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四百四十九章魚魔咒修煉閣的大門被打開。

李洛,魚紅溪,郗嬋導師三人也是走了出來,然後他們就見到門口的曹聖以及沈金霄。

曹聖連忙站起身來,衝著魚紅溪露出笑容:“煉製結束了嗎?都還順利吧。”

不過剛說完,他就感覺氣氛有點不太對,那是因為郗嬋導師異常冰冷的目光越過了他,投向了後麵的沈金霄。

“沈金霄,是你搗的鬼吧!”郗嬋導師周身磅礴的相力在此時湧動起來,她直接是一步踏出,纖細玉手猛的一握,隻見得沈金霄四周的虛空頓時有著裂痕浮現,藍se相力如洪水般的湧出,化為一片水罩,將沈金霄籠罩在其中。

恐怖的巨力自水中散發出來,瘋狂的對著沈金霄擠壓而去。

那裡的空間,都是被巨力擠壓得扭曲起來。

不過麵對著郗嬋導師的憤怒出手,沈金霄神se卻是頗為的平靜,他的身軀上有赤紅的相力升騰起來,高溫瀰漫,瞬間就將籠罩而來的藍se相力蒸發,那赤紅相力升騰間,似是在其身後形成了一道暗紅se的赤影。

赤影生有四臂,凶氣瀰漫。

李洛見狀,眼神微微一凝,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沈金霄顯露他的相性,這是炎魔相?

這種相性屬於火相的一種衍變,頗有些少見,但比起正常的火相,平添了幾分凶暴之氣。

沈金霄背後四臂炎魔伸出巨臂,對著麵前虛空狠狠的一撕,那由郗嬋導師相力所化的相力囚牢便是被其生生的撕碎開來,沈金霄一步踏出,出現在了數十步之外。

“郗嬋導師,你這是要對我出手嗎?這可不符合學府的規矩。”沈金霄淡笑道。

郗嬋導師眼神冰寒。

曹聖導師對於雙方的出手也是有些驚疑,但還是問道:“郗嬋導師,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魚紅溪看了他一眼,道:“先前煉製時,郗嬋導師出了點問題,看來她懷疑是沈金霄導師的原因。”

曹聖導師眼神微凝,遲疑了一下,道:“是,是“魚魔咒”爆發了?”

魚紅溪眸光一閃,魚魔咒?就是郗嬋導師臉頰上的那條黑魚嗎?看來在聖玄星學府的紫輝導師中,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不過曹聖導師冇有過多的解釋,因為魚紅溪畢竟不是學府的人,有些事情他也不好隨意的透露,不然就算是違反了學府的規矩。

但魚紅溪同樣不是

那種好奇心旺盛的人,所以並未追問。

倒是郗嬋導師怒意難平,一擊不中,便是爆發出驚人相力,又要出手。

但這一次她周身的相力剛剛湧現,便是被一股突然降臨的強大力量硬生生的壓了回去,與此同時,空間泛起波瀾,一道人影直接是出現在了場中。

“郗嬋導師,怎麼回事?”

現身的人,竟然是素心副院長,此時的她臉se嚴肅的盯著郗嬋導師等人,想來是感應到了此處爆發的相力波動,這才現身趕來。

曹聖導師見到素心副院長現身,倒是主動上前,將這裡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魚魔咒爆發了?”素心副院長聞言,眼神頓時一凝,迅速來到郗嬋導師身旁,不顧後者無奈的目光,雙手捧著她的臉蛋,強行摘下了麵紗。

“咦?”

然後素心副院長就看見了郗嬋導師臉頰上那一尾黑魚之外的金se光圈。

“被封鎮下來了?好特殊的封印,莫非這是金龍寶行的秘術嗎?”素心副院長驚訝的出聲,然後看向了一旁的魚紅溪。

以往郗嬋導師的“魚魔咒”爆發時,都是她來幫忙封鎮,而這一次郗嬋導師臉頰上那一道神秘金環,封鎮力量比她出手時還要更強。

魚紅溪聞言,剛欲說話,卻是聽到李洛輕輕咳嗽了一聲,於是她立即心領神會,輕笑道:“正巧我隨身帶了一道金龍寶行收藏的“封鎮卷軸”,先前情況緊急,也就隻能用上了。”

“多謝魚會長了。”素心副院長感謝道。

魚紅溪笑著擺了擺手。

郗嬋導師將麵紗戴上,冷聲道:“我懷疑是沈金霄暗中施展了手段,令我的“魚魔咒”爆發,我覺得有必要對他進行徹查!”

沈金霄聞言,笑道:“曹聖導師可是看了我一個晚上,我想我應該冇那個本事在曹聖導師眼皮底下搞出什麼事情吧?”

曹聖導師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我一晚上的確在防備著他,但他並冇有什麼值得懷疑的舉動。”

沈金霄微笑的看向郗嬋,道:“郗嬋導師,我知道這些年你一直都對我心懷怨憤,但當年的事情真的是一場失誤,我為此也向你屢屢道歉,但你卻從未接受。”

“不過你的“魚魔咒”是誰種下的,你應該最清楚不過,所以也希望你不要以此來含血噴人,這個罪名,我可擔當不起。”

郗嬋導師眼中的

寒意幾乎是要凝結成冰,雙手緊握。

一旁的李洛則是在此時開口問道:“那不知道為何沈金霄導師你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等了一個晚上?本來情況好好的,結果你一來就出了變故,如果說你冇有一點嫌疑,似乎也不太可能吧?”

沈金霄平靜的道:“我來這裡,的確是想要看看你在搞什麼東西,畢竟一個小小相師境,卻是請來了兩名封侯強者協助,我不得不懷疑你是不是有著想要將什麼麻煩帶進學府,繼而影響學府立場的目的。”

“或者,你現在可以當著副院長的麵,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們,你在煉製什麼嗎?或者你煉製的東西究竟有什麼作用?”

李洛盯著沈金霄的臉龐,笑著搖搖頭:“無可奉告。”

沈金霄道:“所以為什麼不是因為你煉製的某些東西,導致了郗嬋導師失控呢?說不定,你纔是罪魁禍首呢?”

郗嬋導師目光冷冽的投來:“沈金霄,閉嘴。”

沈金霄淡淡一笑,也並未多說什麼,而是直接轉身離去。

素心副院長眸光看向曹聖,道:“曹聖導師,先麻煩你送魚會長離開學府吧。”

曹聖連忙點頭。

魚紅溪則是笑了笑,今天的事情顯然是學府內部的一些問題,她身為金龍寶行的人的確不適合留在這裡,所以在衝著李洛頷首示意後,便是款款而去。

曹聖導師屁顛顛的跟了上去,但是又不敢靠得太近。

隨著他們離去後,素心副院長方纔拉著郗嬋導師走到一旁,做了一些交流,這才離去,而走時她隻是看了李洛一眼,也並冇有審問他今夜找了兩名封侯強者究竟是在煉製什麼。

隨著眾人皆是離去,場中也就隻剩下郗嬋導師跟李洛了。

李洛誠懇的道:“導師,對不起,給你帶來了一些麻煩。”

雖然他也不清楚郗嬋導師那失控究竟是什麼原因,但如果他不找郗嬋導師幫忙的話,那種事情應該大概率就不會出現了。

“與你無關。”

郗嬋導師搖搖頭,而後她邁開腳步,沿著青石小道對著外麵走去。

李洛猶豫了一下,也是跟在她的身後。

兩人安靜的行走於清晨的林間小道上,如此好半晌後,李洛聽見了郗嬋導師幽幽的聲音傳來。

“李洛,你知道我為何會被異毒汙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