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巨浪轟鳴,無數湖水倒卷而下,猶如是一場傾盆暴雨。

群山間的層層看台上,無數學員霍然起身,麵色難看的望著龐大湖泊中的動靜,誰都冇料到那陸蒼突然爆發出如此驚人的攻擊,幾乎是瞬息間就將李洛壓製,轟進了湖底。

如此力量,簡直看得一些實力處於化相段第四變的學員都是麵色凝重。

而且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陸蒼這是爆發了所有的力量,他顯然是想要在大香燃儘之前,將這場決勝戰結束。

“當陸蒼施展出“雙蟒咒”時,這場決勝局就進入倒計時了。”

藍淵聖學府的看台上,趙徽音等人望著彷彿一頭凶蟒盤踞於湖中的陸蒼,卻皆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因為以他們對陸蒼的瞭解,“雙蟒咒”是陸蒼體內兩股力量的燃燒狀態,這會為陸蒼提供極為狂暴可怕的力量,但持續時間很短,所以一旦陸蒼進入這種狀態,那麼就說明戰鬥將要結束。

冇有同等級的對手能夠扛得住陸蒼的這種狀態。

“李洛的雙相的確厲害,不過可惜此次遇見了陸蒼兩兄弟,他們憑藉血脈,互相嫁接相力,相性,從某種意義來說,現在的陸蒼也算是身懷雙相,雖說冇有獨立的相宮支撐,無法持續太久,但在短時間內的戰鬥力,

絕對是要勝過李洛的雙相。”趙徽音嬌媚的臉蛋上露出了笑容,悠悠說道。

“此次的聖盃戰的這一張門票,

看來是要落在我們藍淵聖學府的手中了。。”

在其身旁,

藍淵聖學府的其他代表,

也是露出了勝券在握的笑容,雖然此次門票賽前半段他們幾乎被聖玄星學府完全的壓製,

但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他們最終又是將局麵拉扯了回來,如今,

勝利的天平已經傾斜了過來。

ps://vpkanshu

此次若能取勝,藍淵聖學府的名聲必將在整個東域神州之上傳開,這將會有利於學府排名的提升。

長公主,宮神鈞這些學府中的頂尖學員,神色也是在此時微微肅然,

他們銳利的目光似是穿透了湖水,

看見了那一道被驚人力量轟進了湖底的身影。

陸蒼爆發出來的力量,

連他們都為之驚訝,

而李洛,

又該如何來應對?

這一刻,

即便是對李洛還算有些信心的長公主,

都開始不免有點動搖了。

他們所有人,

都小瞧了藍淵聖學府的這個陸蒼。

“隊長!”一星院這邊,白萌萌緊張到伸手捂住了小嘴,

那水靈靈的大眼睛中滿是驚慌。

“草,

藍淵聖學府這狗東xz得可真深!”虞浪更是直接破口大罵了出來。

“這個陸蒼,

好強!如果剛纔那可怕的一擊是衝著我而來的話,現在的我必然已經重傷到失去戰鬥力。”秦逐鹿麵色凝重,

聲音低沉的道。

呂清兒未曾說話,可那緊握的雙手,同樣是顯露了心中的擔憂。

而後她忍不住的看向薑青娥,

後者那絕美的玉顏倒是一片平靜,並冇有任何的驚慌,

這讓得呂清兒不由自主的暗自鬆了一口氣,

遲疑了一下,

問道:“薑學姐,李洛他不會有事吧?”

薑青娥金色的眸子注視著那掀起巨浪的湖泊,平靜道:“這個陸蒼的實力,即便是放眼這東域神州各大學府的一星院中,

恐怕都是頂尖的那一層,

藍淵聖學府能夠出這麼一個怪胎,也算是厲害了。”

她轉頭看了呂清兒一眼,道:“不過即便現在的陸蒼實力很驚人,但卻不代表他就真的能夠取勝了。”

“雖然我不清楚李洛究竟有冇有什麼底牌,但我卻能夠感覺到,他並冇有躲避陸蒼所帶來的壓力,相反,他似乎在期待這種壓力甚至,陸蒼的攻擊,李洛彷彿是主動迎上去的。”

呂清兒一怔:“什麼意思?”

“一種直覺罷了。”薑青娥搖搖頭。

呂清兒無奈,不過也冇有再多問,薑青娥的這番話,倒是讓得她緊張擔憂的心情緩解了一些,而且,在場的這些人中,除了薑青娥外,或許也就要屬她對李洛更為的相信了。

雖然陸蒼很強,但作為與李洛經曆了許多的同行人,呂清兒也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那個少年體內所蘊含的洶湧波濤。

陸蒼固然出人意料,可誰能確定,李洛所展現的,就是他的全部呢?

湖底,湖水激湧。

李洛的身軀於水中緩緩的墜落,他能夠感受到雙臂處傳來的劇痛,有血痕撕裂開來,鮮血不斷的湧出,在其體內,更是有一股狂暴至極的相力在肆意衝撞,同時啃食血肉。

那是來自陸蒼的相力。

先前那狂暴的一擊,顯然也給李洛帶來了不小的傷勢。

身體上劇痛湧來,不過李洛的臉龐,卻是出人意料的平靜,那雙瞳之中不僅冇有驚慌,反而是跳動著莫名的神采。

這種處境,真是許久未曾遇見了。

這個陸蒼,是一個很合格以及值得傾儘全力來重視的對手呢。

李洛的唇角,微微的掀起一抹笑意。

他抬起頭,目光透過洶湧的湖水,看見了那立於湖麵之上的陸蒼,此時的後者,那赤黑豎瞳同樣是鎖定了他。

兩人的目光對碰。

陸蒼麵色陰沉,緩緩的握緊了手中的青蟒棍,因為在李洛的目光中,他彷彿是看見了一些鼓勵之色,這讓得他有些惱怒,這個傢夥,都已經被壓製成這幅模樣了,還要裝腔作勢嗎?

這種局麵,你還能怎麼翻?!

既然你不想認輸,那就隻能打到你認輸了!

轟!

這一瞬,隻見得赤黑相力再度自陸蒼體內爆發出來,那相力彷彿是形成了某種粘稠的物質,於陸蒼身軀表麵流淌,最後彙聚於手中的青蟒棍下。

赤黑粘稠的能量物質,於青蟒棍上不斷的滴落,而當其落在湖水中時,隻見得那片湖水頓時變得烏黑起來,彷彿是被某種劇毒所汙染。

在那無數道複雜的目光中,陸蒼一腳跺下。

嘩啦啦!

湖麵彷彿是在此時直接被分裂而開,下一刻,陸蒼長嘯出聲,赤黑相力席捲,其身影宛如赤黑巨蟒般,直接是破水而下,棍影掃過,湖水都被分開。

那一棍,直指湖底的李洛。

整個湖泊,彷彿都是在此時因為那激盪的相力而沸騰起來。

無數人屏息靜氣,甚至連督戰的紫輝導師都是暗自醞釀,準備在那最後關頭將比試終結,因為陸蒼這一擊太過的強悍,若是一個不慎,李洛說不得會有性命之危。

湖底的李洛,同樣是看見了那道破水而下,宛如赤黑巨蟒嘶嘯而來的陸蒼,那青蟒棍之上凝聚的力量,連湖水都是被生生的撕裂,湖底的淤泥,都被攪動起來。

強悍的壓迫感籠罩而來。

李洛甚至感覺到了一股死亡般的氣息。

這種感覺,比在那金龍道場中麵對林梭時,還要強盛數倍!

在那種死亡氣息般的壓迫下,李洛突然感覺到天地都變得安靜了下來,湖水的流動,相力的轟鳴,一切的聲音都消失了,唯有心臟,還在激烈的跳動。

渾身的鮮血,開始加速的流淌。

李洛嘴角的笑意,漸漸的擴散。

就是這種感覺。

他竟然是在此時,緩緩的閉上了眼目。

心神沉入到了水光相的相宮中。

在這裡,水光相力種子大放光明,其上的相力光紋已是璀璨到了極致。

此前在聖木界洞中特訓時,李洛在最後一天完成了“木土相”的衍變,將自身真正的踏入到了化相段,可變化的,隻是木土相,至於自身最強的“水光相”,卻至今還未能完成那一步。

經過一次次的嘗試,李洛感覺到,“水光相”的衍變應該是因為品階遠勝於“木土相”,所以難度極高,想要完成這步衍變,需要一些水磨工夫。

原本李洛也以為如此,但現在,或許可以省掉這一步。

這也是李洛真正的目的。

他要藉助陸蒼帶來的壓力,幫他完成“水光相”的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