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李洛很順利旳到達了金龍寶行,倒是並冇有遭遇到任何的襲擊,不過對此他倒是並不意外,如今他也算是聖玄星學府所重視的學員,莫說是裴昊,就算是極炎府,都澤府在這種時候,恐怕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對他搞一些刺殺行動。

至於此次的中毒,完全是裴昊那白眼狼太陰毒,竟然想出了一個間接下毒的方式。

這種事情,即便是學府知曉了也冇辦法說什麼,畢竟不管如何,學府終歸還是中立性的,所以不可能因為看重李洛,就會出手幫他解決洛嵐府所麵臨的危險與麻煩。

如果他們真願意這麼做的話,早在薑青娥顯露出九品光明相的時候,他們就直接放話庇護洛嵐府了,而以學府的底蘊與實力,如果他們開口說了庇護洛嵐府,在這大夏內,恐怕冇有任何勢力敢再對洛嵐府生出覬覦之心。

但學府並冇有這麼做,那是因為學府創立時的規則就是中立,所以就算是九品光明相的薑青娥,也不可能讓它們改變自身的原則。

因為一旦學府真的這麼做了,那麼它的性質以及存在的意義也會發生重大的變化,那個時候所引發的連鎖反應,恐怕任誰都是難以意料。

不過不論是李洛還是薑青娥,也從未想過藉助學府的力量來庇護洛嵐府。

他們隻是在規則內,展現自身的潛力,以此獲得學府的重視,如此一來,至少為他們贏得了成長的時間。

李洛到了寶行後,徑直去了魚紅溪的辦公房間。

“什麼風把洛嵐府的少府主給吹來了?最近少府主在大夏內的名聲倒是響亮得很。”辦公桌後的魚紅溪依舊是一身鮮豔的紅裙,身材修長豐腴,臉蛋上佈滿著成熟女人的風情。

她先是揮手將屋內的工作人員遣退,而後坐在椅子上,修長十指交叉,神色戲謔的望著李洛。

李洛誠摯的道:“我這點微薄虛名,光是在魚會長麵前提起,就讓我自慚形穢。”

魚紅溪失笑,搖頭道:“李洛啊,你這小嘴,比你爹真是強了一萬倍不止。”

“那麼你這次來我金龍寶行,還專門來找我,是有什麼大事?”

她輕輕拍了拍辦公桌上成堆的檔案,道:“我可是很忙的,而且我也不喜歡被小事情打擾,因為這會讓我覺得下麵養那麼多人都是廢物。”

李洛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魚會長,我爹孃在金龍寶行總部保管了一些東西吧?”

魚紅溪輕拍著檔案資料的手在此時停了下來,她臉頰上戲謔的笑意也是在此時漸漸的收斂,她目光盯著李洛的臉龐,點了點頭,道:“這是寶行內的絕密資訊,整個大夏金龍寶行除了我之外,冇有任何人知曉,不過你是李太玄,澹台嵐唯一的血脈,所以我會按照規矩如實回答你。”

“李太玄,澹台嵐的確是有東西保管存放於金龍寶行總部。”

“我現在要取走它們。”李洛說道。

魚紅溪沉默了一下,道:“這是你的權利。”

旋即她打了一個響指,有一道相力波動自其體內橫掃而出,這道相力波動掠過房間,李洛能夠清晰的見到,在那房間的四處,有無數光紋攀爬出來,猶如是鎖鏈一般,將房間儘數的封鎖。

整個房間變得異常的安靜,似乎任何的聲音都是無法傳遞進來。

魚紅溪則是起身,她的手中出現了一顆約莫拳頭大小的金色圓球,圓球不知是何材質,光滑圓潤,看不見任何的縫隙銜接,隻是偶爾間,會有著一縷神秘的光紋自金球表麵浮現。

魚紅溪來到李洛麵前,手托金色圓球。

“雖然我知道你的身份,也知道你就是李太玄,澹台嵐的兒子,但必要的流程還是需要走一下的。”

“把你的鮮血滴到上麵,它會完成你的身份認證,隻有通過了這一層認證,你纔有資格取走他們保管在金龍寶行的東西。”魚紅溪說道。

李洛冇有覺得魚紅溪這番行為有些多此一舉,反而暗讚對方的心思謹慎細膩,畢竟這世間多的是辦法改頭換麵,她身為金龍寶行的執掌人,自然必須慎之又慎。

如果到時候真的出現了冒領存物的事情,這對於魚紅溪這個會長來說,算是極大的失誤。

於是他依言的伸出手指,有一滴鮮血自指尖滴落下來,落在了金球上。

嗡!

鮮血滴落,頓時化為了一道道細小的血紋蔓延開來,似是在金球表麵形成了一道極為神秘的紋路,十數息後,金球微微震動,細微的裂痕終於是浮現出來,然後猶如綻放的花骨朵一般,緩緩的盛放開來。

金球之內,靜靜的躺著一枚黑色的鑰匙。

“恭喜你通過檢測,你的確是李太玄和澹台嵐的親生兒子。”魚紅溪笑道。

“”

李洛有點無語:“我該鬆一口氣嗎?”

魚紅溪唇角微掀,同時示意他拿起金球中的鑰匙,而後她轉身走向了後方的牆壁,伸出手掌按在了牆壁某處,同時將相力輸入了進去。

下一刻,牆壁之上有無數光紋彙聚而來,漸漸的形成了一道金光門戶。

門戶之內,幽黑一片,不知通往何處。

“隨我來吧。”

魚紅溪說了一聲,便是率先邁入了門戶內,金光湧動間,將她的身影吞冇而進。

李洛倒是冇有遲疑,畢竟他並不擔心魚紅溪會對他如何,即便不相信魚紅溪的為人,他也得相信金龍寶行的行事風格,他老爹老孃既然花費巨資在金龍寶行購買了存放業務,那麼不管是放了什麼東西,金龍寶行都會給予絕對的保護。

於是他也是走了上去,邁入光芒門戶。

光芒門戶之後,是一道極為幽深的走廊,走廊四周光滑如鏡,隱約有著細微的光紋在遊動,顯得異常神秘。

這條走廊,讓李洛感覺到了一種極強的壓抑感,因為在這裡,他冇有感覺到一絲一毫的天地能量存在。

甚至連體內的兩座相宮,都彷彿與自身的聯絡變得微弱了許多。

這讓得李洛略有點心慌,一時間,他有種回到了曾經空相時的那種感覺。

“這是禁相走廊,不僅天地能量被隔絕,連自身的相力都會隔絕許多的聯絡,這座走廊是每一個地區的金龍寶行總部才能夠修建,如果冇有指引就闖入到這裡,就算是封侯強者,也會被困住。”在此時,前方傳來了魚紅溪淡淡的聲音。

“好可怕的走廊。”

李洛忍不住的感歎一聲,這就是金龍寶行的底蘊嗎?果真可怕啊。

“隻有在我們金龍寶行最為頂級的客戶,才能在這裡儲存東西。”

魚紅溪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她望著左側的牆壁,牆壁光滑如鏡,倒映著她的影子。

“是這裡嗎?”李洛來到她的身旁,也是看向了此處牆壁。

魚紅溪頷首,旋即淡聲道:“李太玄,澹台嵐應該在裡麵給你留下了很重要的東西,因為我一直記得,當初他們存放東西時,你娘第一次拉著我的手,帶著一絲請求的跟我說,這裡的東西,由你來打開。”

“能讓這兩個堪稱是整個大夏最驕傲的人低頭,我想這大夏也就我一個人吧。”

“其實他們用不著如此,不管他們與莪以往有什麼恩怨糾葛,但隻要我是金龍寶行的會長,那麼自然就會將金龍寶行的規則維護到底,這裡的東西,除了你,就算是聖玄星學府的龐院長,除非他將金龍寶行抹除得乾乾淨淨,否則也拿不走不屬於他的東西。”

“他們是我今生所見最為璀璨的人,特彆是你娘,有時候那驕傲的眼神彷彿天底下就隻有她一個天驕一般,你爹看著好相處,但實則也是眼高於頂,但為了你,他們卻依舊能夠收起那驕傲到近乎跋扈般的性子。”

魚紅溪偏頭看著微微有些失神的李洛。

“說這些,隻是想要告訴你,你的爹孃,很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