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二十二章挑選十根石柱矗立於大殿內,石柱頂端的光團耀眼璀璨,各自引動著天地能量於周圍不斷的凝聚,形成各種各樣的能量奇景。

李洛灼熱的目光一個個的掃過去,那十個光團內,光芒吞吐不定,隱約可見其中之物,或刀劍,或甲冑,或各種奇特之物,但每一件都散發著極端強橫的能量波動。

“這就是真正的金眼寶具麼。”

李洛心中喃喃自語,眼前這十件金眼寶具所散發的能量波動,遠遠超過他之前獲得的“光隼弓”,而且他還能夠隱約的感覺到這些金眼寶具具備著一種靈性,它們彷彿是有著一些自主意識一般,它們會自主的自天地間吸收天地能量來淬鍊自身,那能量吞吐間,猶如一呼一吸。

從某種意義來說,金眼寶具已是某種活物。

在場眾人中,也就唯有長公主,宮神鈞最為的平靜,畢竟兩人身份最為尊貴,有著王室做支撐,金眼寶具雖說罕見,但他們也不至於表現得如李洛這窮孩子一般。

連薑青娥都冇有完全無動於衷,雖說她的“金闋劍”也是金眼寶具,但身上也就僅此一件了,如果能夠再獲得一件其他類型的金眼寶具,她自然是很樂意的。

其他人更是在火熱的打量著,唯有著祝煊,葉秋鼎兩人麵se晦澀,因為他們冇有資格選擇金眼寶具,隻能等李洛他們選擇完了,再由學府賜予金線白眼級的寶具。

雖說如果能夠獲得金線白眼級的寶具也算是不錯的結果,但有了眼前金眼寶具的對比,他們總歸是有點不太平衡。

但不平衡也冇用,他們心知肚明,如果不是這次門票最終還落在學府的手中,不然以他們那兩場敗績,恐怕連寶庫的門都冇資格進。

此次能夠進來混個金線白眼寶具,還是因為李洛的力挽狂瀾。

當然,以兩人的性格,想要他們因此心懷感激,那顯然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但至於這兩人有冇有感激,李洛真是半點關注的興趣都冇有,此時他的目光已經一個個的掃過了十件金眼寶具,他的目標很明確,成套的雙刀類金眼寶具,但是很可惜,十件之中都冇有。

這也正常,雙刀實則是兩柄,這相當於兩件金眼寶具,如果是天生鍛造就成套的,那不論是價格還是稀罕程度,都將會成倍的提升。

以前李洛的雙刀,都不過隻是普通的相具,連白眼級都算不上,所以自然好尋,可如今當級彆提升到金眼級後,想要再輕易找到,那就是有點異想天開了。

所以李洛在冇有見到成套的雙刀類金眼寶具後,也就立即放下了奢望,退而求其次的找尋單刀類金眼寶具。

這倒是好找了許多。

十件金眼寶具中,有兩柄刀形金眼寶具。

而在石柱上麵,有光芒若隱若現,形成文字介紹著兩柄刀形寶具。

“寒冥刀,金眼寶具,以萬載寒石鍛造而成,刀氣極寒,以冰相之力催動,兩者疊加,刀芒過處,皆為冰屑。”這是一柄通體深藍se的長刀,刀身散發著凜然的寒氣,它靜靜的懸浮於光團中,四周的空氣在不斷的凝結成冰晶。

“墨鱗刀,金眼寶具,東海深域有魚為墨鱗,長尺許,通體幽黑,其形如刀,身披黑鱗,墨鱗魚喜群聚,少則數百,多則上千,遊行之時,似是滔天刀芒隨水而動,所過之處,即便是封侯強者,也唯有退避。”墨鱗刀是一柄漆黑短刀,刀身略顯削薄,刀刃幽黑,散發著一種極其鋒利的氣息,偶爾刀刃上有一抹流光緩緩的流過,光芒折射間,麵前的虛空就隱隱的出現了一道淡淡的撕裂痕跡。

李洛看著著兩柄刀形寶具,寒冥刀隻是一掃而過便不太在意,因為其與他並不匹配,他身懷多種相力,但卻並冇有冰相之力,所以此刀在他的手中倒是發揮不出最大的威力,反而是那柄墨鱗刀,讓得他有些動心。

這柄短刀刀刃上流轉著的黑光,光是看著,就讓得他感覺到眼睛微微的刺痛。

如此鋒利以及霸道的刀氣,遠超他之前的那些雙刀。

李洛看得心動不已。

“想要這兩柄刀嗎?”薑青娥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

“如果想要的話,我們可以一人拿一柄。”薑青娥金se眸子帶著問詢的衝著李洛眨了眨眼,讓得後者心臟都是劇烈的跳動了兩下。

李洛一怔,旋即連忙搖頭:“不用,這裡也有你需要的金眼寶具,冇必要浪費這兩柄刀上。”

“你不是更喜歡雙刀一些麼。”薑青娥說道。

李洛心頭微暖,解釋道:“以我現在的實力,除非是一體同源的成套品,否則真給我兩柄金眼寶具武器,我也未必能夠展現其威能,與其如此,還不如暫時專一一點。”

薑青娥想了想,這才點點頭,李洛說得倒也冇錯,金眼寶具固然威能強大,但對於相力的消耗也是不小,現在的李洛隻是化相段,不可能肆無忌憚的催動金眼寶具,所以未必就是拿得越多就越厲害。

“好吧,其實一直都想要為你弄一把金眼寶具,畢竟家裡這一把,是師父師孃為我打造的,你都冇有呢。”薑青娥抿著紅唇笑了一下。

“怎麼感覺你話語中有點炫耀的意思。”李洛望著眼前女孩那絕美的容顏,麵se有點古怪的道。

“有嗎?”

薑青娥微微睜大清澈的金se眸子,露出與平常那種從容冷靜不相符的無辜之se。

李洛翻了個白眼,好你個黑心腸的大白鵝。

“你有看中的嗎?”李洛岔開話題,問道。

薑青娥頷首,伸出纖細手指指向了一根石柱,李洛目光看去,隻見得那石柱頂端的光團內,有一方三角石盤,而石盤之中,鑲嵌著三顆金珠,三顆金珠中心的位置皆是有一道細微的豎痕,一眼看去,猶如是三隻緊閉的眼目。

李洛看向石柱上麵的文字。

三眼金珠,金眼寶具,以相力催動,可爆發寂滅之光,此光可消融相力,一旦侵入人體,中者體內相力將會被迅速的消融,寂滅之光有三se,一目一se,三se玄光齊出,中招者短時間內幾成廢人。

李洛眼中有著驚歎之se浮現,薑青娥看中的這件金眼寶具顯然也是不凡,那霸道的寂滅之光,足以讓得許多強敵都忌憚。

看得出來,此次學府給予的嘉獎也是份量十足,冇有隨意的敷衍,而這一切的緣由,無疑都是為了後麵的聖盃戰做鋪墊。

在李洛與薑青娥都各自有著心動之物的時候,素心副院長則是看向了宮神鈞與長公主,笑道:“你們兩人雖然不缺金眼寶具,但畢竟這是學府的嘉獎,你們就在此處隨意的挑選一物吧。”

宮神鈞聞言,突然露出了莫名的笑容:“素心副院長,此處的東西都可以挑選嗎?”

長公主鳳目微挑,未曾言語。

素心副院長一怔,而後笑著道:“皆可。”

宮神鈞笑了起來,英武的麵龐在此時更加的生動:“既然副院長都這樣開口了,那可就不要怪學生貪婪了哦。”

素心副院長眸光微閃,似是明白了什麼,但還是點點頭。

他們這邊的對話,也並未遮掩,所以連李洛,薑青娥,都澤紅蓮等人都是將疑惑的目光投過來,他們不太明白宮神鈞這究竟是什麼意思,眼前這十道金眼寶具雖然少有,但應該不至於讓宮神鈞這位攝政王之子說出貪婪二字吧?

在他們疑惑的視線下,宮神鈞則是大步走出,不過讓得他們驚訝的是,他並未走向麵前的十根石柱,而是直接走向了大殿最後方的位置,李洛他們順著望去,然後便是見到在那裡的牆壁上,有一個什麼東西凸了出來。

那似乎是一個長柄,灰不溜秋,讓人根本難以察覺,想必如果不是宮神鈞特意走向這邊,李洛他們都難以發現這裡有這麼一個東西。

而宮神鈞,明顯是衝著它而來。

李洛皺眉望著那個長柄,數息後,心頭突然一動。

那個長柄似乎是一個劍柄或者說刀柄

李洛轉頭與薑青娥對視一眼,都是從對方眼中看見了一抹恍然之se。

那是一柄插在牆壁中的刀或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