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薑青娥這突然的問話,令得呂清兒俏臉微微僵了一下,旋即冇好氣的撇撇嘴,用得著故意提起這一點嘛?在她的眼中,可從來不覺得李洛與薑青娥間的那份婚約有什麼實際效果,相反,如果真有一天兩人間的這份婚約不存在了,她纔會警醒一點,但現在以她的直覺來看,薑青娥與李洛間的感情雖然的確極其的深厚,但那卻並非是真正的情侶關係。

你要說他們親密,那其實是很親密的,他們互相間的信任度無人能及,但薑青娥在對待李洛的許多細微之處,還是有點像是姐姐在照顧弟弟。

這也是呂清兒一直覺得兩人的那份婚約不應該存在的主要原因。

若是冇那份婚約,她早就開始光明正大的追求李洛了,說不定如今早就已經得手了,嗯,那個時候,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跟薑青娥這位姐姐好好的較量一下了。

心中思緒散發著,但呂清兒很快就恢複了無可挑剔的笑容,對著薑青娥道:“李洛的表現很好,真羨慕薑學姐,能有這麼完美的弟弟。”

薑青娥唇角的笑意始終未曾散去,看得出來此時她的心情也是極好,所以麵對著呂清兒充滿著勇氣的挑釁她冇有置若罔聞,反而是頷首道:“不必羨慕,你畢竟也算是李洛的好朋友。”

好朋友三個字,咬得稍微有點重。

呂清兒含笑。

兩女說話不算大聲,不過一旁的白萌萌剛好能夠清晰的聽見,少女清純的小臉上掛著笑眯眯的神色,同時心中對呂清兒的勇氣點了一個讚,畢竟敢勇於直麵薑學姐威壓的女孩,在這學府內可真是不多,不過可惜挑釁烈度還不太夠,如果可以加點火就好了,這樣清兒就可以探探薑學姐的底了。

她們這邊在歡欣中進行著一些充滿“友誼”氣氛的切磋,而藍淵聖學府那邊,則是氣氛凝滯。

包括趙徽音在內的所有代表,都是沉默的望著湖泊上,先前眼中的期待在此時早已消散殆儘。

這個結果,同樣也出乎他們的意料。

“該死!”

趙徽音眼神變幻,最終一咬牙,忍不住的一巴掌拍在了欄杆上,嬌媚的臉蛋上滿是不解:“怎麼會輸掉呢?!”

一旁的中南歎了一口氣,道:“那個李洛,比我們想象的還要不簡單。”

趙徽音冇好氣的道:“已經很重視了好吧!”

陸蒼已經算是他們藍淵聖學府藏著的殺手鐧了,而且剛纔陸蒼也將自身手段用儘了,可最終還是輸了

這還能有什麼招?

中南苦笑一聲,這就真冇辦法了,技不如人,還能說什麼。

“聖玄星學府的底蘊實力本就強於我們藍淵聖學府,如果不是他們這一屆的二星院有些拉胯的話,我們都未必能夠撐到最後一局。”中南說道。

趙徽音咬著嘴唇,眼中滿是不甘心,明明都已經做到最好了,明明勝利都在眼前了。

她明眸盯著湖麵上那道身影,略微的有些惱怒,這個李洛,還真是,真是心中情緒翻湧著,最後趙徽音隻能幽幽一歎,李洛這是在維護他們聖玄星學府的榮耀,雙方本就是對立,人家也冇什麼錯。

隻是這傢夥,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她想起之前跟薑青娥交談時所說的話,她說陸蒼一定會打敗李洛的,那時候的薑青娥則是說在李洛這條溝裡麵,已經埋了許多小覷他的人,而現在,這個溝裡麵,要多她一個趙徽音了。

“能夠成為薑青娥的未婚夫,果然不是個繡花枕頭呢。”趙徽音心中這般的想著。

此前的接觸中,她感覺李洛雖然也算是有些本事,但跟薑青娥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雙方從很多方麵來看都是有些不匹配,除了那李洛長得還算好看外。

可隨著眼前這場大戰的結束,趙徽音不得不將這種看法扭轉過來。

不論在那湖底爆發了何種激烈的對碰,但李洛都用事實證明瞭他的實力。

而且這些也都不重要了,此次的門票賽,他們藍淵聖學府,終歸還是輸了。

趙徽音慵懶的舒展了一下曼妙的身子,算了,輸就輸了吧,其實也早就有一些預料,李洛是吧,我記住你了,以後我也會關注聖盃戰的,到時候倒是想要看看,你究竟能在聖盃戰上麵走多遠。

在群山間氣氛沸騰的時候,在那最高處的看台上,氣氛倒是陷入了一段時間的安靜。

那些大夏各方勢力的大佬們目光皆是銳利的盯著湖麵上那道少年的身影,此時的少年,笑容燦爛自信,在那張臉龐上,他們看見了兩道熟悉的影子。

兩道曾經讓得他們心顫的影子。

那兩道影子,在那些年,簡直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祝青火,都澤閻等人皆是麵沉如水,眼中的情緒看不清楚喜怒。

最終,金雀府的司擎府主幽幽感歎一聲,道:“當真是虎父無犬子啊,

洛嵐府這位少府主,以前所有人都看岔眼了。”

這次,冇有人反駁,即便是祝青火,都澤閻都不得不承認,以前他們對這位不起眼的少府主太過的忽視了,但這真的怪不得他們,因為薑青娥太過的耀眼了,有她的存在,誰還會去關注一個曾經空相的少府主?

但如今等到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卻是發現,這個被忽視的少府主,其實也是一條潛龍。

或許其光芒不及薑青娥,但也絕對不容小覷。

“李太玄,澹台嵐還真是幸運。”

祝青火再次淡淡的說著這種話:“洛嵐府後繼有人啊。”

都澤閻麵色漠然,眼皮微垂,未曾答話。

魚紅溪神色平靜,似是未曾感受到這些大夏大佬們心中湧動的情緒,她並不打算參與其中,畢竟金龍寶行的中立立場,從來不會改變。

“啪啪!”

倒是這個時候,突然有鼓掌聲響起,眾人目光看去,隻見得小皇帝在拍掌,後者瞧得眾人看來,不由笑道:“聖玄星學府畢竟代表著我們大夏國,李洛今日力挽狂瀾,也算是我們大夏的英雄了。”

祝青火嘴角抽了一下,乾笑一聲。

攝政王也是在此時笑眯眯的道:“王上所言不差,這李洛的確是我大夏的少年英才,未來等他與薑青娥成長起來,我大夏說不得又將會多出兩位封侯強者。”

在場各大佬聞言都是笑著點頭,隻是神色略顯複雜。

因為洛嵐府再出兩位封侯強者,可未必就是他們所樂意見到的事情。

而他們這邊說話間,素心副院長已是站起身來,她首先看向身旁麵色有些晦暗的丘機子副院長,含笑道:“丘副院長,此次真是不好意思了。”

丘機子乾澀的道:“素心副院長客氣了,我藍淵聖學府技不如人,怪不得旁人。”

素心副院長頷首,再次客套了幾句,然後便是來到了看台最前方,目視全場,柔和的聲音,響徹在了所有人的耳邊。

“首先辛苦七位聖玄星學府的代表,感謝他們為我們聖玄星學府守護了榮譽,同時也感謝藍淵聖學府的七位代表為我們帶來了七場精彩的比賽,我們將會帶著他們的希望,於那聖盃戰上走得更遠。”

素心副院長微笑著注視全場,目光在湖麵上那少年的身上多停留了一會。

“至此我宣佈,聖盃戰門票賽,到此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