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趙徽音手持金色偃月刀縱躍而出時,全場的目光都是彙聚在了她的身上,而後便是引發了許多驚疑的嘩然聲。

“怎麼回事?她的相力似乎是變得更加的淩厲了!”

“而且眼神也不太對啊”

“這是她的底牌殺招吧,看來被薑姐壓得不得不暴露了。”

“不管她有什麼底牌,但我對薑姐的信心毫不動搖!”

“那是當然,薑姐進入學府後,至今可未曾失敗過一次!”

“”

聖玄星學府的學員們在竊竊私語,不過雖說都被趙徽音這般變化驚了一下,但出於對薑青娥過往那戰無不勝的戰績的信任,他們依然對薑青娥充滿著信心。

“隊長,她怎麼感覺換了一個人一樣,有點像是我平常研究靈水奇光時的狀態轉變。”白萌萌也是在看著趙徽音的身影,若有所思的道。

“的確挺像。”

李洛點點頭,沉吟道:“我猜測應該是她所修煉的某種秘術所導致,此時她的眼神中情感淡化,應該是以秘術封印了情緒,然後令得自身進入到某種極致的狀態,如此一來,自身的實力也會得到一種增幅。”

“薑學姐能應對嗎?”白萌萌擔憂的問道。

此時的趙徽音氣勢過於的懾人,容不得白萌萌不擔心。

李洛目光轉向薑青娥的身影,後者也是在注視著氣勢變化極大的趙徽音,那張絕美的容顏上並冇有任何的懼色,反而是帶著一點細微的驚訝以及躍躍欲試。

這種狀態下的趙徽音,終於是引起了她的一點興趣。

“薑青娥的實力,連我都不知道藏了多少,同等級的人想要打敗她恐怕這東域神州內都找不出幾個來。”李洛笑了笑,雖說有時候會因為局麵的變化而不由自主的出現一點擔心,但若說薑青娥會被打敗,他卻覺得有點不太可能。

無他,隻是因為他非常清楚這個從小一起長到大的女孩,究竟擁有著多恐怖的潛力。

即便如今的李洛身懷雙相,並且已經在傾儘全力的去追趕,但有時候依然還是會感覺到一點無力。

這個女孩,太過變態。

有時候真懷疑老爹老孃是不是故意找這麼一個出色的人回來打擊他的。

而在看台上嘩然聲不斷時,薑青娥則是並未受到乾擾,她的眸光隻是盯著眼前的趙徽音,纖細玉指輕輕一彎。

頭頂上璀璨的光鏡頓時再度暴射出一道火焰光柱,射向了趙徽音。

火焰光柱呼嘯而至,趙徽音足尖輕點地麵,嬌軀陡然射出,同時手握金色偃月刀,臉色冷漠的一刀斬下,頓時一道數十丈龐大的金色彎月刀光暴射而出,劃破長空,與那火焰光柱相撞。

轟!

狂暴的相力互相沖擊,而後彷彿是化為了一團璀璨的煙花,相力衝擊波橫掃開來。

這一次,趙徽音擋住了光焰照射。

然後趙徽音身影半點不停,直接出現在了薑青娥前方,偃月刀刀鋒裹挾著極其淩厲的金相之力,霎那間化為連綿刀光,鋪天蓋地的對著薑青娥周身要害劈斬而下。

刀光斬下,薑青娥玉手一握,一柄重劍於掌心閃現而出。

而後刀光席捲,光明大放。

直接正麵迎上。

鐺!鐺!

短短霎那間,雙方刀鋒以一種極其凶悍的姿態硬碰了數十回合,雙方身影紋絲不動,但那泄溢的刀光卻是引得這片區域的天地能量都是在劇烈的沸騰,周圍的地麵上更是被那淩厲霸道的刀光撕裂得千瘡百孔。

那趙徽音原本正麵是不敵薑青娥,但此次憑藉著特殊的狀態,竟是有些不落下風的意思了。

而後兩道倩影疾馳而動,一道道殘影閃現而出,兩股強橫至極的能量不斷的彼此硬憾。

所過之處,一切阻攔之物都被摧毀。

看台上,無數學員看得目不轉睛,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眼前兩女的大戰,算得上是此次門票賽最為激烈的一場,畢竟此前兩場雖然等級更高,但長公主與中南的戰鬥完全就是一邊進攻一邊防守,激情不足,而宮神鈞那一場則是實力碾壓對麵,也冇多大的看點。

而這一場原本趙徽音是被儘數壓製的,但冇想到她還有一道特殊的底牌,憑這把底牌,現在的她終於是能夠與薑青娥鬥得不分上下了。

“這趙徽音現在的實力,已經很接近於地煞將階第三階段的極煞境了。”最高看台上,各方大佬也是在點評著。

“藍淵聖學府也很有底蘊啊,如此優秀的年輕人,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不過薑青娥的應對也是遊刃有餘,不論那趙徽音爆發出何等猛烈的攻勢,依舊被她儘數的接下,這種舉重若輕之感,讓人摸不透。”

“她給人的感覺,更像是在享受趙徽音給她帶來的一點戰鬥快感與興趣。”

“薑青娥恐怕有所隱藏。”

“不過這種局麵應該持續不了多久了,比試的時間快到了,薑青娥應該不會允許趙徽音拖成平局。”

當看台上的各方大佬交流時,場中的戰鬥變得愈發的激烈,兩道強悍的相力狼煙升騰,攪動風雲,整片山岩地帶直接是在此時被儘數的絞碎,滿地的碎石。

鐺!

又是一次極為強硬的衝撞。

薑青娥重劍劈斬而下,大地瞬間被撕裂,趙徽音手中金色偃月刀劇烈的一顫,纖細的身影飄飛而退,冷漠的眼眸中有金光漣漪泛動。

“時間快到了,這就是你的極限嗎?”薑青娥那素來平靜的絕美俏臉上,罕見的浮現出一抹細微的笑意,先前的戰鬥,倒算是這段時間內少有的酣暢了。

若是剛開始的狀態,此時趙徽音定然會嬌笑著說一些戲謔的話,然而現在,她卻是冷漠不語,但玉手卻是緩緩的緊握了刀柄。

她伸出一根纖細的手指,指尖有鮮血滴落下來,落在了金色的刀刃上。

在那刀刃上,有一道深金色的豎痕,彷彿金色眼目一般。

顯然,趙徽音手中的金色偃月刀,也是一柄等級相當高的金眼寶具,難怪散發而出的刀氣是那般的淩厲,霸道。

鮮血落入到了金色豎痕中,金色偃月刀頓時劇烈的震動起來,有淡淡的血紋於其中蔓延出來,漸漸的瀰漫到了刀刃各處。

天地間的能量在此時開始沸騰,下一瞬,彷彿是受到了某種引動,開始滾滾的對著趙徽音手中的偃月刀彙聚而來,片刻後,刀光大盛,竟是在趙徽音的身後虛空,折射成了一柄約莫百丈巨大的金色刀影。

金色刀影淩空,巍然不動間,卻是有滔天的刀氣肆虐,甚至連那天際白雲,都是在此時出現了被撕裂的跡象。

刀氣衝雲霄。

看台上,一些實力達到了地煞將階的四星院老生,都是開始色變,他們之中有極少數的人實力達到了第三階段的極煞境,說起來他們在學府內也是處於最頂尖的層次,除了七星柱外,便是以他們為首。

但即便是他們,這一刻都是感覺到了一種巨大的危機。

這個趙徽音,明明隻是煞體境,但卻能讓他們這些極煞境都生出驚懼之意,當真可怕!

在那無數道震動的目光注視下,趙徽音檀口微張,一團金色的氣息緩緩的吐出。

她眼眸中的金光幾乎是在此時強盛到了極致。

而後,她雙手握刀,猛然的斬下,同時有冷漠的聲音隨之響起。

“薑青娥,我這一刀,可斬極煞。”

嗡!

當趙徽音這一刀斬下時,其身後虛空那一道百丈刀影,也是同時的揮了下來。

那一瞬,天地間有尖嘯聲在響起,隻見得這方天地間充斥的能量,都是在此時滾動起來,彷彿是被那一道淩厲到極致的刀光生生的劈斬開來一般。

大地上,更是瞬間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刀痕,幾乎是將這片戰場貫穿。

巨大的刀光從天而降,直接斬向薑青娥所在。

而薑青娥則是抬頭注視著那道刀光,金色的眼眸中有著一抹欣賞之色浮現,趙徽音這一刀,的確是將其自身實力儘數的顯露無疑,這一刀,如她所說,就算是一般的極煞境,可能都會被她所斬殺。

越級殺敵,稱之天驕並不過分。

隻不過

也就是如此了。

薑青娥緩緩的緊握手中重劍,紅唇輕輕的掀起。

“可斬極煞”

“我就是極煞可你,斬不了。”

這一瞬間,有璀璨光明相力爆發,薑青娥手持重劍,猛然劈下。

咻!

一道足足百丈,燃燒著光焰的劍光暴射而出,這道劍光一出,天地似是都被一分為二!

全場的目光被吸引而來,繼而有一道道驚駭之色浮現出來,甚至連最高台上的那些各方大佬,麵色都是微微的變得凝重了一些。

因為他們都能夠感受到,薑青娥這一劍,並不簡單。

在那道劍光上,竟是流轉著青色異光,那是一縷縷玄之又玄的光彩,當其出現時,彷彿虛空都被割裂了。

那是

煞罡!

原來,薑青娥,已入極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