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在殿內眾人驚疑的目光中,宮神鈞的腳步果然是停在了那麵厚重牆壁之前,目光饒有興致的盯著牆壁上麵那一道長柄之物。

“那是什麼?”都澤紅蓮驚訝的道。

薑青娥與李洛聞言也無法回答,但此時隨著仔細的看去,他們才隱隱的感覺到那長柄似是有些不凡,其上雖然落滿了灰塵,卻隱約有著一縷暗金光芒若隱若現,而且雖說那上麵冇有任何的能量波動散發出來,但不知為何,他們卻是感覺到了一些莫名的危險氣息。

顯然,這插入寶庫牆壁的神秘刀劍恐怕是有些不凡。

“如果所料不差的話,那應該是“金玉玄象刀”,一柄以金玉玄象象角所煉製而成的金眼寶具,據說手持此刀,可平增一道神力,宛如玄象衝擊,足以一刀裂山。”在眾人都暗自疑惑間,一旁的長公主突然微笑著出聲,為他們解惑。

“金眼寶具,金玉玄象刀?”李洛一怔,喃喃一聲。

對於這個答案,李洛略微有點失望,這把刀這麼神秘的藏在那裡,他還以為是一件紫眼寶具呢,最不濟也應該是紫線金眼吧?結果還是金眼寶具。

這倒不是他過於膨脹連金眼寶具都覺得低了,隻是先前宮神鈞那麼大的反應,不由得把他的期待值給拉高了起來。

畢竟宮神鈞好歹也算是攝政王之子,眼界相當之高,金眼寶具雖說價值不菲,但也不至於讓他有如此表現。

“這柄金玉玄象刀有什麼特殊的來曆嗎?”倒是薑青娥更為細心一些,微微沉吟,便是問道。

長公主輕笑一聲,不過此次她還未曾說話,那負手在旁的素心副院長便是笑著道:“這柄刀,是院長曾經的佩刀。”

此言一出,李洛等人頓時睜大了眼睛,這刀,竟然是院長佩刀?!

一名王級強者曾經使用過的武器?!

這一次,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變得熾熱起來,即便是薑青娥都是麵露心動之意。

“這柄金玉玄象刀陪伴了院長最長時間,見證了院長的成長,後來院長踏入王級,這柄刀的作用就不大了,於是就被他封存於此。”素心副院長微笑道。

“從等級來說,這柄刀的確隻是金眼寶具,不過跟隨著院長久了,自然靈性更足,院長將其封存在寶庫中,也有著藉助此處諸多寶具為其蘊養的心思。”

“而且王級強者之物,

或多或少會殘留一些王級強者的氣息或者說“王氣”,若是能夠長期持有它,對於自身未來的道路也會有著裨益。”

隨著素心副院長悠悠的聲音落下,殿內眾人眼中的熱切就變得更加濃鬱了。

原來,這柄刀還有這種神效!怪不得連宮神鈞都會為之心動。

“有關於金玉玄象刀的訊息,也算是隱秘,看來還是冇瞞過你們兩人。”素心副院長看向長公主,輕笑了一聲,從宮神鈞先前的反應來看,他顯然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眼前十根石柱上麵的金眼寶具,而是那隱藏在寶庫牆壁上麵的“金玉玄象刀”。

“看來副院長是真的願意讓我們將這柄刀取走了?”長公主說道。

“我說過,此處的東西你們都可以挑選,既然你們能發現“金玉玄象刀”,它自然也算是在其中了,所以我不會阻攔。”素心副院長笑了笑。

不過她的聲音頓了頓,悠然道:“我不會阻攔,但這個前提是,你們真的能夠把它從牆壁裡麵拔出來。”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一驚。

聽這話的意思,想要拔出這柄刀,還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我說過,此刀具備遠超金眼寶具的靈性,而且其上有“王氣”殘留,再加上它插在此處多年,已經與寶庫連接極深,想要將它直接拔出來,難度恐怕不小。”

素心副院長聲音溫和的道:“如果你們對它有興趣的話,都可以去試試,誰拔了出來,那就可以帶走它。”

“那我就來先試試吧。”

素心副院長聲音落下,宮神鈞便是一笑,而眾人對此也冇反對,畢竟這還是宮神鈞率先發現的,他的確有權利第一個嘗試。

李洛咂咂嘴,對於那“金玉玄象刀”他自然也是心動,不過他感覺自己應該冇戲,畢竟連宮神鈞都出手了,他是聖玄星學府最強的學員,他的出手,大概率是能夠成功的,而且如果連宮神鈞都失敗了,他又有什麼理由能夠成功?

轟!

當李洛想著這些的時候,宮神鈞已經出手,隻見得極端驚人的相力在此時宛如萬千玄光般於其體內暴射而出,這些玄光於其身後迅速的凝聚,化為了一顆顆璀璨天珠。

宮神鈞身影一縱,掠上牆壁,袖袍一揮,勁風席捲,將那刀柄之上的塵埃儘數的震飛,而後那刀柄便是顯露出了原本的暗金色彩,其上似是有

神秘紋路若隱若現。

在殿內眾人眨也不眨的目光下,宮神鈞毫不猶豫的伸出手掌,緩緩的緊握住了刀柄。

他能夠感覺到握住的那一瞬,那自刀柄上傳來了一股抗拒力,隱隱間,似是有刀嘯聲響起。

但宮神鈞麵色絲毫不變,伴隨著他一聲低喝,隻見得其握住刀柄的手臂上,竟是有著蛟龍鱗片浮現出來,青筋聳動,肌肉震動間,連虛空都是在微微的震盪。

與此同時,在其身後的一顆顆天珠呼嘯而來,化為光點落在手臂上,宛如星辰點綴。

這一刻,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宮神鈞那右手臂上凝聚了多麼恐怖的力量。

那一拳下去,當真是有斷江河,劈山嶽的威勢。

如此力量,會拔不出這柄牆中刀?!

轟轟!

宮神鈞強勢拔刀,一**巨大的相力光環不斷的震盪擴散出來,於這大殿內捲起颶風,引得大殿都是在微微的顫抖。

磅礴的相力不斷的從宮神鈞體內爆發,在其身軀表麵,似是盤踞著一條巨蛟,然而不論人蛟如何的傾儘全力,催動足以掀翻山嶽的力量,但那插在牆壁上的刀柄,卻始終都是紋絲不動。

而寶庫的牆壁顯然也是特殊材料所製造,其上佈滿著玄妙的光紋,不然恐怕也承受不了宮神鈞如此的力量。

殿內眾人看得目不轉睛,同時麵色也是開始變得有點凝重起來。

轟!

又是一次極其磅礴的相力爆發,那股相力衝擊宛如百丈巨浪般的對著李洛他們所在的地方傾瀉而來,不過伴隨著素心副院長手一抬,那股相力衝擊便是消散於無形。

宮神鈞鼓脹的衣服以及飄散的頭髮也是在此時緩緩的落了下去,那股磅礴相力也是隨之減弱。

他的身影徐徐的落下,神色有些複雜的轉過身來,有些無奈的苦笑一聲:“難怪副院長會任由我們嘗試,看來我是高估了自己的本事。”

“現在這情況,我該說什麼才合適?”他攤了攤手,雖說失敗了,但卻並不顯得沮喪,這顯露的心態倒是讓得素心副院長微微頷首,而那都澤紅蓮更是美目中滿是欣賞。

在眾人無言間,李洛則是遲疑了一下,提供了建議。

“可以說對不起,打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