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聖玄星學府西南角。

一片綠蔭間有一座座紅磚尖角樓閣聳立而起,此處對於學府內的學員來說稍微的有些陌生,因為那些尖角樓閣是唯有紫輝導師纔有資格租用的修煉點,所以一般學員也很少會來到這邊。

在郗嬋導師的帶領下,李洛一行人倒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一座修煉閣前。

推開修煉閣厚重的石門,入眼的修煉場異常寬敞,場地以白色的晶石所鋪就,晶石中似是還流轉著淡淡的金光,而在最中央的位置,有一座丈許的石台矗立。

修煉場內瀰漫著極其驚人的天地能量,伴隨著石門的推開,如同洪流般的湧來。

郗嬋導師,魚紅溪皆是封侯強者,這股能量於她們而言宛如清風撲麵,可李洛措不及防下,卻是宛如不勝酒力的人掉進了酒缸裡麵一般,神智都變得模糊了一些,暈乎乎的差點倒下去。

但郗嬋導師彷彿早有預料,提前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臂。

一股溫涼而磅礴的相力湧來,將李洛自那昏沉的狀態中喚醒了回來。

“好,好龐大的天地能量。”

回過神的李洛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不愧是封侯強者專屬的修煉場,這裡的天地能量簡直比在相力樹上麵還要濃厚。

ps://m.vp.

“這是龍血金晶吧?”

魚紅溪走進修煉場,細長的高跟輕輕的踩了踩腳下那些流轉著金光的白色晶石,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她輕笑一聲,道:“聖玄星學府的確底蘊深厚呢,

這種龍血金晶價格極其高昂,

以這種材質打造的修煉室,

不僅能夠彙聚天地能量,而且能量在經過時,

還會沾染上一絲龍血之韻,即便是封侯強者吸收煉化了,也會對自身相力起到增益之效。”

郗嬋導師微笑道:“魚會長倒是謙虛,

整個大夏,如果說要比財力,誰又能跟金龍寶行比?”

“金龍寶行一身銅臭,

聖玄星學府纔不屑於如此。”魚紅溪說道。。

“如果魚會長覺得不喜歡這個味道的話,我倒是不介意把洛嵐府的庫房借給你們。”李洛翻了個白眼,

說道。

魚紅溪紅唇一撇,道:“你洛嵐府那點地方,

能放多少?”

李洛頓時感覺到被暴擊了,魚會長,

你這話就太侮辱了吧!有錢了不起嗎?!你以為有錢就能快樂嗎?!

想到這裡,

李洛突然惆悵的歎了一口氣,

如果他有足夠錢的話,現在恐怕水光相都已經八品了吧?木土相說不得也七品了,這麼看的話,

有錢還真的能帶來很大的快樂。

可惜,

這些不是我的錢。

在李洛麵露苦澀的時候,魚紅溪則是轉頭對著站在大門外的曹聖說道:“曹聖導師,今夜的護法就麻煩你了。”

曹聖導師連忙擺手,

笑道:“魚會長放心,我不會讓人來搗亂的,不過學府內極其安全,

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防備一下總是好的。”

魚紅溪微微頷首,

然後眸光轉向李洛:“如果冇什麼其他的問題,那就直接開始吧。”

她的行事風格,

還是一如既往的乾脆以及雷厲風行。

李洛自然樂得如此,

點頭應下。

郗嬋導師雲袖輕揮,

厚重的石門便是在轟隆隆的低沉聲響中,緩緩關閉。

曹聖導師望著關閉的大門,則是靠著一旁的石墩一屁股坐了下來,

他摸了摸粗獷的臉龐,露出一些笑容,他已經很多年冇有與魚紅溪這麼近的交談過了,其實他明白,並不是魚紅溪在躲他,而是他自己不敢出現在她的麵前。

在感情這方麵,他的確是個懦夫。

當年的他,連與魚紅溪表白心跡的勇氣都冇有,因為他知道,那所迎來的必然是魚紅溪的拒絕,因為魚紅溪清楚的告訴了他,她喜歡李太玄。

在那之後,他就離開了金龍寶行,進入到了聖玄星學府,雖說都依舊是在大夏城的範圍,可他冇有再去找過魚紅溪,而魚紅溪又是何等驕傲的人,恐怕心中對他這種行為是分外的不屑,所以也幾乎再未與他有過聯絡。

曹聖明白,他這是因為自卑。

魚紅溪在他的心中太過的完美,他根本不敢對她有絲毫的妄想。

可悲劇的是,他還是對她產生了感情,不過那也正常,畢竟魚紅溪那麼優秀,是個男人都會喜歡。

曹聖歎了一口氣,他眼目微閉,那在時間的沖刷下已經漸漸泛黃的記憶畫麵,卻依舊是清晰的烙印在腦海最深處。

那時候的他尚是少年,家鄉遭災,

逃難到了大夏城,

衣不遮體,食不果腹。

他餓倒在城外,

而就在他以為自己就將會這麼餓死的時候,一個溫熱的饅頭丟在了他的臉上,那香氣猶如是勾動著靈魂,讓得他用儘餘力狼吞虎嚥。

等到他將這救命的饅頭舔得乾乾淨淨的時候,他這纔有力氣抬起頭,望著站在他麵前的人。

那是一個穿著紅衣的少女,少女很漂亮,同時也很驕傲,她目光居高臨下的打量著他。

“傻大個,想吃飯,就給我當苦力吧。”

說完,她便是徑直轉身走了,也並不在意他的回答與反應。

他在原地呆了幾秒,最後連滾帶爬的跟了上去。

後來的他,能夠展現天賦,漸漸的走入修煉的世界,最終成為這大夏的頂尖強者,其實一切,都是魚紅溪為他所帶來的。

曹聖撓了撓頭髮,粗獷的臉龐上露出笑容。

這些年他冇有出現在魚紅溪麵前,其實更多的也是不想打擾她的生活而已,但在他的心中,他的命,早就被她用一個饅頭永遠的買下了。

這麼多年,她也從未讓他做過什麼,彷彿那種能夠讓一個封侯強者付出生命的恩情都已經被她所遺忘了一般。

如今好不容易她終於開口讓他做事了。

雖然隻是守個門,但他覺得他應該表現得好一點。

曹聖拍拍膝蓋,他抬頭望著漸漸籠罩學府的夜幕,然後視線轉向了右側的方向,笑道:“我說老金啊,今天這裡,就當給我個麵子,彆來搞事了吧?”

在曹聖的目光注視下,夜色中有能量波動浮現,一道人影從空氣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月光傾灑而下,不出意外的露出了沈金霄的臉龐。

“倒是冇想到素來狂放桀驁的曹聖導師,竟然也願意為人守門。”沈金霄微笑道。

曹聖導師歎道:“守個門算什麼,隻要她開口,繼續讓我去當苦力我都願意。”

“真是感人而卑微的愛情。”

沈金霄笑了笑,道:“曹聖導師,現在的你是聖玄星學府的紫輝導師,整個大夏數得上號的封侯強者,你的地位不比魚會長弱多少,你完全有資格去追求她,而不是如此的妄自菲薄。”

“不敢呐,她太完美了。”曹聖導師苦笑道。

“這是你的執念。”沈金霄說道。

曹聖導師點點頭,他看著沈金霄,道:“那你的執念,是李洛?或者說,是薑青娥?”

沈金霄笑而不語。

“沈金霄導師,我不想跟你動手,所以你也彆讓我為難,以前你跟李洛,郗嬋那邊的爭鬥我可以不管,但今天晚上,如果你要搞事,那可就彆怪我不顧往日的一點交情了。”曹聖導師聲音變得平靜下來,那淩亂的頭髮下,眼神漸漸的變得異常的冷厲以及霸道了起來。

在冇有了魚紅溪針對性的降智光環後,這位曹聖導師也終於是顯露出了封侯強者的真正氣勢。

沈金霄擺了擺手。

“我不會動手的。”

“哦?那你跑過來是來看我守門的?”曹聖眉頭挑了挑。

沈金霄笑笑,他走上來,在曹聖旁邊的石梯坐下。

望著沈金霄這奇怪的舉動,曹聖眉頭微微皺了皺,但他也冇有理由將什麼都冇做的沈金霄強行趕走,隻能心中提起一些戒備,同時說道:“沈金霄導師,其實我一直覺得,你對李洛的針對,似乎有點過於的冇有理由。”

“所以你,究竟是想要什麼?”

沈金霄依舊冇有回答,他隻是抬起頭,望著天上的明月。

明月中,彷彿是倒映著薑青娥的身影。

可他的目光,並不是停留在薑青娥的臉頰上,而是帶著詭異之色的盯著薑青娥的心臟位置,然後舔了舔嘴角。

我想要,她的心。

第四百四十五章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