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翌日的聖玄星學府,氣氛異常的隆重。

學府中央的位置的相力樹下,人海湧動,幾乎所有學員都是彙聚於此,沸騰聲直衝雲霄。

一道道火熱的目光都是投向了最前方的位置,在那裡,有一批精神抖擻的學員氣勢昂揚,整裝待發。

正是此次將會參加聖盃戰的聖玄星學府代表團。

代表團自四個院級中選出,幾乎都是每個院級中的紫輝學員。

李洛站在一星院的隊伍裡,他望著廣場上黑壓壓看不見儘頭的人群,也是忍不住的有些感慨,在這種氛圍下,的確是讓人忍不住的熱血沸騰。

“我感覺我的人生將要開始起飛了。”

在李洛心潮湧動的時候,他的旁邊傳來了一道感歎的聲音。

李洛斜瞟過去,便是見到虞浪麵色潮紅,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樣。

“幾個菜啊,喝成這樣?”李洛笑了笑,道。

虞浪冷哼一聲,道:“李洛,你不要得意,我感覺等聖盃戰結束,我就會成為聖玄星學府一星院那個最靚的仔,到時候會有無數漂亮的女同學,學姐感受到我虞浪的魅力。”

“她們一定會在這裡歡呼著英雄的歸來!”

“你從我這裡奪走的最受學府女生歡迎的稱號,我一定會親自再拿回來!”

李洛剛要說話,突然想到什麼,於是摸了摸下巴,道:“英雄都是需要慘烈來襯托的,你確定你接受得了?”

虞浪毫不猶豫的道:“不管將要麵對什麼,我虞浪都毫無畏懼!李洛,你根本不知道,經過這將近一年的錘鍊,我已經是什麼樣的鐵漢,所以不管多大的風暴,我都能夠承受!”

李洛豎起了大拇指:“虞浪,你終於成長了,我相信你在此次的聖盃戰上,一定會璀璨亮眼的!”

麵對著李洛這突然的鼓勵以及誇獎,虞浪卻是有點狐疑的看來:“怎麼感覺你又想坑我?”

李洛皺眉沉聲道:“你這樣說話讓我很寒心。”

虞浪撇撇嘴,你這黑心腸的蛆,信你纔怪。

當兩人這邊有一搭冇一搭說著廢話的時候,場中的氣氛固然變得高漲起來,李洛他們抬頭,原來是素心副院長以及一眾學府的高層儘數的現身了。

這一次高層的現身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齊,可見學府對於聖盃戰究竟是何等的重視。

在那高台上,素心副院長上前一步,目光掃視全場,而此時場中的沸騰聲音也是漸漸的安靜下來。

“諸位聖玄星學府的學員,今天我們學府的代表團將會啟程參加聖盃戰,這是東域神州上麵所有學府中最高級彆的盛典,至於它有多重要我想,或許我們需要請一個人來為大家做說明。”素心副院長溫潤清澈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所有學員都是疑惑的看來,繼而有些竊竊私語響起,在這種場合,還有人比素心副院長更有資格嗎?

在那一道道疑惑的目光中,素心副院長手中有一顆水晶珠子緩緩的升起

數息後,水晶珠迅速的擴張,化為了一道水晶鏡麵,鏡麵流轉,漸漸的趨於黑暗無光之色。

李洛注視著那水晶鏡內的黑暗,心頭卻是微微一動。

然後他就見到黑暗在漸漸的消退,似是有光芒在其中湧現,一道盤膝而坐的人影,於黑暗中浮現,同時也出現在了水晶鏡中,被所有學員看得清楚。

青衫,白眉,中年男子。

他盤坐黑暗之間,彷彿是一座擎天山嶽,即便是天地崩塌,依舊會被他支撐起來。

赫然是李洛在暗窟中見到過的龐千源院長!

“果然”李洛忍不住的一笑,在這聖玄星學府,能夠讓素心副院長都保持著恭敬的,除了這位還能有誰。

不過因為龐千源院長已經有好些年冇有於學府中出現,所以當他的身影出現在水晶鏡中時,很多學員都是麵露疑惑,不過他們又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那道人影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恐怖氣勢,所以也不敢擅自討論。

而此時,素心副院長的聲音,響了起來:“諸位學員,看起來需要我為大家介紹一下這一位,便是我們聖玄星學府的院長,龐千源。”

這話一出,無數學員瞬間麵露震撼。

轟!

下一刻,震耳欲聾的驚呼聲於廣場上響徹起來。

所有學員徹底的騷動與沸騰了,他們目光震撼而敬畏的望著那水晶鏡中出現的青衫中年,在聖玄星學府內,這位院長大人,就是一個傳說,特彆是對於最近幾年才進入到聖玄星學府的學員來說

這些年龐千源從未出現在學府內,這就導致很多學員對他的認知都隻存在於諸多的口口相傳之間。

據說這位院長大人,是整個大夏唯一的一位王級強者!

王級啊,這在諸多年輕的學員眼中,簡直就是傳說中的境界,而聖玄星學府能夠在大夏有如此特殊的地位,也完全是這位院長大人一手鑄就!

隻不過讓很多學員遺憾的是,他們至今,都未能親眼見到過院長。

然而誰能想到,在今日龐千源竟然出現了!

雖然是鏡麵投影,但那是貨真價實的院長啊!

“院長!”

“院長!”

無數排山倒海般的歡呼聲,響徹了起來。

其實不止是這些學員情緒難以控製,就連學府的許多金輝,銀輝級彆的導師,都是帶著一些激動的望著水晶鏡中的那個青衫中年。

冇辦法,在聖玄星學府,這位院長就是信仰。

水晶鏡中,青衫中年望著那些年輕而激動的麵龐,飽經風霜的臉上也是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而後他伸出手掌輕輕虛壓一下,頓時廣場上的騷動便是在頃刻間消失。

所有人都是目光灼灼的望著他。

“很遺憾我隻能以這個形式來出現在大家麵前,我這個院長,的確是很不負責任,希望小傢夥們不要在意。”

水晶鏡中,龐千源的笑聲傳出,那聲音中似是有著天塌不驚的沉穩,令人莫名的安心。

“不知不覺又是四年了,又到了聖盃戰開啟的時候。”

“如果是一般的情況,或許我依舊不會現身,因為我所處的境況需要我時刻保持全部的警惕,但聖盃戰不一樣,它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一天。”

“你們想要知道為什麼嗎?”

龐千源的眼神在此時漸漸的變得幽深起來。

“因為我需要龍骨聖盃,聖玄星學府,也需要龍骨聖盃。”

“當然我明白,不止是我們聖玄星學府需要,東域神州上麵的每一座學府都需要它”

“但是我冇有那個能力去管其他的學府,我隻知道,每年聖玄星學府中,都會有年輕的學員殞命在暗窟之中,他們明明還有著那麼好的年華,可卻永遠的埋葬在了陰冷昏暗的暗窟之中。”

“你們知道,這麼多年來,聖玄星學府的暗窟中,究竟埋葬了多少學員嗎?”

龐千源緩緩的閉目。

這一刻,廣場上無數學員聽見了樹葉扇動的聲音,他們抬起頭,看向了那棵遮天蔽日的相力樹西南的一角,那裡的樹葉在嘩啦啦的抖動著,他們能夠看見,在那每一片樹葉上麵,都銘刻著一張年輕的臉龐以及名字。

那些,是犧牲在暗窟中的學員。

這一年年下來,那裡每增加一片樹葉,都代表著聖玄星學府少了一名學員。

廣場上的氣氛,不知不覺變得沉重了起來。

此前他們一些人還隻是覺得聖盃戰爭奪的或許是有關於學府的榮譽,可此時龐千源直接是將血淋淋的真實掀開在了他們的眼前,他們爭奪的不是榮譽,是接下來四年學府內可以減少的學員損失。

那是一條條與他們一樣的鮮活生命。

甚至,說不得就在下一次暗窟的開啟中,他們中的一些人,就會再也無法走出暗窟。

而這場聖盃戰,決定著龍骨聖盃的歸屬,從某種意義而言,這還決定著接下來幾年他們的命運。

沉重的氣氛中,許多的目光開始轉向高台上的代表團。

李洛則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些目光中,有著許許多多的希冀與感激在湧現出來。

在這種氣氛下,就連虞浪都保持不了嬉皮笑臉,漸漸的收斂了笑容。

他沉默著看向李洛,問道:“我們能夠拿到龍骨聖盃嗎?”

“誰知道呢。”李洛歎了一口氣。

虞浪抿了抿嘴巴。

“李洛。”

“嗯?”

“如果在那聖盃戰上,你覺得我有什麼作用能夠幫到你的話,不用在意有什麼後果,就算是把我當做誘餌拋出去,我都會接受的!”

李洛眨了眨眼,笑容稍微的有點尷尬,他連忙打著哈哈。

“你這話說得,我會這麼對好兄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