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對於郗嬋導師為何會身中異類汙染這件事,李洛心中的確是非常的在意,所以當前者這話說出來後,他立即就露出了傾聽模樣。 “你應該知道在我們學府鎮壓的那座暗窟深處,有著一個極其可怕的異類的存在吧,龐院長這些年不敢離開暗窟,親自坐鎮最深處,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防備

這個存在。”

“那是一位異類王。”

“你可以將其稱為“魚魑王”。”郗嬋導師提起這個名字時,眼眸中有著陰霾與懼意浮現。

“魚魑王?” 李洛喃喃一聲,異類王啊那可是堪比王級強者的恐怖存在,一旦讓這種級彆的異類王出現在他們的世界上,恐怕整個大夏都將會化為死亡之地,如今眼前

這些繁華生機都將會破滅,那是真正的生靈塗炭。

“當年魚魑王曾試圖打破暗窟,走向大夏,而學府自然是不可能將這個禍害放出來,於是雙方展開過極為激烈的戰鬥。”

“雙方博弈多次,後來學府組織了一場大圍剿。”

“那場大圍剿,不僅學府紫輝導師儘數參與,甚至還特意邀請了大夏其他的封侯強者,這其中,就有著你的爹孃。”郗嬋導師看了一眼李洛。

李洛聞言,臉龐上頓時浮現出驚愕之色,想來他是冇想到連他老爹老孃都參與過那次的行動。 “隻不過那次的大圍剿,最終還是以失敗而告終,而也就是那次的行動後,學府定了一個規矩,如果不是真到萬不得已時,不再邀請外界強者進入暗窟。”郗

嬋導師緩緩說道。

“這是為什麼?”李洛很是不解,雖說聖玄星學府底蘊雄厚,實力超群,但能有幫手總歸是好的吧?

“因為在針對異類的時候,有時候人多,不見得就是好事,反而會變成禍事。”郗嬋導師平靜的說道。 “異類是由無數負麵情緒凝聚而成,它能夠勾動人心深處的負麵情緒,特彆是異類王它們的汙染太過的強大,而外界的強者實力固然強橫,但內心陰暗者也

不在少數,這些人,很有可能會在與異類王的接觸中,被悄無聲息的感染。”

“所以,鎮壓暗窟這種事,有時候反而是學府裡麵這些年輕的學員們,會比外麵那些曆經無數爾虞我詐的人更加的適合畢竟,心性終歸是要純粹一點。”

“當初那場大圍剿,到了最後的時候,那些被汙染的強者反戈一擊,反而是讓我們損失極大。” “當時那種混亂下,“魚魑王”險些打破暗窟,但好在最終被龐院長抵擋了下來,當然,不得不說,你爹孃也給予了很大的助力,他們的確很厲害,這一點連

龐院長都是親自認可了的。” 李洛心緒湧動,冇想到當年在暗窟中竟然還爆發瞭如此驚天動地的大戰,而他的一些疑惑也是在此時被解開,比如為何學府每年在鎮壓暗窟這上麵要付出極

大的代價甚至許許多多的學員性命,但他們都未曾向大夏其他的勢力發出過求援。

原來是曾經被拖累過一次。

“而我臉上的這道“魚魔咒”,就是在那個時候,被異類王“魚魑王”所留。” 郗嬋導師深吸一口氣,道:“當時“魚魑王”被龐院長以及你的父母聯手所阻,它最終分出九道化身而逃,而我與沈金霄一組,聯手追上了一道化身,我二人

本是啟動了封鎮之術,試圖將這道魚魑王化身鎮壓封印。”

“但或許是魚魑王其他的化身也是遭遇了阻擊,於是這道化身開始轉變為真身。”

“其實此時“魚魑王”也已受創,即便是真身降臨,憑藉著封鎮之術依舊是能夠困住它一時半會,這個時間大概率是能夠拖到院長他們趕來的。” “但是沈金霄對魚魑王心生懼意,導致封鎮被破,而後他趁我與魚魑王交手時獨自後撤憑我一人,自然不可能是“魚魑王”的對手,如果不是關鍵時刻院長

趕來,我或許早已殞命暗窟之中。” “可即便最後保下了性命,卻也被魚魑王種下了“魚魔咒”,這是它最為擅長的手段,即便是封侯強者也會被汙染,若不是當時院長全力出手幫我封鎮,恐怕

要不了太久,我就會徹底被汙染。”

“從此以後,我就帶上了麵紗,不敢讓人看見臉上的“魚魔咒”。”

李洛神情複雜的聽著郗嬋導師說著這段往事,雖然導師的聲音很平靜,但他依舊是能夠感覺到其中的凶險以及被汙染後的憤怒與絕望。

“這沈金霄,真是個狗東西!” 李洛咬牙罵道,顯然這就是郗嬋導師與沈金霄的恩怨來由了,難怪郗嬋導師對沈金霄有諸多的針對,原來當年也是被沈金霄給坑了一把,這個仇,不可謂不

深。

想來如果不是因為學府的規矩,郗嬋導師恐怕早就與沈金霄決一死戰了。

“事後他的辯解是他當時已經發過撤退的信號,隻是我執意要留下,這才導致雙方出現了分歧,未能聯手抗敵。”

“豬狗不如!” 李洛怒斥,雖然表現誇張了點,但心中的確是抱著不少的怒意,這沈金霄真是個畜生,明明坑了郗嬋導師,還在這裡強詞奪理,指責是郗嬋導師未能與他同

時撤退。

“學府應該把這個敗類驅逐!”他忿忿不平的道。 郗嬋導師淡淡一笑,道:“這種事情本就是爛賬,很難說得清楚,畢竟當時就我二人在那裡所以就算是學府,也不知道如何處理這種事情,最後經過諸多討

論,隻是斥責了沈金霄。”

“太便宜他了!龐院長老眼昏花!”

郗嬋導師搖搖頭,道:“此事學府有學府的立場,不過我也說過了,未來時機到了,我自己會來解決這個恩怨,而到時候隻希望學府不要乾預就好。”

李洛微微沉默,誠摯的道:“導師,未來有這個機會的話,一定要加上我,經過您這事後,我對沈金霄的厭惡以及仇恨已經再度加深了!”

“這麼好打不平?”郗嬋導師輕笑一聲。

李洛搖搖頭,憤怒的道:“主要是這畜生害得郗嬋導師這麼漂亮的臉蛋,現在每天帶一個麵紗來教導我,這讓我損失了多大的眼福?”

“”

郗嬋導師美眸虛眯的盯著李洛:“李洛,你這膽子是真的大,連導師都敢調戲?”

李洛痛心疾首的道:“這都是學生的肺腑之言,導師這麼漂亮,帶著麵紗實在暴殄天物。”

對於他這種誇張模樣,郗嬋導師眸子中也是忍不住的浮現出許些笑意,她如何不知曉,李洛這樣隻是想要讓她低落的情緒好受一些。

“行了。”

她伸出手,揉了揉李洛的頭髮。

“真想要幫我,這次聖盃戰就拿一個最強一星院學員回來吧,因為這會算做是我的成績,到時候我就能夠藉此向學府申請一些東西”

“有了那些東西,我或許就可以找機會跟沈金霄了斷一下了。”

“可以嗎?”

望著郗嬋導師那清澈剪水雙瞳中帶著的一絲絲請求,李洛也是收斂了笑意,然後緩緩的點了點頭。

“但我也希望導師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 “最後一刀,讓我來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