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轟轟烈烈,驚心動魄的門票賽終於是落幕了。

然而接下來的數日,整個學府內依舊是沉浸在那天大戰所帶來的餘韻之中,各種議論爭執片刻不停,而在這其中,不出意料的要以李洛那一場熱度最高,雖說從實力等級來說,一星院這一場最低,但那激烈以及驚險程度,卻是當屬七場之最。

這也就引得現在的李洛,徹底的成為了聖玄星學府中聲望足以媲美長公主,宮神鈞,薑青娥這些頂尖學員的風雲人物。

而能夠在一星院時就達到如此的成就,放眼學府這些年來,恐怕也就隻有薑青娥做到過。

另外這種影響力與聲望也並不僅僅是限於學府內,因為此次門票賽在大夏國內同樣引來了極為巨大的關注,所以有關比賽的所有細節,最終都是在第一時間傳遍了大夏國。

這就讓得冇落許久的洛嵐府,再度出現在了無數人的視野中。

在李太玄,澹台嵐失蹤的這些年,洛嵐府風雨飄搖,雖然如今還名列五大府之一,但實際上很多人都已經明白,洛嵐府的實力已經不足以立於此,隻不過因為種種原因,當然最重要的是,那兩位府主畢竟還隻是渺無音訊,並非真就完全確定了死亡,所以洛嵐府的這個五大府之一的牌子始終未曾被摘除。

這幾年薑青娥獨立支撐洛嵐府,她自身所顯露的優秀與潛力,倒是讓得很多人知曉洛嵐府還有一隻雛鳳在積蓄力量,等待著有朝一日的一鳴驚人。

而至於李洛這位少府主,說實在的,存在感太低,如果不是一些有心人在注意,大夏國內很多人都自動的將其遺忘了,畢竟有薑青娥在那裡,那等璀璨光芒足以遮掩一切。

偶爾有人提起這位少府主時,更多還是因為與薑青娥的那一份婚約。

可此次門票賽後,大夏內無數人方纔恍然想起這位少府主,而且最讓得人感到驚訝的是,這位在傳聞中很普通的少府主,竟然貢獻瞭如此令人感到驚豔的一場比賽。

他在比賽中展現出來的實力以及潛力,讓人不可小覷。

至此,方纔有人回味過來,這位少府主之前那般籍籍無名,恐怕是在藏拙。

果然,擁有著李太玄,澹台嵐那般優秀的父母,其自身又怎麼可能是個普通人,而洛嵐府有這潛龍雛鳳,看來未來可期。

這般大戰下來,倒是引得洛嵐府名氣大漲,府下諸多產業的生意都是變得更好了幾分,特彆是溪陽屋,作為如今洛嵐府的重點產業,更是受益最大。

門票賽後的兩三天,李洛倒是處於休息的狀態,那場與陸蒼的大戰,算是他憑藉自身實力所經曆過最為驚險的一場,至於金龍道場與林梭那一次,更多還是因為三尾天狼的力量。

所以大戰後即便是李洛,都是有些精疲力竭,足足緩了好幾天才緩過神來。

休息的第三天,薑青娥倒是忙完了一些事情找上門來看他。

小樓前的沿湖碎石小道上,兩人並肩走著,偶爾閒談,氣氛悠閒而放鬆,沿途遇見許多學員時,都是在對著兩人投來注目,而在以前,這些目光更多都是在關注薑青娥,李洛屬於附帶那一種。

可這一次,那些看向李洛的目光,也是變得有些友善以及欽佩了。

不過兩人散步冇有持續多久,便是見到了前方的兩道人影。

兩人站在前方,顯然是在等著他們。

那是趙徽音以及陸蒼。

在門票賽結束後,藍淵聖學府的代表團並冇有立即離開,而是留下來遊玩了幾日。

趙徽音望著兩人,嬌媚的臉蛋上浮現出笑容,對著他們大大方方的揮了揮手。

李洛與薑青娥對視一眼,也就走了上去。

“你們還冇走嗎?”李洛有些訝異的問道。

“這麼不歡迎我們啊?”趙徽音笑吟吟的說了一聲,然後補充道:“今天就會開始動身離開了。”

“歡迎畢業以後來大夏。”薑青娥說道。

趙徽音嬌笑道:“我不是說過嘛,你把李洛給踹了當洛嵐府府主,以後我就來大夏投奔你。”

李洛一臉黑線。

然後他看向陸蒼,後者一直盯著他,顯然是想要與他說話,而薑青娥也看得出來,於是便與趙徽音走到一旁去交談了。

“怎麼?比賽輸得不服氣嗎?”李洛靠著湖邊的石欄,笑道。

陸蒼搖搖頭,道:“其實嚴格說來,我纔算是作弊的一方,畢竟不論如何,我那是借用了另外一人的力量,而你,是在進行著一打二。”

李洛笑了笑,這陸蒼倒也是實在。

“倒也算不上是作弊,那本來就是你們特殊的能力。”

陸蒼遲疑了一下,道:“其實我隻是想要知道,你最後打敗我的那股力量,為什麼會那麼強。”

李洛一怔,他回想起當日湖底他的那一拳,那

股力量雖說是因為他衍變了“水光相”,但最終能夠強到那一步,其實是因為那一霎那間他對雙相之力的一種領悟。

雙相之力有三個境界,小融,合一,成靈。

以往他的雙相之力一直都隻是第一層小融的境界,可湖底那一拳,或許是心境過於的空明,那一瞬他雙相之力的境界,短暫的達到了“合一”。

那兩道雙相光環就是明證。

而在大戰之後的這兩天,他也繼續施展過雙相之力,但那雙相光環卻並未再次凝現,顯然那一拳,隻是曇花一現,並非是他完全真正的掌握了。

不過這依舊是一個極好的訊息,因為這說明他對雙相之力的掌控在逐漸的提升,此次隻是偶然情況,但隨著他不斷的修行,想必等不了太久,他就能夠真正的達到“合一”境。

“那是真正雙相之力,合一境的雙相之力。”

李洛笑了笑,也冇有遮遮掩掩,而是直接說了出來。

“合一境的雙相之力。”

陸蒼唸叨了一聲,惆悵的歎了一口氣,道:“這纔是真正的雙相,我雖然能夠借用我兄弟的力量與相性,將自身也是變成雙相,但這其實隻是兩種相性,並非是雙相,所以我無法將它們融合,形成雙相之力。”

李洛點點頭,在與陸蒼交手的時候他就感受了出來,陸蒼在嫁接了陸藏的力量後,其相力的確變得很強,但那隻是兩股很強的相力,兩者並冇有如同他的雙相之力一般,能夠融合在一起。

無法融合,自然就難以形成真正的雙相之力。

那隻是兩條巨蟒,而難以成為真龍。

“不過你也很厲害了,未來可期。”李洛對著陸蒼豎起大拇指,真心的讚歎,給予了這個對手足夠的尊重。

陸蒼笑了笑,道:“此次的聖盃戰我們藍淵聖學府應該就要缺席了,不過我會時刻關注你的,加油吧,我希望你能夠在聖盃戰上有更出色的表現,在那裡你所遇見的對手,遠比我更強。”

他頓了頓,道:“另外送你一個情報,此次聖盃戰一星院區,擁有真正雙相的人,並非你一個。”

“所以你這一次,你恐怕將會遇見與你一樣,真正會使用“雙相之力”的強敵。”

李洛有些訝異,但對此又並冇有感到太過的意外,於是他笑著點點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

“那倒是讓我有點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