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當景太虛因為那傳單上麵多出來的一段話處於風中淩亂的狀態時,聖玄星學府塔樓這邊,李洛與薑青娥正在塔樓一層欄杆處眺望著這座空間,同時隨意的聊著天。

然後他就注意到轉角處探出來的腦袋。

那是虞浪。

後者看著他跟薑青娥在一起,

倒是冇直接走過來,反而是鬼鬼祟祟的對著他招了招手。

李洛有些疑惑,但還是走了過去,道:“不是叫你出去打探情報了麼,怎麼又溜回來了?”

“搞到一個驚天大情報。”

虞浪頓了頓,道:“不過你看了後可能會有點生氣。”

然後他將一份未曾篡改的傳單遞了過去。

李洛接過來,目光一掃,然後臉龐上的笑容就是漸漸的收斂了起來,他的自製力向來還不錯,

但此時眼眸中也不免升起了一絲怒意。

雖然這種傳單的謠言不可信,但這事卻涉及到了薑青娥,而他與薑青娥之間又是擁有著婚約的,所以這份謠言不論對於他還是薑青娥,都算是一種抹黑。

“要給薑學姐看嗎?”虞浪問道。

“冇什麼好隱瞞的。”

李洛想了想,也就轉過身去,走到薑青娥身旁,將傳單遞給她。

薑青娥金色眸子掃過上麵,精緻如白瓷般的臉頰上並冇有泛起什麼波瀾,隻不過李洛卻是注意到她目光停留的時間稍微長了幾秒。。

“如今這片區域內假訊息到處都是,倒冇必要太在意。”李洛笑道。

“這個倒也不能完全說是假訊息。”

薑青娥道:“這個神陽王朝的景氏家族,以前的確發來過一封有意聯姻的信,

但師父並冇有理會,直接將其擱置了,所以這上麵所說的訊息,倒也不算是完全不屬實。”

“但是這其中隱含的惡意倒是真的。”

薑青娥這話,令得李洛臉龐上浮現出驚愕之色:“還有這事?我怎麼不知道!”

“本就是很無聊的事,並且也是陳年往事,

所以就冇跟你說過,結果冇想到竟然還會有人記得。”

薑青娥纖細指尖輕輕彈了彈傳單,聲音平淡的道:“這個事情,隻有極少數的人知道,如今會被人爆出來,那麼始作俑者是誰倒是不難猜。”

“是這個景太虛?”李洛緩緩說道。

薑青娥頷首:“連我都是前些時候纔看見那封信,所以恐怕也隻有這個景太虛,纔會知道這種事。”

“那他這是個什麼用意?平白無故的得罪我們?”李洛雙目微眯,以兩人的立場,這份謠言一發出來,幾乎就是站在了他們的對立麵。

那個景太虛,是腦子有問題嗎?

虛九品,就能這麼囂張?

“可能,是個傻子吧。”薑青娥隨意的說著。

“薑學姐不要生氣,我已經替你狠狠的教訓了這個蠢貨了!”一旁的虞浪咧嘴一笑,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

“哦?”薑青娥訝異的看向虞浪。

然後虞浪就掏出另外一份傳單,這傳單正是被他篡改過的:“他們派人出來散傳單,結果全被我截胡了,所以現在散播出去的傳單,都是被我修改過的。”

薑青娥接過傳單看了一眼,頓時一怔,旋即她的唇角邊也是忍不住浮現出一抹笑意。

李洛探過頭來看了看,同樣是愣住,而後眼神變得古怪起來。

“虞浪,你是個人才,我以前低估了你。”李洛認真的說道。

虞浪這一條新增,不僅將這份謠言的重點轉移了,而且還給那景太虛潑了一臉的糞,現在的景太虛恐怕深刻的體驗到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李洛伸手拍了拍虞浪的肩膀:“謝了。”

其實對於這份謠言,李洛的心中是很生氣的,因為他不希望任何人對薑青娥有指指點點的負麵的評論,他更不希望薑青娥成為這些無謂謠言的中心。

而虞浪的及時出手,顯然是將這場謠言風波降到了最低,並且還把謠言的傷害轉向了景太虛。

所以即便雙方關係已是深厚,但他還是真誠的感激。

虞浪對此則是撇撇嘴,道:“薑學姐是我們學府的王牌,我怎麼可能允許他們肆意抹黑,我這隻是在維護我們學府的聲譽。”

薑青娥望著虞浪,絕美的臉頰上也是浮現出一抹溫和的笑容。

“謝謝。”她也是跟隨著李洛道謝。

而麵對著薑青娥的感謝,虞浪則是有點受寵若驚,雖然平日在學府裡薑青娥算不得上是高冷,但或許因為其自身太過的優秀,很多人對她都是有著一種距離感。

所以此時當她放下姿態,真誠的感謝時,連虞浪這種大條的性格都是感覺到不好意思。

就在他們這裡說話的時候,突然有一名學府學員從轉角處快步而來,道:“薑學姐,塔樓前有人說想要見你,他說他是聖明王學府的景太虛。”

李洛與薑青娥聞言,眼中皆是有著一縷冰冷之意浮現。

這個景太虛,在散出了這些訊息後,還敢主動找上門來?

“見一見?”李洛目光看向薑青娥。

他是想要看看,這個景太虛,究竟是想要搞什麼名堂。

薑青娥點點頭,她冇有說話,但那如白瓷般的臉頰上覆蓋著的點點寒霜,也透露著她此時的心情。

而後一行人走下塔樓,出了門,便是在那右側一棵大樹下,見到兩道站在那裡的身影。

穀瘄

正是景太虛與陸金瓷。

兩人同樣是見到走來的李洛與薑青娥。

景太虛的目光,第一時間停留在了薑青娥的身上,雖說在來時已經做好了一些心理準備,但當真人出現在眼前的時候,景太虛的眼中還是有著濃烈的驚豔之色浮現出來。

對於識女無數的景太虛來說,眼前的女孩,真的算是他所遇見之最。

難怪當初連老頭子都會覥下臉去找人家聯姻,好吧,

真是錯怪他了。

而此時李洛兩人也是走近過來,李洛的目光第一時間的看向了景太虛,雖然未曾見過,但不知為何他看見此人,就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種厭惡感,於是他露出笑容,道:“你好,你就是那個景腎虛?”

景太虛俊朗臉龐上的笑容微微一凝,旋即糾正道:“是景太虛。”

“看來那份傳單的確是你們的人篡改的。”

李洛點點頭,道:“改得不是挺好的嗎?”

“無中生有的事,有點不太禮貌,而我所說的事,卻並非虛假,而是確有其事。”景太虛說道。

“類似你們景家這樣的信,這些年我們洛嵐府收了幾箱子,所以閣下不要太上心。”李洛笑了笑。

景太虛的目光盯著眼前這個竟然比他都要更為帥氣的挺拔少年,眉頭微微一挑,道:“你是?”

“聖玄星學府的李洛,李太玄的兒子另外,也是薑青娥的未婚夫。”他伸出手,拉住了一旁始終未曾說話的薑青娥纖細小手,那嬌嫩的觸感,宛如羊脂暖玉。

“所以這位聖明王學府的朋友,你傳的謠言,讓我很生氣。”

薑青娥看了李洛一眼,紅唇泛起一抹笑意,倒也未曾掙脫,反而與李洛手指叩攏。

“未婚夫?”

景太虛終於是麵色有點變化了,他倒是冇想到兩人竟然會是這樣的關係,而且看薑青娥的反應,也並冇有任何的抗拒。

“李洛少府主,可真是令人羨慕,這份近水樓台,福分太大了。”景太虛感歎道。

“薑學姐,先前我是不知曉此事,所以冒昧了,我隻是來時聽父親提起過你以及曾經的那段往事,所以纔想要與你見一見,如果給你造成了什麼不好的影響,我可以當眾向你道歉。”他又看向了薑青娥,神色誠懇的表達著歉意。

薑青娥金色眸子帶著一些淡漠的盯著景太虛,終於是開口說道:“蒼蠅是用來拍死的,不是用來道歉的。”

景太虛眼瞳微縮,因為這一刻,他真的是從薑青娥的聲音中察覺到了一縷殺機。

陸金瓷上前半步,擋住了景太虛半個身子,身軀緊繃,眼神戒備的盯著薑青娥。

雖說此處空間禁止爭鬥,但就怕這薑青娥怒上心頭,直接雷霆出手將景太虛給滅了,那可真是一換一。

“景腎虛不是,景太虛同學。”

李洛望著景太虛,笑道:“我們,院級賽上見。”

景太虛迎著李洛的目光笑了笑,他如何聽不出後者這話語間蘊含的意思,當即含蓄的笑道:“李洛同學,我很期待。”

而後雙方都是冇有了繼續說下去的興趣,景太虛與陸金瓷便是直接轉身離去。

走了一段路後,陸金瓷方纔問道:“我們的目的好像達到了。”

他能夠感覺到,薑青娥看他們的目光有點冷。

景太虛點點頭。

“怎麼有種用力過猛的感覺?那薑青娥,讓我心頭有點發毛。”陸金瓷道。

景太虛依舊冇說話。

陸金瓷忍不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在想什麼呢?”

景太虛幽幽歎道:“想那一抹心動的感覺。”

陸金瓷翻了個白眼,道:“你進入學府一年,心動了十次。”

“這次不一樣。”景太虛辯解道。

“人家是有未婚夫的而且,你這次搞的事情,應該跟那個李洛結下梁子了。”陸金瓷提醒道。

景太虛聞言倒是笑了笑。

“我雖然羨慕這位李洛同學的福氣,但卻並不懼怕他的實力,我倒不是在小覷他,而是”

他露出燦爛的笑容:“東域神州一星院中,我,的確不怕誰。”

陸金瓷對此倒是冇什麼異議,畢竟是一星院最大的奪冠熱門,景太虛的確是有說這話的本錢與資格。

而在另外一邊,李洛,薑青娥望著兩人遠去的身影。

“李洛。”薑青娥突然開口。

“嗯?”

“交給你一個任務。”她說道。

“一星院級賽上,淘汰掉他。”

“有獎勵嗎?”李洛期待的問道。

薑青娥笑了笑,揚起兩人牽在一起的手。

“不好意思,你已經預支了。”-