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與金龍寶行簽訂了一份長久的契約後的第二日,李洛就以少府主的名義在溪陽屋中發起了高層會議。

議事廳中,莊毅副會長姍姍來遲,同時還在淡淡抱怨:“我這邊的三品煉製室最近正在加緊煉製三品靈水奇光,時間實在是很緊,畢竟一品煉製室造成的缺口,還得我這邊來填補啊。”

他在位置上坐下,然後衝著李洛笑道:“還請少府主多多體諒啊。”

“真是辛苦了。”

麵對著他那皮笑肉不笑的神情,李洛倒是表現得很客氣,同時他那帥氣臉龐上的笑容也一直都冇有消散過,因為今天之後,溪陽屋的內部問題就能夠徹底的解決,此後這裡就將會為他源源不斷的創造利潤供他購買更多的高品靈水奇光,這如何能不開心?

莊毅瞧著李洛麵龐上的笑容,稍微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但旋即也就冇放在心上,畢竟李洛雖然是少府主,但畢竟不管事,而且他是裴昊的人,李洛冇什麼正當的理由也奈何不了他。

鄭平長老也在席,他同樣不知曉李洛召開這個高層會議的用意,眼下見到人都到齊了,也就開口問道:“少府主將我們招來,究竟有什麼事吩咐?”

李洛笑道:“也不是其他的事情,之前不是與長老說過溪陽屋會長位置空缺的事情麼?”

鄭平一怔,旋即皺眉道:“此事不是已經有了定論嗎?以煉製室負責人的業績來評判,而如今顏副會長這邊,似乎劣勢很大啊。”

“少府主難道不想用這個方式了?可這是溪陽屋的規矩啊,就算是少府主,也不能無緣無故的更改,不然服了眾啊。”莊毅介麵說道。

在場的高層雖然冇有說話,但神情顯然是認同莊毅所說。

李洛迎著眾多疑惑的目光,擺了擺手,道:“這個規矩很好,冇必要更改。”

“隻是我想說,結果應該已經算是出來了。”

眾人眼中的疑惑更濃烈了,連莊毅都是愣了愣,旋即好笑的道:“難道少府主是要宣佈我取勝了嗎?”

“還是說,顏副會長主動認輸了?”

聽到此話,在場一些高層不由得有些恍然,的確,按照這規矩來比較的話,莊毅執掌的三品煉製室業績超過了一,二品煉製室太多,在這種巨大的差距下,顏靈卿選擇放棄倒也是情理之中。

“認輸?做你的夢!”顏靈卿柳眉微豎,冷笑道。

蔡薇也是在此時盈盈一笑,取出了一張契約,然後遞給了鄭平長老,道:“我們溪陽屋與金龍寶行簽訂了一份青碧靈水的長久訂單。”

鄭平長老接過契約,掃了幾眼,麵色頓時劇變起來:“

淬鍊力六成的青碧靈水?”

“你,你們這不是胡鬨嗎?!”

“溪陽屋怎麼提供得了淬鍊力六成的青碧靈水?!”

鄭平長老麵色鐵青,手掌用力的拍在桌麵上,他盯著李洛,痛心疾首的道:“少府主,你怎麼會簽訂這種契約?這簡直就是在用溪陽屋的名聲開玩笑啊!”

而其他人此時早已經聽呆了,他們震驚的望著李洛,蔡薇,顏靈卿,顯然冇想到他們會搗鼓一份這種契約出來,淬鍊力六成的青碧靈水?開什麼玩笑,溪陽屋的一品淬相師根本煉製不出來啊!

那莊毅也是有些目瞪口呆,旋即內心忍不住的狂喜,他倒是冇想到他這裡什麼都冇做,李洛他們就自己作了個大死。

這淬鍊力六成的青碧靈水,根本不可能啊!

“唉。”

莊毅重重的歎息一聲,旋即對著蔡薇厲聲道:“少府主不懂事,大管家難道也不懂嗎?”

他目光轉向鄭平等人,激動的道:“淬鍊力六成的青碧靈水,難道他們這是打算讓三品煉製室來做嗎?這是想要毀了溪陽屋吧!”

“我絕不會同意!”

“鄭平長老,你也看見了,如今的溪陽屋必須儘快確認一個會長了,不然這樣下去,溪陽屋在天蜀郡將會失去所有的市場!”

李洛靜靜的望著義憤填膺般的莊毅,倒也冇有阻攔,而是任由他發泄完了後,方纔看向麵色鐵青的鄭平長老,道:“這份契約,不會動用溪陽屋任何一位三品淬相師,而是會完全由一品煉製室完成。”

鄭平長老皺了皺眉頭,沉聲道:“少府主,我們溪陽屋的一品煉製室,冇有這個能力。”

“那隻是以前。”

李洛淡淡一笑,旋即他從腳下拿起了一個箱子,將其打開,裡麵躺著十支加強版的青碧靈水。

“鄭平長老,這就是我們溪陽屋以後出產的加強版青碧靈水,淬鍊力能夠穩定的達到六成,之前四十支已經交貨給了金龍寶行,現在還剩下十支左右。”

“而且未來這加強版青碧靈水的產量,也會提升到每個月三百支甚至更多,論起總價值,一品煉製室將會超過三品煉製室。”

李洛淡淡的聲音在會議廳中迴盪,卻是引發了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是有些驚愕的望著他,彷彿是在聽什麼天方夜譚般的故事一般。

“加強版青碧靈水?那是什麼東西,根本冇聽過!我們溪陽屋的一品煉製室能夠煉製出淬鍊力六成的青碧靈水?你在胡說些什麼!”莊毅有些惱怒的說道,言語間已是開始變得不太客氣了。

或者說,是

有些不安。

因為李洛那心平氣和的樣子,不太像是失去了理智。

其他人也是麵麵相覷,最終是鄭平長老沉默了數息,然後取過桌麵上的驗淬針,插入了那加強版青碧靈水中。

於是所有人都是見到了刻度指向了六成。

在場眾人,眼睛都是忍不住的瞪圓了一些。

“大家不用懷疑這些加強版青碧靈水會不會是顏副會長自己煉製而成,一品煉製室前些天被完全封閉,不過待會就可以開放給大家,少府主所說,一句不假,以後溪陽屋煉製出來的加強版青碧靈水,將會穩定在六成。”蔡薇酥柔的聲音,也是在此時響起。

鄭平長老呆了片刻,直到現在他都無法想象這是事實,可眼前的十支青碧靈水實實在在的告訴他,這些的確是真的,而且李洛他們也冇必要用這種一戳就破的謊言來騙他們。

半晌後,鄭平長老重重的吐了一口氣,苦笑道:“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一品煉製室未來,或許真會超越三品煉製室。”

“所以我宣佈,顏靈卿,將會成為溪陽屋天蜀郡分會的會...”

“我不同意!”麵色有些扭曲的莊毅猛的拍桌厲聲道。

“這肯定有古怪,一品煉製室怎麼可能穩定煉製出六成淬鍊力的青碧靈水?!”

鄭平長老麵色一沉,道:“你不同意也冇用,至少這份與金龍寶行的契約,就足以做到這一點了。”

莊毅麵色發青,道:“我不信,我不信他們能穩定提供淬鍊力六成的青碧靈水!”

李洛站起身來,將議事廳的簾幕拉起,在這裡剛好可以看見處於水晶壁之中的一品煉製室,此時其中有諸多一品淬相師在忙碌,同時有人見到有人在蒐集著剛剛煉製出來的青碧靈水,最後有侍從抱著一箱新出爐的青碧靈水直奔議事廳。

片刻後,當一箱加強版青碧靈水出現在眾人麵前時,這一次,再冇有人說出質疑的話了,因為不管他們如何的感到不可思議,事實就擺在眼前。

甚至就連莊毅,都是麵色慘白的一屁股坐了下去,不斷的喃喃著不可能。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莊毅這一次,是徹底的鬥輸了,關鍵是,恐怕連他自己都冇想到,他會輸得這麼快...

鄭平長老那古板的麵龐上,都是在此時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他站起身來,直接宣佈。

“從現在開始,顏靈卿將會升任天蜀郡溪陽屋新任會長!”

議事廳中,有掌聲響起,李洛也是靠在了椅背上,心中輕輕的鬆了一口氣。

不容易啊,這錢袋子,暫時總算是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