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以最為嚴厲的警告強行將這些年輕學員間的一些存在的恩怨以及摩擦給鎮壓下去後,素心副院長的眼神方纔漸漸的變得柔和下來,又恢複了許多學員心中最溫柔的副院長形象。

“還有要說的一點,那就是聖盃戰最終的奪冠機製。”

“首先是第一部分的“院級戰”,在這一場比賽中,將會誕生出四個獲利者,也就是四個院級中的最強稱號學員。”

“這四名最強學員,將會獲得一枚“神樹金徽”。”

在說著話時,素心副院長掌心有相力光芒交織,然後形成了一道虛影,眾人好奇的看去,發現那是一枚約莫半個巴掌大小的金se徽章,徽章不知是何材質所打造,其上流動著神妙的光輝,而在徽章上,雕刻著一棵參天大樹,那棵大樹彷彿連接著天地,散發著一種難以言明的古老以及滄桑。

“而“神樹金徽”的擁有數量,則是用來判定哪一個學府最後將會成為冠軍。”

素心副院長臉頰上帶著一絲笑意的看向了薑青娥:“雖然現在說這話未免有些自得,但我想,這四枚“神樹金徽”中,最起碼我們已經有一枚是有極大概率能夠到手的。”

眾人都冇覺得素心副院長高興得太早,因為薑青娥的確是此次三星院中最有實力奪得最強稱號的人,其他學府,都是將她視為最大的競爭對手,如果連她都冇有說這種大話的資格,其他人也就更不配了。

“不過第一部分的“院級賽”的結果隻能說是可以奠定一些優勢,而真正取得決定性勝利的,還是要第二部分的“混級賽”。”

“所謂的“混級賽”,是需要各個學府的四個院級,各自搭配三人小隊,而小隊的要求是每個人都隻能屬於不同的院級,比如說四三二級,四三一級之類。”

聽到這裡,眾人頓時有些騷動。

李洛也是一怔,原來第二部分是這樣的機製模式麼於是他第一時間就看向了薑青娥,然後他就見到薑青娥若無其事的眸光也是投了過來,兩人目光交彙了一下,都是看見了對方眼中的一抹笑意。

好吧,預定了。

不管到時候那第三人是誰,反正他跟薑青娥是綁定的,誰要拉走都得一帶一。

也不對,現在的李洛,可不是之前在暗窟中了,現在的他,真要比起實力以及作用,未必就比二星院那拉胯二人組弱了。

“這第二部分的“混級賽”,最終會有一個隊伍勝出,那個隊伍,將會獲得三枚“神樹金徽”。”

素心副院長微微一笑,道:“所以說,最重要的比賽是第二場,一般來說,隻要不會有學府在第一場院級賽的時候直接奪得了三個最強學員稱號,獲得了三枚“神樹金徽”,那麼誰獲得第二場“混級賽”的勝利,那麼就將會成為總冠軍,奪得“龍骨聖盃”。”

李洛咂舌,奪得三個最強學員的稱號,這個難度太高了,而且,哪個學府如果真擁有這種碾壓級彆的實力,那這第二場混級賽還需要玩嗎?這三個最強學員組合在一起,其他學府哪個混級小隊打得過?

所以一般能夠完成這個前提條件的學府,至今為止應該還冇在東域神州上麵出現過吧。

他們聖玄星學府敢視三星院最強學員的稱號為囊中之物,那是因為擁有著薑青娥這麼一個身懷九品光明相的妖孽,而曆史上,東域神州上麵哪個聖學府能夠同時擁有著三個這種級彆的妖孽嗎?

不現實。

“另外這“神樹金徽”也是極其特殊的寶具,這是學府聯盟專門打造出來為了嘉獎優異的學員的,其神效諸多,其中最特彆的一種效果,就是在佩戴時能夠釋放出“神樹之力”,這種力量能夠不停的淬鍊提升自身的相性,從某種意義來說,算是日夜不停的在服用著靈水奇光,而且這種提升效果或許冇有靈水奇光那麼明顯與激烈,但卻是潤物無聲,從長遠角度來看,能夠為你們省略掉極其龐大的一筆開銷。”素心副院長笑著補充道。

這話說出來,莫說是一般學員,就連宮神鈞與長公主,眼睛都是掠過一道亮光,因為他們明白這種效果纔是真正的寶貴。

當然最激動的還是要屬李洛了,他的呼吸都是在此時變得粗重起來,因為在場中如果誰消耗的靈水奇光最多的話,那他一定是能夠驕傲的站起來,畢竟他那無底洞可是連蔡薇姐能夠填哭的。

而且他是多相,這種能夠滋潤相性的寶具,在他的身上能夠將效果發揮到最大。

這種特殊的寶具對於他而言,怕是比一些紫眼寶具

都要來得更加的具備吸引力。

李洛舔了舔嘴角,不錯,有目標了,第二場混級賽先不管,但如果有可能的話,這第一場院級賽中,他還是需要儘可能的搶一下的。

畢竟混級賽變數太多,到時候他加入到小隊裡麵,大概率也是偏向於從旁協助的那一種,畢竟有薑青娥以及四星院的人在場,他感覺憑他一個小小的相師境,恐怕是冇實力影響大局的,這一點他還是有些自知之明。

所以如果說他想要得到一枚“神樹金徽”的話,那麼第一場院級賽是他最大的機會。

“對了,如果有人能夠得到兩枚“神樹金徽”的話,可以申請將這兩枚徽章進行融合,到時候將會形成新的徽章,這種徽章被稱為“神樹紫徽”,對應的是各個聖學府中的金輝,紫輝學員的品階”

““神樹紫徽”的各種神效,都會比金徽更強,所以如果有這個條件去完成這種苛刻條件的同學,可要好好的把握機會,這可是極為難得的榮耀,這麼多屆的聖盃戰中,取得神樹金徽的學員已是極為稀少了,至於更苛刻的神樹紫徽,那就更是屈指可數了。”

素心副院長笑眯眯的目光看了薑青娥一眼,想要取得兩枚屬於自身的“神樹金徽”,那麼不僅要在院級賽中成為最強學員,而且還得在之後的混級賽中也成為最後的勝利者,這樣纔會達成這個苛刻的條件。

而眾人中,顯然薑青娥最有可能達到這一點。

畢竟第二場混級賽結果如何現在不好說,可至少第一場的院級賽,薑青娥已經有了不小的把握。

不過對於這一點,薑青娥自身倒是還算平靜,因為相性品階的提升對於其他人可能極為的珍貴,但對於她這種已經身懷九品光明相的人其實效果不算太大。

而薑青娥雖然很平靜,可那另外一旁的李洛卻是忍不住的抬起頭,那是因為他害怕自己的口水忍不住的從嘴角滴出來。

他望著樓閣穹頂,輕輕的搖了搖頭。

素心副院長,您可真是一個魔鬼啊。

你成功的將一個善良的少年心中的野火勾動了起來。

這火,隻有神樹紫徽能救了。

最新網址:aidusk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簽"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