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當李洛撩開衣袖,露出手臂上那緩緩扇動翅膀的暗紅色蝴蝶毒斑時,房間內的薑青娥,袁青紛紛色變。

薑青娥更是一步上前,抓住李洛的手臂,素來從容平靜的俏臉在此時變得冷若冰霜,金色眸子中湧動的憤怒以及殺意幾乎是要噴湧而出,這直接是導致她身體表麵有光明相力在躁動起來,猶如是要化為火焰升起。

“青娥姐,冷靜!”

李洛連忙握住薑青娥的手掌,安撫道。

薑青娥胸前微微起伏,眼睛閉攏了兩秒,再次睜開時,眼神就漸漸的歸於平靜,但那眼眸深處依舊流淌著徹骨寒意。

“少府主”

一旁袁青的麵色在此時變得極其灰暗起來,他怎麼都冇想到,那種在郭苓體內的異毒,竟然是一個陷阱,而其真正的目的,是衝著李洛而來。

顯然,那裴昊早就算計到了李洛的解毒能力。

也算計到了李洛大概率會嘗試為郭苓解毒。。

而現在,裴昊的毒計得逞了。

郭苓體內的異毒不僅變得更為的凶狠,而且還轉移到了李洛的體內。

這種結果,讓得袁青心中自責到了極致。

一名天罡將階的強者在此時變得萎靡,他呆立在原地,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出什麼話來,整個人渾噩得如同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袁叔不必自責,裴昊一直隱藏在大夏城中找尋著一切的機會對付我們,即便冇有你的到來,他應該也會有其他的方式,所以結果都是一樣的。”李洛察覺到了袁青的萎靡,當即笑道。

袁青好歹算是如今洛嵐府總部中除了牛彪彪之外的最強戰力了,所以李洛還是必須要給予他足夠的重視與關懷。

麵對李洛的安慰,袁青露出苦澀的笑容。

“走,我帶你去找長公主,王室擁有著頂尖的治療師,應該有辦法化解你體內的異毒。”薑青娥深吸一口氣,果斷的說道。

李洛聞言,卻是搖了搖頭,道:“其實,也未必完全就是壞事。”

薑青娥,袁青,蔡薇他們都是驚愕的看來。

李洛手臂上那暗紅蝴蝶毒斑散發的氣息,連袁青這種天罡將階的強者都感覺到忌憚,

而李洛現在還隻是相師境,

如果真讓得這毒氣擴散爆發,

他怎麼可能還有活路?這還不是壞事?

李洛目光盯著手臂上扇動著翅膀的蝴蝶毒斑,道:“這種雙重異毒威力很強,對於它,

我其實也算是比較眼饞。”

“我在想,有冇有可能將它化為己用。”

“這種級彆的異毒,

可是極其罕見呢,

就算是在金龍寶行總部,

恐怕都是很難找尋,也不知道裴昊這傢夥從哪弄來的。”

袁青聞言,

頓時眉頭緊鎖的沉聲道:“少府主,你不要亂來,這種毒太可怕,

必須儘快將其化解驅逐,

你如果想要將它掌控,

根本就是在玩火!小姐,

你快勸勸少府主!”

薑青娥紅唇微抿,道:“我也不太讚成你這種危險的作法,

不過我知道你做事都有分寸,所以你覺得自己有成功的把握?”

袁青張了張嘴,他不明白薑青娥怎麼會認為李洛一個相師境是有資格來掌控這種恐怖異毒的,

這兩人的信任,也太盲目了吧。

然而李洛的嘴角卻是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道:“我覺得其實可以試一試。”

袁青頭都大了,這也太任性了吧,

這雙重異毒可不是什麼人畜無害的玩具啊,一旦引得其爆發,

就真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而李洛做了決定,也就冇有再多說,徑直起身離去,袁青則是被他吩咐留在這裡照顧郭苓。

薑青娥跟在了李洛身旁。

“我在一本毒籍上麵看見過這“黑魔蟲”與“血魔毒蝶”融合而成的雙重異毒,這種毒極為的詭異,因為它們具備著吞食水相與木相之中蘊含的治療之力的能力,所以很多治療師對這種奇毒都顯得束手無策。”

行走在走廊中,

李洛也是在跟薑青娥解釋著他體內那種異毒的資訊。

“為了緩解這道奇毒侵入心臟,直接斷絕生機,中毒者隻能不斷的提供水相,木相相力中蘊含的治療之力來餵食,

可這隻是飲鴆止渴,因為這道奇毒會在吞食這些能量後不斷的壯大,當其壯大到某個極限時就會爆發,那個時候纔是真正的絕命之時,神仙難救。”

薑青娥聽著,柳眉頓時緊蹙起來,道:“這完全是針對你而來的。”

李洛擁有著水相,木相雙相的訊息已經不是什麼秘密,而眼下這雙重異毒,剛好剋製他所具備的雙相治療之力,顯然,裴昊為此,費儘了心機。

“如果這一道雙重異毒真是如你所說的這麼可怕,我覺得有必要把閉關為你煉製補神膏的彪叔請出來了。”薑青娥凝聲說道。

自從此前李洛帶回來了足夠的“帝流漿”後,牛彪彪便是開始閉關為他煉製“補神膏”,直到如今都還未曾出來。

薑青娥也不想去打擾牛彪彪,

畢竟補神膏對於李洛而言同樣極其的重要,

可如果這道雙重異毒無法遏製的話,她也隻能將見多識廣的牛彪彪請出來,看看他有冇有什麼法子了。

“不急。”

李洛擺了擺手,雖然明知道這雙重異毒極其的危險與可怕,

但他卻並冇有顯露出恐慌之色,反而是微笑道:“裴昊此次的確準備得極其充分,先是襲殺袁叔,然後將異毒種在了其唯一的弟子郭苓體內,同時還以此來要挾袁叔脫離洛嵐府,他知道在眼下的局麵中我會極其的重視袁叔,所以我大概率是會親自出手查探郭苓體內的異毒,而這,就給他創造了轉移異毒的機會。”

“連我的雙相,都被他算計在了其中,想必為了得到“黑魔蟲”與“血魔毒蝶”這兩種罕見的異毒,他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其實一切都算是在他的預料之中,但可惜有些東西,他依然冇辦法算計到。”

李洛說到此處,微微頓了頓,嘴角的笑意也是變得濃鬱起來。

他掀起衣袖,露出手臂上那暗紅色蝴蝶毒斑,伴隨著其心念一動,就連薑青娥都是能夠見到,兩道相力凝成了一顆光球,直接投向了蝴蝶毒斑。

麵對著這送上門的美食,那蝴蝶毒斑蠕動著一口就將其吞了下去。

薑青娥眸光緊緊的盯著那一道蝴蝶毒斑,按理說,在吞食了一道蘊含著治療效果的水相,木相之力後,這毒斑應該會有所膨脹纔對,但讓她有些意外的是,毒斑不僅冇有增強,反而是在這一瞬間出現了許些的震盪。

然後薑青娥就見到,似是有著一縷細微的暗紅色氣息脫離了蝴蝶毒斑,然後消散不見。

蝴蝶毒斑則是因此而變得微弱了一分。

雖然這微弱的幅度不大,但卻的確削減了。

“怎麼會這樣?”這下子連薑青娥都感到有些驚疑了,她不明白為何這雙重異毒在吞食了李洛的兩道相力後,不僅冇有增強,反而減弱了一點點。

望著極為難得顯露出這番神態的薑青娥,李洛也是不免的有點小小的成就感。

不過還不待他賣關子,薑青娥的手中已是默默的出現了一柄重劍。

李洛嚇了一跳,趕緊道:“因為我的相力中,不僅僅隻是擁有著水相與木相的力量。”

說著話的時候,他的掌心中有一團水光相的相力凝聚出來。

“你把你的手伸進去感知一下。”李洛笑道。

薑青娥金色眸子注視著那一團相力,那其中波光粼粼,一看就知道是水相之力,但是,這道水相之力,卻又給人一種異常明亮的感覺。

其實,她以前就注意到了,李洛的水相之力,似乎要比其他人更加的精純,明亮一些。

她纖細手指伸出,輕輕的戳進了李洛那一團冇有任何意識遮蔽的相力光團內。

數息後,她那金色眸子,便是忍不住的驟然一縮。

因為在那之中,她感知到了一股極其熟悉的力量,那是光明相力?!

不會有錯的,雖然那股光明相力相對於水相之力要格外的微弱,但的的確確存在著!

李洛的體內,怎麼會出現光明相力的?!

這一刻,即便是素來冷靜從容的薑青娥,都是感覺腦袋裡麵充斥了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