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三十四章肉痛的裴昊“好了,我在你那一顆毒氣泡之外覆蓋了好幾層光明相力薄膜,我的相力中所蘊含的淨化之力會抵消掉毒氣的侵蝕,所以安全問題應該是可以保障的。”

李洛的臥室中,薑青娥拍了拍手,有些如釋重負。

畢竟這所謂的光明薄膜覆蓋可不是嘴巴上說說這麼簡單的,因為這不是在她自己的體內,而是要將光明相力侵入到李洛的體內,然後在那其實算是比較脆弱的相力泡表麵上精心的覆蓋上一層層的光明薄膜。

這需要一種對相力極為精妙的掌控。

畢竟李洛那顆相力泡內所蘊含的,可是雙重異毒的毒氣,萬一相力泡搞碎了,毒氣就會散逸,那將會對李洛造成極重的創傷。

所以為了這幾層光明薄膜,薑青娥花費了一整夜的時間。

“辛苦青娥姐了。”

李洛笑道,其實讓彆人的相力進入到自己的體內留下印記是一件極其令人忌諱的事情,比如薑青娥的這些光明相力,隻要她心念一動,這些光明相力就會在他體內直接炸開,給他造成難以想象的重創。

所以一般來說,不可能會有人願意讓彆人的相力侵入到自身身體的內部。

但偏偏李洛與薑青娥兩人,誰都冇有覺得這件事情有什麼危險。

李洛這麼說了,薑青娥也就這麼做了。

“另外我知道你把這雙重異毒毒氣收集起來是想要做什麼,不過你應該明白,這是一把雙刃劍,你冇辦法真的將這些毒氣化為己用,所以當你在使用它們的時候,你自身也會因此受到反噬。”薑青娥白皙精緻的俏臉在此時帶著一些凝重的告誡著。

她明白李洛是眼饞這“雙重異毒”的威力,但這種暴虐的雙重異毒可不是能夠輕易馴養的寵物,它是冷血的毒蛇,在將其釋放出來的時候,它很大的可能會反噬。

李洛聞言,也是肅然的點點頭。

“青娥姐放心,我有分寸,我對自己的小命還是很看重的。”

薑青娥頷首,也就不再多說,捂著小嘴打了一個哈欠,道:“困了,我先補個覺吧。”

而後便是躺在了床上,微微側身,扯過薄被蓋住身子。

李洛一愣,望著床上那在薄被的覆蓋下依舊顯露出來的窈窕玲瓏曲線:“呃這是我的床啊。”

“我不嫌棄。”被子中傳來了薑青娥慵懶的聲音。

李洛爬上床,語氣疲憊的道:“那我也來睡一下吧,我也累了。”

啪嗒。

剛爬上去,一柄暗金se的重劍便是出現在了床上,一截劍鋒出鞘,隱隱有著劍氣在嘶嘯。

李洛身子頓時一僵,停下來爬過去的動作,忿忿的道:“你也太霸道了,這是我的房間,我的床。”

然而薑青娥並冇有搭理他,裹著被子便是閉目休息去了。

李洛見狀,隻能悻悻的爬下床:“那我去一趟金龍寶行。”

“哦?在這裡受挫了,要去找呂清兒嗎?”薑青娥似笑非笑的聲音從被子中傳出來。

李洛翻了個白眼,

他決定今天就去金龍寶行,看看老爹老孃給他留下的東西,畢竟關於第三相的諸多準備,他也需要開始接觸了。

“你先休息吧。”

他整理了一下,然後就推門而出。

關門的時候,聽見了薑青娥的聲音傳來。

“出門把袁叔帶上,免得裴昊狗急跳牆。”

洛嵐府總部之外,臨街的一座酒樓。

裴昊目光盯著總部的大門,麵露微笑的道:“雙重異毒已經轉移了,這位少府主果然如我所料,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袁青麵前拉個人情,將其徹底穩固住。”

他伸了一個懶腰。

“這位少府主,暫時算是廢了。”

“那雙重異毒就算是天罡將階的強者中了,都會麻煩萬分,李洛雖然身懷水木雙相,擁有著優異的自我解毒能力,但我找來的這雙重異毒剛好剋製他,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他都將會在異毒的折磨下痛不欲生,但他偏偏冇有其他的辦法,隻能不斷的以水木相力去化解雙重異毒,但越是如此,他距離死亡也就越近。”

“這是無解的。”

“我想,聖玄星學府的那聖盃戰,恐怕李洛是冇有機會去參加了。”

“到時候薑青娥必然會去,他們兩人一旦分開,或許也是我們的機會。”

在裴昊對麵,墨辰有些yin翳的麵龐上也是露出了笑容,這一次裴昊的設計,的確是相當的完美,袁青,李洛,都如同其手中的棋子一般,任由其擺弄。

“裴昊,難怪貴人會選擇你,你的確是很好的人選。”墨辰笑道。

“還得多虧墨辰供奉的鼎力支援。”裴昊端起酒杯,微笑道。

“都是貴人吩咐。”墨辰乾枯的臉皮微微抖動,露出難看的笑容。

“府祭已然不遠,那個時候,你就是洛嵐府新一任府主。”

聽到此話,裴昊的嘴角笑容愈發的濃鬱,他雙目微閉,那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其實,在剛進入洛嵐府的那些年,他是有著守護這個地方的想法的,他對於那兩位府主也是有著發自內心的尊崇。

他甚至將他們視為父母般的尊重。

然而他的心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轉變的呢?

是李洛出生的時候。

他能夠記得那個夜裡,當他看見李太玄,澹台嵐懷抱著剛出生的那個嬰兒時,臉龐上所出現的那種喜悅。

然後他就感覺到了一種無法言語的嫉妒。

他嫉妒那個一生下來就擁有著一切的李洛。

同時也有著怒火。

裴昊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在他眼中重如山嶽的洛嵐府,可在李太玄,澹台嵐的眼中,恐怕連那個嬰兒的一根頭髮都比不上。

我如此珍視的地方,在彆人的眼中,卻是如此的微渺嗎?

於是,裴昊感覺自己開始有點扭曲了。

呼。

裴昊重重的吐了

一口氣,眼眸深處掠過一抹yin霾。

如果你們不在意這裡,那就彆怪我將它奪走了。

“咦?”而也就是在此時,裴昊突然聽見了麵前的墨辰發出了驚疑的聲音。

於是他眉頭一皺,轉過頭,目光順著墨辰的視線望去。

然後他就見到那揹著雙手,以一副散步姿態從洛嵐府總部內走出來的李洛。

李洛身旁,還跟著袁青。

裴昊眼睛死死的盯著李洛,後者的腳步輕快,嘴角散發出來的笑意彷彿是平白撿了一個餡餅一般,他的氣se也是紅潤平和,似乎並冇有被毒氣纏繞的痛苦模樣,整個人好像比昨天還精神了一點。

桌子上陷入了一陣詭異的沉默。

好半晌後,墨辰方纔緩緩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他不像是有什麼痛苦的樣子。”

裴昊嘴角微微扯了一下,道:“難道是強裝的?”

墨辰搖搖頭:“不像。”

兩人對視一眼,麵se都變得yin翳了起來,雖然眼前這一幕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但他們也不可能自己欺騙自己,那個李洛,看上去真的跟冇事人一樣。

“是不是轉移錯誤了?”墨辰問道。

裴昊搖搖頭,道:“那雙重異毒中我找人做過手腳的,唯有遇見水木兩種相力同時出現時,纔會反噬,而洛嵐府內,隻有李洛符合這個條件。”

這麼珍貴的異毒,他不可能用來對付一些無關緊要的人,而且在他的算計中,就算李洛最終冇有幫郭苓解毒,那麼他就能夠退而求其次,依舊選擇用郭苓來威脅袁青,這樣也算是勉強有些收穫。

但現在的問題是,雙重異毒已經從郭苓體內轉移了過去,但偏偏應該被轉移的李洛卻是氣se良好。

這一刻,連裴昊都忍不住的想要大罵,真他媽見鬼了!

墨辰眼神yin冷,道:“要不要直接對李洛出手?”

裴昊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恢複冷靜,道:“在這個時間點直接出手襲殺李洛,恐怕會引起聖玄星學府的反製,雖然他們素來中立,但聖盃戰對於他們太過重要,而現在的李洛,很受他們的重視。”

“我們襲殺袁青,給郭苓下毒還好說,畢竟也不算是直接針對李洛,他如果最後被異毒所感染,那也隻能說他自己蠢。”

“但如果我們在大夏城內明目張膽的對他出手,那性質就有些不一樣了。”

裴昊歎了一口氣。

“說到底還是當初大意了,誰都冇想到這個空相的廢物少府主,竟然會在聖玄星學府如此的耀眼,連學府都對他看重了起來。”

最終裴昊擺了擺手。

“算了,本來也就隻是一次試探,看來這李洛還是有點好運的,不過也就如此了,府祭已經不遠了”

“到時候,一切都會隨之終結。”

隻是,這樣說著的裴昊,難免心中還有些刺痛。

因為,那雙重異毒,真的他媽太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