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湖麵上,當陸蒼閉目的時候,李洛頓時察覺到一股異樣的波動,那股波動自陸蒼的體內傳出,讓得他嗅到了危險的味道。

於是他毫不猶豫的一刀斬出,刀光劃破湖麵,直接對著陸蒼麵門斬了下去。

也冇人規定他要在這裡傻乎乎的等著對方將底牌儘數的施展出來,所以現在出手將其打斷,也是一個很合情合理的事情。

隻不過這道刀光在距離陸蒼尚還有半丈距離時,便是被一層憑空浮現的相力光幕抵禦了下來。

顯然,陸蒼也不是笨蛋,早就做好了一些防護。

李洛出手不停,連綿刀光不斷斬出,帶起尖銳的破風聲,不斷的轟擊在那相力光幕上,而在他這般急速的攻擊下,相力光幕迅速的變得搖搖欲墜起來,十數息後,光幕陡然破碎。

一道淩厲刀光直接削向了陸蒼麵門。。

轟!

而就在這一瞬,緊閉眼目的陸蒼突然一拳轟出,直接與那刀光相撞,一拳之下,刀光破碎開來。

陸蒼的拳頭,毫髮無損。

李洛眼神微凝,因為他見到陸蒼的頭髮在此時漸漸的變長起來,垂散在了身後,而且他的頭髮有一半化為了白色,黑白交替,顯得有些詭異感。

當然變化的不僅僅隻是頭髮,而是陸蒼體內那以驚人的速度攀升起來的相力波動。

那種程度,已經遠遠的超越了之前的化相段第一變。

那股相力之強,甚至都捲動了周遭的湖水,不斷的在陸蒼四周形成翻湧不停的浪潮。

李洛眉頭都是在此時緊皺了起來,對方突然暴漲這麼多的相力,委實有些不可思議,畢竟即便是他自身所修煉的相泡術,那也不過隻是多儲存數分相力而已,哪能如陸蒼這般,幾乎是成倍的翻漲?

現在的陸蒼,從相力強度來看的話,應該是提升了一個級彆,達到了化相段第二變,而且恐怕還是第二變中的巔峰。

另外他這個化相段第二變,也不是那些普通的化相段第二變能夠相比,以他的本事,足以將這種相力化為更高級彆的戰鬥力,畢竟能夠越級勝敵的,可不止他李洛一人。

按照李洛的估計,這個狀態下的陸蒼,真實戰鬥力恐怕已經超越了葉秋鼎,直逼祝煊了。

如此提升,不可謂不驚人。

在李洛驚疑間,陸蒼閉攏的雙目已是在此時緩緩的睜開,他的雙瞳同樣有些變化,變成了一赤一黑的豎瞳,豎瞳冰冷,同時蘊含著凶戾。

層層看台上,那些投向此處的目光皆是略微的有點變化,顯然都察覺到了這個狀態下的陸蒼相當危險。

“他的相力怎麼能夠提升這麼多的?”呂清兒輕咬紅唇,放在欄杆上的雙手都是忍不住的緊握起來。

“有點不對勁。”秦逐鹿沉聲說道,他也是上八品的萬獸相,但卻無法做到陸蒼這種程度,莫名的將自身實力提升暴漲一倍。

“不僅僅是相力的提升,那個陸蒼體內的相力波動,也憑空的多出了一種性質,他此前的天陽蟒相熾熱霸道,而如今卻多了一種陰詭之氣”一旁的薑青娥平靜的開口。

而後她的眸光投向藍淵聖學府的看台上,遠遠的能夠看見那名為陸藏的青年。

“那種多出來的相力以及性質,反而很像是屬於那個擁有著“玄陰蟒相”的陸藏。”

聽到薑青娥此話,呂清兒,秦逐鹿等人皆是感到有點不可思議:“薑學姐的意思是,那個陸藏,竟然能夠將自身的相力以及相性隔空轉嫁到陸蒼的身上?”

薑青娥頷首:“那個陸藏此時已經進入到了一種假寐的狀態,周身相力全失,如果所料不差的話,這就是藍淵聖學府的殺手鐧,這兩兄弟同胞而生,有這種匪夷所思的玄妙之處,也不足為怪。”

“從某種意義來說,現在的陸蒼,也算是身懷雙相了,而且相性的品階,比起李洛還要更高一些。”

白萌萌秀眉緊鎖:“那隊長豈不是就要危險了?”

雙相之力是李洛賴以成名的手段,如果對方也是如此,那對於李洛而言顯然不是好訊息。

“不一樣的。”

薑青娥搖搖頭,道:“李洛身懷雙相宮,有相宮庇護的相性,才能真正發揮其力,而陸蒼雖說能夠以這種特殊的方式將陸藏的相性以及相力都嫁接過來,但終歸是冇有獨立的相宮,所以無法形成真正的雙相之力,充其量隻是兩股力量罷了。”

“而且冇有相宮提供支援,那股嫁接而來的力量與相性就如同無根浮萍,持續不了太久就會逐漸變弱,直至退散。”

“當然,不能否認此時的陸蒼戰鬥力極其的強橫,一般的化相段第三變,恐怕都不是他的對手,難怪藍淵聖學府會將其視為扭轉戰局的殺手鐧,他的這份能力,彆說是在門票賽了,就算是放眼東域神州各大聖學府的一星院中,都能夠排的上號,說起來算是個天驕了。”

“李洛想要勝了這一局,就得看他平日裡藏了幾分本事了。”

聽著薑青娥的分析,呂清兒,秦逐鹿等人皆是眉頭緊皺起來,眼中開始有擔憂之色浮現,果然,這場決戰,比想象的還要更為的艱難,也不知道李洛那裡,究竟能不能擋得住。

其他的看台上,聖玄星學府的各院學員也是察覺到了陸蒼的變化,頓時眼神都變得緊張起來。

原本此前因為李洛占據一些優勢而帶來的雀躍聲音,也儘數的消失了下去。

此時他們才明白,先前的優勢,不過隻是雙方的試探而已。

在那群山間無數道目光的彙聚下,陸蒼緩緩的扭動了一下脖子,骨骼間發出了清脆的聲響,他那一赤一黑的豎瞳盯著李洛,臉龐上雖然帶著笑,但卻隻是讓人感覺到滲人的寒意。

“李洛,我這份底牌,你還滿意嗎?”他笑眯眯的道。

李洛微微點頭,道:“遠超我的意料,我是真冇想到,你們兩兄弟還能這麼玩。”

陸蒼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你能有雙相,彆人自然也有其他的神異。”

“這話也有道理。”李洛笑著認同。

陸蒼則是緩緩的將手中的青蟒棍抬了起來,指著李洛,笑眯眯的道:“那麼接下來,也就該我來說一聲了,李洛,如果你冇有其他的底牌,那麼我想,這場決勝局,你就可以退場了。”

李洛聞言,剛要說話,眼神卻是陡然一凝。

因為那陸蒼在聲落的瞬間,直接是發動了極其淩厲的攻勢,隻見其腳掌一跺,腳下的湖水頓時炸裂開來,水浪沖天而起,化為暴雨傾盆而下。

暴雨傾瀉間,赤黑相力自李洛眼瞳中急速的放大,空氣被撕裂,似是一條赤黑雙首巨蟒飛撲而至,煞氣滾滾,似是要吞天噬地。

李洛體內雙相之力毫不猶豫的爆發,雙刀凜然斬下。

鐺!

兩者正麵衝撞。

狂暴的相力掀起波濤,而李洛緊握雙刀的手掌猛然一震,那股異常狂暴的相力裹挾著磅礴力量衝擊而至,頓時將其虎口震裂,而後其身影倒飛而出,腳掌在水麵上滑退出了足足數十米,方纔漸漸的穩住。

這一波碰撞,局麵頓時逆轉。

群山間,有嘩然聲響起。

陸蒼踏水而出,他手持青蟒棍,笑眯眯的望著被震退的李洛,而後歪頭問道。

“李洛,你應該是第一次感受到被同層次的人壓製的味道吧?”

“這個滋味,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