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嘩啦啦!

四周的湖水在沉重的壓迫而來,但那種沉重感並非來自湖水,而是來自陸蒼那裹挾著驚人力量的一棍。

死亡氣息瀰漫而來,然而李洛的心神卻愈發的寧靜。

因為在那“水光相”的相宮內,散發著耀眼光芒的相力種子彷彿在如同一顆心臟般緩緩的跳動著,其內凝聚的相力已經達到了某種極限。

咚咚!

萬物寂靜,唯有心臟跳動的聲音不斷迴盪。

在那湖底,陸蒼的棍影已是襲殺而來,不過短短十數丈。

棍影上所散發的狂暴力量,攪起了湖底淤泥,清澈的湖水都在此時變得烏黑起來。

哢嚓!

寂靜的心靈中,李洛突然聽見了一道細微的破碎聲,然後他的心神一動,就注視到了在那“水光相”相宮內,水光種子之上,竟是裂開了一道道的縫隙,下一瞬,光芒暴射,這一顆相力種子生生的爆碎開來。。

漫天的光雨從天而降。

這些光雨很快於相宮中彙聚,漸漸的,竟是形成了一汪清澈的水池。

水池散發著玄妙的氣息,那是由李洛辛苦修煉而來的相力所凝聚衍變。

而且,若是注視著水池內,則是會發現,在那水池中,彷彿是倒映著一顆璀璨神聖的光球,光球的光芒與水池融合在一起,令得這一汪水池也變得有些神聖起來。

李洛的心中,有歡欣之意湧現。

因為在這一刻,他終於是完成了水光相的衍變。

李洛心念一動,隻見得有無數呈現淡淡湛藍色彩的水珠自水池中升騰而起,這些水珠其內皆是蘊含著一點異光,明亮異常。

每一顆水珠,都是水光相力所化。

而且那種相力強度,比起之前的相力種子,顯然是強盛了太多。

感受著相力的變化,李洛的心中,響起了一道滿意的輕笑聲。

湖底,李洛緊閉的雙目陡然睜開,眼瞳中似是有著刺目光芒暴射而出,他望著那轟擊而至的棍影,體內兩座相宮震動嗡鳴,而後兩股雄渾的相力如洪流般的奔湧而出,轟然相撞。

雙相之力!

澎湃的力量如怒龍般於體內奔騰,他的身軀彷彿是化為了一座熔爐。

這股雙相之力,比此前任何一次,都要強大!

李洛這邊的動靜,第一時間被陸蒼所察覺,他的眼瞳微微一縮,因為他也感覺到了李洛周身突然間異常活躍起來的相力波動。

不過陸蒼轉瞬就壓製下了心中的驚疑,這個時刻,做什麼都來不及了!

“李洛,你輸定了!”

陸蒼厲吼,手中棍影如毒蟒突襲,暴轟而去。

李洛麵容不變,五指緊握成拳,下一瞬,一拳轟出,冇有任何花俏的相術,唯有著那一股澎湃狂暴的雙相之力於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於他的手腕處,竟是形成了兩道淡淡的光環。

在李洛自身都冇有察覺間,其體內的雙相之力,顯然達到了一種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緊密與完美的融合。

轟!

麵前的湖水,瞬間被震散,形成了真空地帶。

而後李洛這一拳,直接於與陸蒼那呼嘯而來的青蟒棍影,悍然相撞。

鐺!

巨聲於湖底響徹,聲波裹挾著相力衝擊爆發,隻見得李洛與陸蒼四周十數米內的湖水,直接是被儘數的震退。

而陸蒼的麵色,直接於此時劇變。

“草!”

他忍不住的一聲怒罵,因為李洛這一拳的力量,超出他想象的驚人,這一刻,他手中的青蟒棍都是在劇烈的震顫,其上凝聚的那些粘稠物質,紛紛開始潰散消融。

“怎麼可能?!”

他心頭駭然,要知道現在他可是處於自身最強的狀態,就算是一般化相段第四變的對手,麵對此時的他都必須全力以赴,這李洛剛纔被他一棍轟爆了手中雙刀,甚至被打進了湖底,可謂是被壓製得徹徹底底,但怎麼轉眼間,又是爆發出了足以反超他的力量?!

鐺!鐺!

在陸蒼駭然間,李洛又是兩拳轟來,與那劇烈震顫的青蟒棍相撞。

砰!砰!

狂暴的相力刺耳的爆發,於這湖底掀起波濤。

這一次,那股如巨浪般咆哮而來的力量,終於是沖毀了陸蒼所有的防禦,他緊握青蟒棍的手掌虎口直接破裂,鮮血直流,十指上的血肉都被剮去了一層,狂暴驚人的相力蠻橫的衝進了他的體內。

咻!

陸蒼再也抓不住青蟒棍,棍身脫手,而後便是化為一道青影在哀鳴中倒射而出。

陸蒼心中驚駭,試圖急退。

但此時的李洛比他更快,一步踏出,便是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不好意思,用你當了一次磨刀石,不過效果還不錯。”

李洛的笑聲傳入了陸蒼耳中,同時他重拳已是轟出,那環繞著兩道相力光圈的拳頭,直接轟向了陸蒼胸膛。

那一拳,快若閃電,重若千斤。

陸蒼一聲咆哮,麵龐上的雙蟒紋路彷彿也是在此時發出了嘶嘯聲,令得其看上去愈發的猙獰,他此時同樣爆發了全力,重拳迎上。

轟!

兩人重拳相撞,所有的力量都彷彿是在這一瞬傾瀉而出,相力狂暴的橫掃,直接於那湖麵之上爆發出巨浪。

群山間所有人都是能夠清晰的聽見湖底傳出的巨聲。

一道道目光緊張的投射而來。

咻!

而就在此時,他們見到了一道青光自湖底暴射而出,洞穿了岸邊一株株參天大樹,最後轟的一聲,刺在了一座山壁之上。

待得煙塵散去時,頓時有諸多目光浮現驚愕之色。

因為那山壁上的,竟然是青蟒棍!

棍身插進山壁,還在嗡鳴做響。

有嘩然聲爆發。

怎麼回事?陸蒼的青蟒棍怎麼被打飛了?

藍淵聖學府的看台上,原本帶著笑容的趙徽音,笑容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收斂起來,她目光銳利的盯著湖泊中,可此時那裡淤泥黑霧瀰漫,幾乎是遮擋了所有的視線。

那裡,發生了什麼?!

陸蒼不是占據絕對優勢的嗎?怎麼青蟒棍會脫手?!

情況,似乎是發生了一點變化。

群山間一片安靜,所有人都是目光死死的盯著那掀起巨浪的湖泊,他們感覺,恐怕這一場門票賽的決勝局,將會出現結果了。

可是,究竟是誰贏呢?

應該是陸蒼吧?畢竟剛纔他的力量所有人都看見了,李洛在他的手下似乎處於完全的劣勢。

安靜持續了好半晌。

突然間湖水有些波瀾泛起,然後無數道目光便是見到,一道人影自湖水中遊了上來,然後腳掌踩在了湖麵上。

那道人影一出現,就仰起臉,對著群山間那些看台上露出了笑容。

那是李洛!

而此時他們才注意到,在李洛的一隻手上,還拖著一道人影。

那是陸蒼。

但是此時的他,雙目緊閉,氣若遊絲,已是陷入到了昏迷狀態之中。

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結果了。

望著站在湖麵上,麵龐微微有點蒼白,但笑容卻異常燦爛的李洛,一時間全場寂靜無聲。

而也就是在這寂靜間,一星院的看台上,一道不合時宜的激動咆哮聲陡然的響起。

“愣個毛,掌聲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