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兩道強悍到極致的刀光劍芒掠過天際,然後在下一刻轟然相撞。

無數視線彙聚而來,所有人都是屏氣凝神,因為他們都知道,勝負就在這一刻。

趙徽音先前那一刀已是驚天地,可誰都冇想到,薑青娥的反擊更為的淩厲與凶悍,她直接是將自身的一些真正實力顯露出來。

極煞境!

那蘊含著煞罡的一劍,連天地彷彿都被劈開。

趙徽音那一刀,說是能夠斬殺極煞,可那也隻是一些實力普通的極煞而已,但顯然,薑青娥並不在這個行列之中。

轟!

而在無數學員心中驚歎間,雙方攻勢已是碰撞,劇烈的轟鳴聲響徹而起,狂暴至極的相力衝擊波裹挾著淩厲無匹的刀光劍芒橫掃開來,所過之處,一切都被摧毀。

甚至連看台的範圍都被波及,無數學員紛紛變色躲避。。

不過此時有著紫輝導師出手,迅速的佈下了層層防禦,將那些席捲而來的相力衝擊以及刀光儘數的抵禦。

更多的目光,則是不受影響的死死盯著戰場的半空處。

那裡兩道淩厲強大的刀光劍芒在吞吐著驚人的力量,虛空都在這種侵蝕下變得扭曲起來。

但這種僵持僅僅隻是短暫的,因為那流轉著青色煞罡的光明相力劍光明顯更為的強悍淩厲,數息後,來自趙徽音的那一道龐大刀光已是開始變得搖搖欲墜,其上隱隱有裂紋浮現。

薑青娥眸光微垂。

她知道,戰鬥到此結束了。

砰!

金色刀光發出了哀鳴之聲,而後轟然破碎。

咻!

蘊含著青色煞罡的劍光威勢則是並未減少,直接是斬破蒼穹,以一種淩厲無匹的姿態,狠狠的斬向了趙徽音。

趙徽音嬌小的身子在那龐大的劍光之下顯得那般的渺小與無助。

劍芒帶起的狂風將她的髮絲吹拂得亂舞,她眼眸中的冷漠與金光在迅速的消退。

她望著劈麵斬來的劍光,貝齒咬著紅唇,竟是顯露了一些無助之色。

砰!

不過,就當劍罡即將斬下時,薑青娥突然玉手一握,隻見得那凶悍到足以劈斬開一座山嶽的劍光,竟是直接突兀的破碎開來,狂暴的相力四溢,形成衝擊,

將趙徽音嬌軀震得倒飛而出。

她驚呼一聲,

但冇飛出幾步,

便是感覺到手臂被抓住。

趙徽音抬頭一看,隻見得薑青娥出現在了前方,伸出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腕。

“你”趙徽音眼神有些複雜,

倒是冇想到薑青娥會出手救她。

薑青娥鬆手,任由趙徽音落下,

淡淡的道:“你輸了。”

趙徽音有些幽怨的道:“你已經是極煞境就早點說啊,

若是我知道你這般實力,

何苦還來挨一頓打,真是浪費感情。”

薑青娥道:“你還不錯,

比我們學府的都澤紅蓮好一點,起碼能給我帶來一點戰鬥的興趣。”

趙徽音無語,感情這純粹隻是把她當做一個熱身切磋的對象而已,

雙方的差距,

實在是不小,

對方剛纔根本就冇出全力的在陪她玩耍。

她歎了一聲,

旋即眼神複雜的看著薑青娥,道:“如果你是我們藍淵聖學府的人多好呀。”

趙徽音湊近兩步,

聲音嬌媚的道:“薑青娥,你可真是讓我心動,你要不要把李洛給踹了,

然後謀奪了洛嵐府,如果你成了洛嵐府的府主,

等我從藍淵聖學府畢業了,就來投奔你呢!”

薑青娥看了趙徽音一眼,

道:“你這是還冇被打夠?”

趙徽音嘟著嘴道:“真是凶呀,我這次可冇開玩笑,

李洛那小子,配不上你呢,癩蛤蟆吃天鵝肉,總是一件煞風景的事。”

“我跟你打賭,他一定贏不了我們藍淵聖學府的陸蒼。”

薑青娥淡淡的道:“小覷李洛的人,你不是第一個,坑裡埋的人,

你應該能找到不少共情的。”

趙徽音聳聳肩,道:“不信就等著瞧咯。”

薑青娥則是冇興趣在這上麵與她多費唇舌,而是轉身看向了高台督戰的紫輝導師。

而此時那名督戰導師在辨認了場中局勢,明白趙徽音已無再戰之力後,

便是點點頭,朗聲響徹全場:“三星院第一場,勝者,聖玄星學府,薑青娥!”

“哇哦!”

“薑姐威武!”

“薑姐無敵!”

層層看台上,爆發出了驚天動地般的歡呼喝彩聲,無數學員眼露驚歎,崇拜的望著薑青娥的身影,這一場戰鬥,委實精彩,而且薑青娥那無敵之姿,真的是讓人愛得欲罷不能。

此戰之後,薑青娥在學府內的聲望,怕是要不遜色於長公主與宮神鈞了。

看台一處,宮神鈞,長公主等人也是在凝視著戰場內。

“薑學妹當真是厲害。”

宮神鈞目光注視著那道絕代風華的倩影,忍不住的感歎道:“按照她這速度,恐怕年底的時候還真是有可能突破到天罡將階,那時候,也不知道哪個倒黴的七星柱會被她給盯上。”

長公主微微一笑,道:“青娥應該是有能力競爭東域神州最強三星院學員的稱號,如果她真的在聖盃戰上將其奪得,可算是我們聖玄星學府破天荒的頭一回了。”

宮神鈞沉吟了一下,道:“聽聞其他聖學府此次聖盃戰也是有備而來,九品相雖說罕見,但整個東域神州未必就隻此一家,不過不管怎麼說,薑學妹應該都算是最有實力的競爭者之一。”

長公主頷首,鳳目盯著薑青娥的身影,眸子中流轉著滿滿的欣賞之色。

如此人物,隻要再過得幾年,必然會是大夏中極為驚豔的人物,不,如果機緣得當的話,這個大夏,說不得都束縛不了她的腳步。

雖說相性的品階也不能完全代表未來的成就,但薑青娥可不隻是擁有著品階的優勢,她的心性以及自身的努力,這些年所有人都看在眼中,當初洛嵐府岌岌可危,風雨飄搖,也是她一力將其扛起,與此同時她也並未耽擱自身的修煉,所以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薑青娥真的是讓長公主無比的欣賞。

“青鸞你最近與薑學妹走得可是極近。”宮神鈞突然微笑道。

長公主笑道:“我當然是想要和青娥成為朋友。”

旋即她眸光投過來,眼神頗有深意的道:“皇兄,你莫非還對青娥有著念想嗎?”

雖說宮神鈞對此一直頗為含蓄,並冇有任何越線的行為,但長公主還是知曉這位皇兄心中之意。

宮神鈞笑了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是人之常情吧?”

“薑學妹如此優秀,我身為一個男性,對她有所傾心,也不奇怪。”

長公主淡笑道:“你應該也觀察李洛大半年了吧,他與薑青娥間的關係與感情可是超乎想象的深厚。”

宮神鈞微微沉默,手掌輕輕的拍打著麵前的欄杆,眼中有異光流轉。

他也不得不承認,他低估了李洛與薑青娥之間的情感,在最開始的時候,他也以為雙方的那份婚約並冇有多大的意義,但隨著這大半年的關注下來,他發現薑青娥跟李洛間的情感與羈絆遠超意料。

薑青娥平常的時候看上去也比較容易接觸,冷靜從容,但所有人能夠感覺到接觸時的那種不遠不近的距離感,你可以和她交流,但想要更進一步,卻是一種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特彆是異性。

至今為止,不乏各種優秀的學員以各種方式試圖對薑青娥展開追求,但那最終的結果是,原本還能夠算是泛泛之交,可之後卻是連最簡單的朋友都做不成。

這也是導致宮神鈞大半年都冇有什麼動靜的主要原因,隻能在學府偶爾遇見時,做一些簡單的交談,難以促進關係。

而這一切,顯然都是因為李洛的到來。

薑青娥很注重他的感受。

“這位李洛學弟,真的是讓人很羨慕啊。”宮神鈞緩緩的說道。

長公主對此倒是極為的認同,道:“的確,他的洛嵐府倒是不值得羨慕,可有這麼一個未婚妻,當真是讓人羨慕到眼紅。”

她頓了頓,衝著宮神鈞笑道:“皇兄,青娥這邊,你怕是冇什麼指望了,還是趁早收心,另覓紅顏吧。”

宮神鈞笑了笑,冇有說話。

長公主鳳目中流轉著饒有深意之色,對一個男性如此的勸導,其實作用不大,反而會激起其好勝之心,而宮神鈞這般的優秀,又有如此的身份,這種好勝心其實會更強,所以你若是讓他適可而止,或許反而會有反作用。

但若是如此,長公主則是更樂意見到。

因為宮神鈞如果真的表現激進了一點,那麼以薑青娥的性格,大概率會直接與他割裂關係,那樣一來,對她而言,可是一個好事。

畢竟,她可不想看見薑青娥與攝政王一繫有所接近。

當然,宮神鈞城府也是極深,她這般言語未必有用,但三言兩語,又不費力,長公主不介意隨手一刀。

長公主收迴心神,注視著場中,門票賽到了這一步,聖玄星學府已經有了先機,不過接下來,聖玄星學府的優勢期則是要下滑,所以就得看後麵的代表選手能不能穩住了,如果能夠穩下來,此次的門票賽,聖玄星學府應該就是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