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四十六章魚紅溪的相閉攏的修煉場內。

李洛徑直在中央的那修煉台上坐下,郗嬋導師與魚紅溪則是於修煉場兩側的蒲團上麵盤坐下來。

“郗嬋導師,魚會長,我要開始了。”李洛看向兩人,提醒了一聲。

兩人皆是頷首,不過看得出來,她們的目光中都帶著一點好奇,畢竟她們也想知道李洛搞出這麼大的陣仗,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李洛冇有在意她們的目光,手掌抹過手腕上佩戴的空間球,金se的卷軸自手中閃現而出。

卷軸略顯斑駁,也不知道究竟是何材質,一道道極為複雜古老的光紋時不時的顯現出來,散發著玄妙的韻味。

李洛盯著這卷卷軸,微微遲疑,便是咬破指尖,有鮮血滴落下來,落在了卷軸上麵。

這卷軸乃是李太玄與澹台嵐合力所煉製,而開啟的方法很簡單,就是需要李洛的精血為引,顯然,這是為了防止卷軸落到旁人手中。

鮮血落在金se卷軸上,迅速的融入了進去,數息後,璀璨的金光猛然爆發,將這修煉場內照耀得猶如白晝,同時無數道光線交織,短短數分鐘後,一座龐大而複雜的六角金芒奇陣,直接是於半空中構建而成。

奇陣之中,無數金se的符文如精靈般的飛舞。

李洛望著這絢麗的一幕,倒是咂了咂嘴,老爹老孃搞的這東西,賣相倒是挺好看。

不過當他在這裡感歎這座奇陣的賣相好看的時候,魚紅溪與郗嬋導師的麵se卻是在此時漸漸的變得異常凝重起來,李洛畢竟隻是相師境,所以無法感受到這座六角金芒奇陣的複雜與精妙,可她們身為封侯強者,又怎會那般的眼拙?

眼前這座奇陣,在她們所見過的諸多奇陣中,也必然算得上是極為高深的那一種。

“這是李太玄,澹台嵐留下來的奇陣卷軸麼?想要煉製出這種級彆的奇陣卷軸,可見兩人在奇陣上麵的造詣之深。”郗嬋導師眼中掠過驚歎之se。

魚紅溪那邊眼神同樣是有些複雜,她掌管著大夏金龍寶行,而背靠著寶行這棵大樹,她的眼光從某種程度來說,甚至是要比郗嬋導師更為的敏銳與老辣,所以她更是清楚的明白,眼前這座奇陣,一般的封侯強者都難以煉製出來。

如果這

是李太玄,澹台嵐親自煉製出來的,那隻能說,這兩人,比她想象的還要厲害以及深不可測。

李洛所在的位置,便是奇陣的核心區域,隻見得金光在他的前方凝聚,竟是化為了一座金se的鼎爐,一道道金se光線環繞在李洛的身軀上,這一瞬,他感覺這座奇陣的每一處都能夠任由它指揮,掌控。

同時有大量的資訊湧入其腦海中,那是關於這座奇陣的諸多妙用。

他仔細的品味了半晌,旋即暗自鬆了一口氣,他此前最擔心的事情是他根本無法引導兩名封侯強者的力量來煉製小無相神輪,畢竟那種力量對於他而言太過的浩瀚磅礴,那種感覺,有點像是一條小魚在引動兩條大河的流水走向。

不過隨著接收了這座奇陣的諸多資訊,他的擔心方纔放了下來。

因為他發現李太玄,澹台嵐留下的這座奇陣幾乎算是完全的自動化,他的作用隻是在煉製的時候運轉“小無相神鍛術”,而奇陣會協助他將魚紅溪,郗嬋導師的力量轉化為小無相火,然後開啟小無相神輪的煉製。

這個過程,他的作用就相當於一個轉化器。

顯然,李太玄,澹台嵐在煉製這道卷軸的時候,就已經將李洛的實力強弱也給考慮了進去。

“老爹老孃也有不坑兒子的時候啊。”李洛心中一聲感歎。

“魚會長,郗嬋導師,你們隻需要將自身相力不斷的灌注進入奇陣即可。”他收迴心神,衝著盤坐於奇陣兩側的魚紅溪,郗嬋導師說道。

此時魚紅溪,郗嬋導師也是收回了打量這座奇陣的複雜目光,她們頷首應下,下一瞬,有兩道極其驚人的相力自她們的體內緩緩的升騰而起,那股相力之強,引得她們附近的空間都是漸漸的扭曲,繼而顯露出了異象。

郗嬋導師身後空間有無儘水波盪漾,彷彿是一片浩瀚海域,而海域中,有低沉的虎嘯聲若有若無的傳出。

那是因為郗嬋導師第一相是水相,第二相是玉脂虎相。

魚紅溪那邊相力對映虛空,則是讓得李洛忍不住的多看了兩眼,因為那彷彿是一片赤紅的花海,花海中央,有一株妖豔而巨大的花朵搖曳生姿,花朵異常的豔麗,其上有紫金se的紋路,這些紋路似是展翅的鳳凰。

“鳳血薔薇花

李洛倒是將那株巨大的奇花給辨認了出來,那是花相的一種,據說這種奇花誕生於鳳血灑落之處,一旦成形,便可誕生靈智,尋常時候也以吞食精獸為生。

他倒是冇想到,魚紅溪的第一相,竟然會是這個。

而且在那花海中,隱隱有熾熱氣息升騰,本就血紅的鳳血薔薇花更是顯得豔麗熾熱,所以魚紅溪的第二相,怕是與火相有關。

轟!

當李洛在打量著郗嬋導師與魚紅溪顯露的相性時,她們已是捲起了磅礴相力,宛如兩股滔天洪流,帶著驚天動地般的氣勢,直接對著修煉場半空中那座六角金芒奇陣灌輸了進去。

轟隆隆!

彷彿是有雷鳴於虛空中不斷的炸響,修煉場內直接是形成了兩個巨大的能量漩渦。

不過雖說魚紅溪,郗嬋導師帶來的動靜極大,但李洛身處奇陣內,倒是未受到半點的影響,顯然這是來自奇陣的庇護。

他取出之前魚紅溪帶來的材料箱子,直接是將材料儘數的傾倒而出,而後一股相力將它們裹挾,落進奇陣中心的那座金se鼎爐之中。

而伴隨著魚紅溪,郗嬋導師兩人龐大的相力灌注,這座奇陣之上,一處處節點開始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宛如被點亮的星辰一般。

李洛內心平靜,他在此時運轉了“小無相神鍛術”。

一縷不過拇指大小的火苗,於他的麵前顫動著凝鍊了出來。

望著這一縷小無相神火,李洛心中略微有點尷尬,如果靠他這點火力,莫說煉製小無相神輪了,恐怕連這些材料都很難熔化

不過好在,藉助外力而來的力量,如潮水般的湧來。

一道道金se光圈,宛如光鏡般的出現在了李洛四周,兩股龐大的相力被這些金se光圈所吸收,下一刻,金se光圈顫抖著,一縷縷奇異金光傾灑而下,落在了火苗上麵。

熊!

僅僅數息的時間,拇指大小的火苗猛的膨脹千百倍,一道約莫百丈龐大的火龍咆哮而出,在李洛那震動的目光中,徑直鑽進了奇陣中央的那座金se鼎爐之內。

大火燃燒,煉製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