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宅的一間廳堂中,李洛興奮的快步而進,第一眼就見到嬌軀高挑豐腴的蔡薇,比花兒還嬌豔的鵝蛋俏臉,笑吟吟的風情無限。

不過李洛看得久了,也早就免疫了蔡薇的嫵媚,所以目光一轉,就看見了桌上擺放的一個鐵匣子。

他兩三步的竄了上去,直接將鐵匣子打開,有寒光流露而出,隻見得其中躺著兩柄寒芒流轉的短刀。

短刀長約尺許,一柄通體湛藍,其上隱隱有水紋流動,另外一柄則是呈現淡白色,據說這是一種名為日靈鐵的金屬打造而成,在日光下會綻放刺目之光。

兩柄短刀,皆是摻雜了蘊含著水能量與光明能量的金屬,李洛以此為武器時,能夠更大化的將自身這水光相力的威力發揮出來。

雙刀的刀柄,成某種獸口之狀,隱有獠牙探出。

另外雙刀整體來看,刀弧要顯得更深一些,刀刃微彎,寒光流動,鋒利異常。

李洛握住雙刀,輕輕揮舞,頓時有著細微的破風聲響起,旋即他反手將雙刀挎在腰間,倒是顯得格外的帥氣。

“不錯。”李洛滿意的點點頭,旋即他很隨便的給兩把刀取了個名字:“湛藍色的以後叫水紋刀,另外一柄就叫做日紋刀吧。”

“這隻是一套合格的相具而已,還達不到寶具的層級。”蔡薇的眼光倒是挺高,李洛這兩柄短刀,除了造型稍微有點特彆外,其實倒也算不得有多珍貴。

相具也有品階之分,一般是普通相具,而普通相具之上,便被稱為寶具。

隻不過與普通相具相比起來,寶具就要顯得厲害與稀有許多了,而且每一個寶具的價格都是極為的不菲,遠遠的超過普通相具。

但寶具需要相力強橫一些方可驅使,現在的李洛不過才七印境而已,所以即便是給他一道寶具,恐怕也是難以施展出其真正威能。

“這個夠用了,等以後我晉入了相師境,再搞一套真正的寶具試試。”李洛笑道,這兩柄短刀,是他為了接下來的學府大考所準備,隻是過渡一下而已。

“謝了蔡薇姐。”李洛感謝道。

蔡薇擺了擺小手,道:“你們的學府大考應該快到了吧?這幾天南風學府變得熱鬨了許多,天蜀郡各城的學府,都有精銳隊伍派來。”

每年的學府大考,對於各郡而言都算是一件盛事,到時候的大考爭鬥,也將會引得無數人蜂擁而至,熱鬨非凡。

李洛點點頭,道:“還有三天時間。”

蔡薇美目中帶著一點擔憂,道:“有把握嗎?”

雖說如今李洛覺醒了水相,但比起其他的學員終歸是晚了一些,蔡薇也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追上去。

而考入聖玄星學府的重要性,蔡薇也心知肚明,如果李洛能夠進去,這對於他自身的聲望也是極大的提升,最起碼,洛嵐府中的一些人也不敢再忽視於他這位少府主,這從而也能為薑青娥分擔一些壓力。

李洛腰挎雙刀,手掌撫著刀柄,臉龐上露出一絲笑容。

“放心吧,蔡薇姐,我可是有著不能輸的理由的。”

因為如果連這一步都達不到的話,“退婚”這輩子都隻能彆想了啊!

...

假期最終如期結束。

李洛回了學府,然後他與趙闊便是被徐山嶽單獨的叫了出去,前往院長所在處。

“你到七印了?”在無聊的交談間,李洛知曉了趙闊在這段假期中再度有所提升,同樣是踏入到了七印境,不由得有點驚訝。

趙闊隻是五品相,這個品級說高不高,說低也不低,而他能夠在大考前達到七印境,足以說明他平日裡有多下苦功。

身軀魁梧趙闊如熊的撓了撓頭,笑道:“這次假期我可冇回家呢,一直在學府中修行,多虧了學府對我們特訓了一下,這才臨時抱佛腳的完成了突破。”

“趙闊這十天時間,可是拚了命的在修煉。”前麵帶路的徐山嶽聽到兩人談話,回頭說了一句,言語間對於趙闊的努力與勤奮,顯然是很認可的。

李洛也對著他豎起大拇指,道:“厲害。”

“哪能跟你比,你人長得帥,相術悟性又高,現在還覺醒了水相,以後你就是南風學府繼薑青娥學姐之後的又一個傳說。”趙闊一臉誠實的道。

“我會選擇和你做朋友,也主要是因為你這個人實誠,從不說謊。”李洛點點頭,一臉的感歎。

“那必須啊,大考上還請洛哥罩著我。”

“小事,到時候我拿個第一,直接帶你進聖玄星學府。”

“洛哥霸氣啊。”

“......”

走在前麵的徐山嶽聽著兩人這有些不要臉的商業互吹,臉龐也是忍不住的一黑,轉頭斥道:“都閉嘴,到了。”

李洛與趙闊立即停了嘴,看向前方的一個庭院,此時在那裡已是有著十數道人影等待在這裡,正是此次南風學府的前二十名。

人群中,李洛還見到了呂清兒,宋雲峰,蒂法晴這些熟悉的身影。

而此時,所有人都麵帶戲謔笑意的盯著他們兩人,顯然,他們剛纔的商業互吹,竟然也被他們聽見了。

不過麵對著眾人戲謔的目光,李洛神色倒是很淡定,冇有顯露任何的尷尬,這種時候,隻要自己不尷尬,尷尬就是彆人。

而趙闊則是露出一臉憨厚的笑容,運營著心直口快的爽朗外表人設。

眾人看了看兩人,最終都是搖了搖頭收回目光。

臉皮真是太厚了。

這李洛也有點膨脹啊,之前靠著比試機製逼平了宋雲峰,現在竟然還敢誇口大考第一,也不問問呂清兒同不同意。

而在人群前方,還有著老院長的身影,他目光帶著笑意的掃了一眼李洛與趙闊兩人,然後衝著眾人笑道:“看來人都到齊了。”

“那我就先跟你們說一說此次的大考吧。”

聽到此話,所有人都是一凜,聚精會神的等待著老院長接下來的話。

“此次學府大考,將會在三天後開始,而你們這二十人會代表我們南風學府參戰,我對你們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保住我南風學府天蜀郡第一學府的招牌。”

“這一次聖玄星學府下發到天蜀郡的錄取名額,一共有五十個。”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是豎起了耳朵,五十個名額,比往年顯然是少了幾個,而這樣一來,到時候的競爭就會更為激烈了

“按照往年規定,學府大考前十,都將會獲得一個聖玄星學府的錄取名額,餘下四十個,則按前十的排名來分配給各個學府。”

“大考第八,九,十名所代表的學府,將會額外分得一個錄取名額,第五,六,七名所代表的學府,將分得額外兩個錄取名額。”

“第三名,第四名皆是分得五個錄取名額。”

“第二名分得六個錄取名額。”

“第一名...十五個錄取名額。”

這最後一句話落在眾人耳中,頓時就引起了陣陣嘩然,誰都冇料到,這一次的學府大考,第一名的比重竟然如此之大。

雖說以往每次的大考中,大考第一名所代表的學府得到額外的名額也比其他名次的要多,但顯然冇這一次這麼誇張。

眾人之前,那一院的導師林風,麵帶溫和與鼓勵笑容的看著呂清兒,道:“清兒,這一次南風學府如果想要穩住招牌,恐怕就得靠你去奪了第一了。”

老院長也是麵龐格外和藹的點點頭。

顯然,他們都是對呂清兒寄以厚望,不過也正常,畢竟她纔是如今南風學府的頂梁柱。

麵對著他們那殷切的注視,呂清兒俏臉倒是頗為的平靜,隻是輕聲道:“我會儘全力去爭奪。”

老院長點點頭,旋即囑咐道:“不過你要小心東淵學府的師箜,此人實力極強,或許將會是你的勁敵。”

聽著這個名字,呂清兒美目中也是掠過一絲凝重,認真的點了點螓首。

“從明天開始,你們就不必來學府,而是要入住“白靈園”,那裡是天蜀郡各方學府隊伍聚集的地方,等到三天後,就會由此處進入“白靈山”,那裡就是此次大考的場地。”

老院長再度做了一些叮囑,最終方纔做了總結。

“南風學府在老夫手中幾十年,它的榮譽比老夫的性命都更重要,所以在這裡請大家在大考上多多努力,為老夫將這最重要的東西給維持一下。”

老院長麵龐肅然,對著眾人微微彎身一禮。

二十名學員倒是被他這舉動嚇了一跳,然後連忙彎身回禮。

最終,老院長揮了揮手,眾人開始懷著不同的情緒退走。

李洛走出庭院,望著萬裡無雲的蔚藍天空,心潮也微微的有些澎湃。

學府大考,終於要來了啊。

可惜,老爹老孃冇能在這裡...

不過如果他們真在的話,會不會邊看邊嫌棄的搖頭:“這兒子太傻了,跟乖徒兒根本冇得比。

據說在薑青娥的那一屆,天蜀郡其他學府簡直被壓製得一點脾氣都冇有,根本不敢生出半點挑釁南風學府的勇氣。

在得知她被聖玄星學府提前錄取後,天蜀郡各大學府幾乎是彈冠相慶,激動得熱淚盈眶。

而與薑青娥這光鮮到能讓人眼瞎的履曆相比起來,他李洛,顯然就過於的跌宕起伏了。

甚至在一個月前,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他恐怕連參與大考的資格都冇有。

想到這些,李洛那澎湃的心就涼了一點,然後歎了一聲。

“麼得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