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一十三章李洛出場李洛的身影如大鳥般的掠下,身處半空時,腳下有相力噴發,令得他的身影短暫滯空,而後身影落在了茂密的參天大樹之上,身形躍過一片樹林,便是落向了一片遼闊的湖泊。

湖泊碧綠,其中還有著古樹從湖底生長而出,水與樹的倒影交相呼應,倒是頗有意境。

李洛踩著湖麵,腳下有水波盪漾。

他扶著腰間的雙刀,麵容平靜,他兩道相性以水木為主,所以這個湖泊場地對於他而言分外的有利,而按照門票賽的規矩,上一場戰敗的一方有優先挑選戰鬥場地的權利,李洛雖說並不懼對方,但這種送上門的有利條件,他如果不要的話,那也顯得太迂腐以及傲慢了,同時這也不符合他李洛喜歡白嫖的性格。

群山間,無數目光彙聚而來。

同時有一道身影從天而降,宛如炮彈般的落在了湖麵上,頓時有相力衝擊爆發開來,捲起了水浪,對著四麵八方呼嘯而去。

而浪潮在距離李洛尚還有半丈距離時,悄然的平息下來,水浪融入了湖水。

李洛的目光望著前方湖麵上那道人影,來者一身白衣,模樣也算是俊朗,此時的他,同時是在盯著李洛,笑眯眯的模樣似乎是顯得格外和善。

“陸蒼?”李洛問道。

白衣青年笑著點點頭,道:“我是陸蒼,李洛同學,聽聞你是傳說中的雙相?”

李洛一笑:“雙相雖然少見,但遠遠算不得什麼傳說。”

陸蒼含笑道:“我也覺得傳聞過於誇大了一些,李洛同學的雙相品階應該都不算高,那麼以此融合出來的雙相之力,怕也不會強到哪裡去。”

李洛麵容平靜,點頭認同:“你說的對。”

陸蒼則是繼續笑嗬嗬的道:“若是如此的話,李洛同學何不主動將這場勝利讓於我,免得還要浪費時間交手。”

李洛目光盯著陸蒼,旋即笑了笑,道:“你這手段倒是與那趙徽音很相似,是想要故意以言語激怒我麼?這難道是你們藍淵聖學府一脈相承的手段?”

陸蒼聳了聳肩:“看來李洛同學很冷靜呢。”

“這場戰鬥於我們雙方都是冇有退路,所以多餘的廢話也就不必說了,直接手下見真章吧,若是實力不足,光靠這些嘴皮子的手段,反而是惹人恥笑。”李洛扶著雙刀的雙手一握,伴隨著鏘聲,刀鋒便是出鞘。

他雙刀斜指水麵,身體上已是有雄渾的相力升騰起來。

腳下的湖麵,有漣漪一圈圈的盪漾。

陸蒼見狀,笑眯眯的點點頭,手掌抹過手腕上麵佩戴的空間球,頓時有一根青色長棍出現在其手中,同時有相力自其身體表麵緩緩的升起,他的相力呈現淡淡的赤紅色彩,升騰間彷彿是在周身環繞著一頭煞氣逼人的赤紅巨蟒。

如此凶煞的氣息,絲毫不弱於秦逐鹿的噬金妖虎相。

而且對方的實力,也如情報上麵所說,處於化相段第一變。

砰!

陸蒼身影率先暴射而出,手中長棍化為一道熾熱狂暴的青光將前方的湖水撕裂,然後對著李洛麵門如疾風般的轟去。

李洛並未退避,雙刀直接迎上,層層刀光如碧波盪漾,直接是將陸蒼這迎門重擊正麵抵擋,火花四濺間,有相力震盪,捲起重重浪花。

雙方的相力接觸,頓時彼此侵蝕。

李洛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有一股熾熱,凶戾的相力順著雙刀湧來,那相力如同惡蟒一般,若是侵入體內,血肉都會被啃食,倒是霸道陰毒。

上八品相性修煉而出的相力,靈性更強,想要化解也更為的棘手麻煩,這一點李洛此前與秦逐鹿交手時已經深有體會。

所以此時他也冇有半點的猶豫,體內兩座相宮直接震動起來,兩股相力如溪流般呼嘯而出,轟撞在一起。

雙相之力!

陡然間沸騰澎湃的相力如火山噴湧,驚人的相力波動直接是從李洛體內爆發而出。

鐺!

刀棍驟然相撞,狂暴的相力橫掃,湖麵掀起丈許浪潮。

陸蒼的神色在此時微微變幻,這一次青蟒棍上傳來的那一股強悍相力,比起之前,可謂是強橫了太多,而且那股相力之中摻雜著兩種相力,彼此融合疊加,威能驚人。

在這種相力的衝擊下,即便是他那素來引以為傲的上八品相力,竟然都是被逼退了回來。

“這就是雙相之力嗎?果然是有點意思!”

不過麵對著如此強敵,陸蒼眼神反而是愈發的明亮熾熱起來,他的眼中有著赤紅之色浮現,眼瞳也是在此時出現了細微的變化,竟是隱隱的化為了蟒蛇的豎瞳,給人一種冰冷凶戾之感。

轟!

赤紅相力爆發,陸蒼速度力量在此時驟然提升,手中青蟒棍化為漫天青蛇,直接對著李洛周身要害噬咬而去。

“青玉纏手!”

李洛身影倒退數步,雙袖一抖,青光自其中噴湧而出,同樣是如同條條綠蟒般迎了上去,霎那之間雙方交擊上百次,相力衝擊波震得水波盪漾。

下一瞬,陸蒼的身影自那相力震盪處疾射而出,此時他的身軀上瀰漫著赤紅之色,仔細看去,那竟是一些紅色的蛇鱗,蛇鱗如鱗甲般的覆蓋於一些皮膚上麵,令得此時的陸蒼彷彿是蛇人一般。

但李洛卻是知曉,這是因為對方與自身相性的融合達到了頗高的層次。

陸蒼速度極快,直撲李洛。

煞氣逼人。

李洛腳步於水麵上滑退,同時指尖成印,化為道道光點落入四周水麵之下。

“萬樹之縛!”

頓時湖泊中的那些古木在此時猶如甦醒了一般,無數道樹枝如蔓藤般的對著陸蒼纏繞而去。

此時陸蒼的敏捷比李洛更強,所以李洛需要想辦法限製對方的速度。

“嘶嘶!”

陸蒼咧嘴,有些尖長的舌頭伸出來,發出如同蛇嘶的聲音,他手中青蟒棍揮動,漫天青光掠出,直接是將那些纏繞而來的樹枝蔓藤儘數的轟碎。

“這些伎倆,可拖不住我!”陸蒼譏笑。

李洛未曾理會,屈指一彈,有一些深藍色的光芒液體射出,落入到了那些蔓藤之上。

“重水術!”

頓時蔓藤變得極其的沉重,揮舞之間,刺耳的破風聲響起。

砰砰!

突然間力量劇增的蔓藤攻勢,頓時讓得陸蒼麵色微微一變,下一瞬,終於是有一條蔓藤突破了他的攻勢,直接自刁鑽處襲來,重重的砸在了其後背之上。

陸蒼身影頓時飛了出去,在那水麵上狼狽的滾出了數十米。

然而其身影剛剛穩住,還不待有所反應,腳下的湖水突然暴湧而起。

“水流剝離術!”

湖水彷彿是形成了水牢直接是將陸蒼籠罩,而後水流在其中暴動起來,旋轉之間爆發出撕扯的力量,試圖將其中之物直接絞碎。

“水流矢!”

李洛屈指一彈,指尖有一道道水相之力所化的流矢直接射進了那旋轉的水球之中,頓時將那攪動的力量變得更強了一些,水球中,有殷紅的鮮血漸漸的散發出來。

群山間的看台上,有一**的驚歎的聲音在此時不斷的響起。

“好精妙的相術配合。”

長公主讚歎開口,道:“水相與木相的相術彼此配合,即便隻是一些不算太厲害的相術,卻依舊能夠爆發出不容小覷的威能,李洛在相術上麵的天賦,很是讓人驚豔呢。”

宮神鈞也是微微點頭,道:“這就是雙相的優勢,李洛很懂得如何將其發揮出來,不過眼下雖說略占上風,但勝負如何依舊不好說,畢竟如果這就是陸蒼的所有能力,那藍淵聖學府費儘心機促成的決勝局也未免太讓人失望了。”

“他們必然還有足以扭轉局麵的底牌。”

其他的七星柱皆是點頭,目光緊緊的注視著場中那顆旋轉的水球。

嘶!

在那諸多驚歎間,水球中突然有著凶戾的嘶鳴聲響起,同時有一股赤紅相力如烈焰般的爆發開來,整個水球都是在這一瞬間被蒸發,一道赤光沖天而起,而後重重的落下,掀起巨浪翻湧。

此時的陸蒼,麵色陰沉,身軀上出現了一些血痕,雖說隻是輕傷,但無疑也顯露了在先前的交鋒中,他被李洛那精妙的相術配合所壓製。

李洛盯著陸蒼,神色倒是從容平靜。

經過剛纔的交鋒,他已經試探出了對方的實力,這陸蒼的實力與秦逐鹿應該處於相同的層次,或許比起秦逐鹿更強一點,但也隻是強得有限,這在同齡人中算是很不錯了,但這還不夠,因為他能夠打敗秦逐鹿,那麼自然也能夠打敗這個陸蒼。

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把你們的底牌亮出來吧,這種程度的試探已經冇有意義。”李洛緩緩說道。

他不相信藍淵聖學府會如此自信的將決戰交給這種程度的陸蒼,倒不是說陸蒼不強,隻是說,這種強度,撐不起決定門票歸屬的決戰。

陸蒼赤紅的豎瞳陰冷的盯著李洛,他也冇有說任何針鋒相對的廢話,而是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與此同時,在藍淵聖學府的看台上,那名為陸藏的一星院代表,也是雙目閉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