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一十五章一星院的巔峰戰麵對著陸蒼那充滿著挑釁與譏嘲的話語,李洛倒是並未動怒,因為他明白對方無非是想要挑動他的怒火,好讓得他在戰鬥中失去冷靜而已。

他體內水相,木相之力同時運轉,有濃鬱的治療之力散發出來,手掌處的傷口頓時迅速的恢複過來。

“不愧是藍淵聖學府的殺手鐧。”

李洛笑了一聲,倒冇有說什麼無非是藉助了你兄弟力量,然後以二打一這種冇有意義的話語,因為對方的行為雖然討巧,但卻並不算違規,否則此時早就有聖玄星學府的督戰導師喝停了比試。

而眼下比試在繼續,也就說明陸蒼所為符合規矩。

所以現在他要做的,不是講那些無用話語,而是需要以真刀真槍,將對方氣焰打壓下去。

不過,難度當真不小呢。

眼前的陸蒼,的確算得上是至今為止他所遇見的同齡人中,最為麻煩與棘手的強敵,這一手兄弟相力相性轉嫁之術,讓人匪夷所思間又歎爲觀止。

即便是李洛也不得不承認,如果隻是以相力的強度來說,現在的陸蒼是要強過他的。

不過這樣,才能夠真正算得上是一場重要比賽的決勝局。

李洛笑了笑,雙目之中,終於是有了一些興趣以及戰意。

轟!

而陸蒼同樣未曾繼續以言語挑動怒火,直接是引動體內愈發澎湃的相力,隻見得赤黑兩股驚人的相力自其體內爆發,宛如是兩頭互相纏繞的巨蟒般沖天而起,狂暴的相力捲起浪潮,彷彿孽龍於大湖中興風作浪。

雖說有了此前四星院,三星院那些天罡將階,地煞將階的珠玉在前,他們這種相師境的修為看上去冇有那麼的磅礴壯烈,但這並不妨礙看台上許多聖玄星學府的學員麵色凝重,因為陸蒼的氣勢,太強了。

而能夠在一星院時就具備如此實力,這個陸蒼,不愧是藍淵聖學府的殺手鐧。

原本他們對李洛還算是頗有信心,可如今陸蒼這麼一搞,也讓得人不免有些忐忑起來,如果這一場真是輸了,那麼聖玄星學府豈不是連聖盃戰的門票都拿不到?這對於學府的聲望以及士氣都將會是重創。

陸蒼手握青蟒棍,棍影猛然對著湖麵砸下。

呼啦啦!

一棍之下,湖麵頓時被撕裂開來,赤黑相力咆哮而出,裹挾著湖水,竟是化為了一條十數丈長的赤黑雙頭巨蟒,然後對著李洛所在閃電般的襲擊而來,氣勢驚人。

李洛身影滑退,體內木土相宮中,那一株由相力衍變而成的相力光樹搖動,無數碧綠光點呼嘯而出,化為滾滾碧青相力於相宮內席捲。

“萬樹之縛!”

“重水術!”

又是兩道熟練的相術幾乎是同時間的施展出來,隻見得湖中蔓藤飛舞,迅速彙聚而來宛如是一條虯結的木龍般,同時重水術覆蓋而來,令得其更為堅固,沉重。

砰!

兩者轟然相撞,頓時木屑橫飛。

無數蔓藤瞬間炸裂,赤黑水蟒咆哮而出,直接重重的轟在了身影暴退的李洛身軀之上,頓時濺起重重巨浪。

隻不過這般重擊下,李洛的身影卻是漸漸的化為虛無。

水影術。

數十丈外的湖麵上,李洛的身影閃現而出,隻不過也就是在這同一瞬間,前方的湖水猛然炸裂,一道赤黑光影閃現,隻見得陸蒼破水而出,手中青蟒棍裹挾著極為驚人的相力,刺爆空氣,閃電般的對著李洛胸膛轟來。

那一棍上,還有煞氣滾滾,彷彿毒蟒突襲。

這陸蒼竟是洞穿了李洛的水影術,而後如影隨形般的追擊而來。

這一幕落在看台上無數學員的眼中,頓時引起驚呼。

“李洛,你躲不了!”陸蒼冷笑。

棍影在李洛的眼瞳中急速的放大,然而李洛的神色卻是頗為的平靜,他手掌緊握雙刀,眼神在這一瞬間陡然變得淩厲。

體內,在這段時間中再度有所提升,已經達到九顆的相力泡,破碎開來。

滾滾相力流淌,於體內奔湧。

雙相之力再度爆發。

李洛雙刀猛然斬下。

異常璀璨的刀光彷彿是一抹水線般掠過,然後直接與陸蒼那凶狠異常的青蟒棍影轟在了一起。

砰!

巨聲響徹,隻見一**的相力衝擊以兩人為源頭瘋狂的爆發,捲起一重重巨浪席捲,對著四周岸邊湧去。

看台上,無數目光穿過水浪,望著碰撞的源頭,然後就有著一些驚咦聲響起。

因為他們發現,這一次的碰撞中,李洛竟然並冇有落入太多的下風,反而是與對方旗鼓相當。

“你果然還有留手!”

陸蒼同樣是察覺到了李洛那突然間有所變強的相力,當即咧嘴一笑,笑容森寒。

李洛未曾言語,而是袖袍一抖,數顆光球突然暴射而出,於兩人之間爆炸開來,頓時有極其璀璨的強光橫掃。

水光球!

李洛眼球上早有水相之力所化的薄膜形成,遮蔽了強光,同時雙刀化為淩厲刀光,直接對著陸蒼斬去。

鐺鐺鐺!

不過刀光掠出,卻是有道道棍影呼嘯而來,直接將刀光儘數的轟碎。

而且隨後更多狂暴的棍影對著李洛轟來,那陸蒼,竟然並冇有受到半點強光的影響。

霎那之間,雙方刀光棍影皆是淩厲的朝著對方招呼而去,破風聲響個不停。

不過李洛的刀光穿透棍影攻勢落在陸蒼身體上時,卻是有火花濺射,後者身體表麵浮現的赤黑蛇鱗彷彿是一層鎧甲般,將李洛的攻擊抵禦下來。

但陸蒼那些落在李洛身上的攻擊,也冇有取得太過明顯的效果,因為李洛的身體表麵似是有一層薄薄的水衣,棍影落在上麵引發了漣漪綻放,而後力量便是會迅速的化解。

那是,重水紗衣。

雙方攻勢猛烈凶狠,但最終所帶來的效果彷彿都不太明顯。

一時間,可謂是不分伯仲。

鐺!

又是一次凶狠的碰撞,李洛與陸蒼皆是倒射而退。

“李洛,你那股突然增強的相力,似乎衰弱得很快呢。”陸蒼重重的吐了一口氣,手中青蟒棍一揮,腳下湖麵被撕裂,他不懷好意的說道。

“你這種狀態應該也不能持續太久吧?”李洛笑道。

“至少比你久。”陸蒼反擊道。

李洛目光瞥向了高台上代表比賽時間的大香,道:“但是我堅持到比賽時間結束還是能夠做到的,而一旦這場比賽被拖成了平局,你知道最後會怎麼樣嗎?”

“按照規矩,會進行加賽,加賽的雙方,則是選擇兩座學府代表中實力最強的人,所以大概率會是宮神鈞對中南。”

陸蒼冷笑一聲:“就算是宮神鈞,也未必能打破中南學長的防禦。”

“那就繼續平局加時賽延長,那麼就會拖到三星院了。”李洛慢悠悠的道。

這次陸蒼麵色終於是變得陰沉了一點,如果又拖到三星院再開一局,那真是冇什麼勝算了,因為薑青娥太無敵,他們這邊根本無人能擋,即便是趙徽音,也不過隻是勉強與她交鋒一下而已,想要取勝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陸蒼赤黑的豎瞳中有著森冷的光澤浮現,言語冰冷的道:“你真覺得我會讓你把局麵拖到那一步嗎?”

他緩緩的踏出一步,上身衣衫直接是在此時被震碎,露出了**的上身。

然後李洛就見到,有赤黑的咒紋宛如蛇一般的從陸蒼血肉中鑽出來,漸漸的在其皮膚表麵,凝結成了兩條糾纏在一起的赤黑巨蟒,巨蟒咒紋一路延伸到陸蒼的臉龐上。

臉龐兩側,正好是赤黑巨蟒張開了猙獰的獠牙巨口。

如此詭異一幕,頓時讓得陸蒼的麵目變得可怖起來,令人不寒而栗。

遠遠看去,彷彿一條赤黑雙頭巨蟒盤踞於湖麵上,散發著滔天凶戾與陰冷。

這一瞬,李洛感覺到了巨大的危險。

轟!

然而還不待他有什麼動作,他就見到,陸蒼所立的那片湖麵,彷彿是在此時突然間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硬生生的掀翻了起來,百丈巨浪翻湧,裹挾著巨大的陰影直接對著李洛所在的方向,籠罩了下來。

看台上,無數震驚的聲音響徹而起。

而巨浪尚未呼嘯而下,李洛便是感覺到眼前一花,凶煞之氣撲麵而來,陸蒼的身影,出現在前方半空,而後,便是那陡然間砸下的青蟒棍影,那一棍呼嘯而下,李洛腳下的水麵,都被生生的撕裂開來。

那一瞬,李洛彷彿是看見一條百丈巨蟒於虛空間,重重的甩尾碾壓而下。

砰!

李洛雙刀迎上,刀光璀璨。

然而僅僅是瞬間,他手中的雙刀便是爆碎開來,而他的身體更是如遭重創,砰的一聲,湖麵塌陷,整個人都是被陸蒼這極其恐怖的一擊,硬生生的轟進了湖底。

此時,巨浪方纔落下,發出了震耳欲聾般的轟鳴聲。

除此之外,群山間,鴉雀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