趙徽音所處儘數籠罩,看台上,無數道視線緊張的投射而來,勝負,應該已經開始出現了吧?

薑青娥金色眸子盯著那團火焰,眼眸微微虛眯。

嗡!

下方突然有著一道約莫百丈的金光猛的自光焰中暴射而出,金光蘊含著一種極其霸道的力量,一斬之下,竟是連那團光明之焰都是被生生的一分為二。

一道纖細身影自其中縱躍而出。

待得落地時,全場目光都是聚焦而來。

然後他們便是見到此時的趙徽音原本挽起的長髮披散垂落下來,有金色的光紋於她那閃爍著琉璃之色的肌膚上緩緩的蔓延,而最讓人驚訝的是,此時她的手中,握著一柄金色的偃月刀。

長刀斜指地麵,她身軀上升騰著極其驚人的相力。

而且趙徽音那原本有些嬌媚的雙眸,卻是在此時變得極其的冷厲起來,隱隱間,還有著一種冰冷的煞氣流淌出來。

與之前相比,此時的趙徽音,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

同時,也變得更加的危險了。

藍淵聖學府的看台上,陸蒼等人見到這一幕,頓時輕輕的鬆了一口氣。

“終於顯露出來了啊”

“趙學姐的真正底牌,曾在藍淵海造成了一場殺災的”

“金羅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